《厄洛斯狂想曲》(全文完)

Fengmg:

现代娱乐圈paro,(伪)金主叽x明星羡,年上,纯糖><


原著属于秀秀,ooc和雷属于我,撞梗提醒,敏感内容提醒


十分狗血,自行避雷:年差十岁,搞未成年人(17岁)


 


【正文】


 


【前奏】戳我


【序曲】戳我戳我


【高·潮】戳我戳我戳我


【尾声】戳我戳我戳我戳我


 


 ==


 


魏无羡“刷拉”打开窗帘,阳光顷刻便把整间屋子照得敞亮,他抬起手挡着眼睛,望向外面的花园。


 


温情坐在地上,正在一件件地往行李箱里塞东西,听到动静回过头,啧了两声:“还看呢?以后有你看到烦的时候。”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蹲到她身边,安静了一会,多少有点没话找话:“下午的机票?”


 


“六点的,马上走了。”温情一顿,头也不抬地接道:“怎么着,你要是想反悔现在还来得及。”


 


她一边说一边摆手,把人赶到床上坐着,须臾把箱子哐当锁好,自己换了个方向,面对着他。魏无羡笑了起来:“反悔什么,我看上去就那么热衷干这行吗?”


 


温情盯了他一会,突然也笑了:“行行行,您老人家真爱至上淡泊名利,我们这些俗人心服口服行了吧。”


 


她站起身,把行李箱拉杆拉起来,到了门口的时候忽地停住了,转身张开了手臂,挑挑眉:“下回不知道什么时候见了,告个别?”


 


这突如其来的温柔搞得魏无羡浑身怪不自在的,不过想归想,他还是依言走过去,正要伸出手,不想脑门上瞬间“咯嘣”一声,吃了个清脆响亮的毛栗子,捂住额头痛得倒退了两步,低头看到温情一脸报仇雪恨:“熊孩子,再忽悠我一次试试。”


 


魏无羡:“……”


 


他忍不住反驳道:“我什么时候忽悠了,就是……改编了一点……”


 


话音未落,怀里突然一沉。辩白戛然而止,在这个短暂到只有弹指间的拥抱里,仿佛某种无言的支持,温情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便松开了手。


 


她笑着把魏无羡推开,挥挥手:“祝你好运。”


 


==


 


两天前。


 


睡意慢慢消退,蓝忘机睁开眼睛,与周身钝痛一起感觉到的还有自手心传来的温度。他怔了两秒,忽然坐直身体,向旁边看去。


 


趴着的姿势不太舒服,魏无羡本来就只是浅眠,他醒来一动也就跟着醒了,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在蓝忘机手背上亲了亲,笑道:“怎么啦?这个表情。”


 


蓝忘机手指微微蜷起:“你怎么……”


 


魏无羡说:“你哥哥喊我们过来的,他没跟你讲吗?”


 


蓝忘机摇摇头,转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皱起了眉。他心中不由一动,看向那双浅淡的眼睛:“蓝湛,关于那个视频——”


 


听到“视频”两个字,蓝忘机的手似乎蜷得更紧了,见他样子,魏无羡原本只是隐隐约约的猜测清晰了些许:“你是不是对你家里人说了什么。”


 


他说完就觉得其实根本不必要问,依蓝忘机的性格,自己如何打算,这人难道不会有同样的想法吗?原本很简单明白的事情,偏偏就当局者迷,被意外和失去联络的混乱砸晕了头,两边都念着最糟糕的境地,一厢情愿地为对方打算,实在是……


 


手背被暖烘烘地盖着,如往常无二的熟悉触感仿佛反而令他犹豫,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蓝忘机才道:“抱歉,魏婴。”


 


魏无羡张了张嘴,却硬生生地刹住了车,听他接着说完了后面的话:“实话实说。此事开端在我,理应由我出面澄清。”


 


这是在回答他前面的问题了。魏无羡心道,蓝忘机虽说是“实话实说”,但恐怕与他类似,多半一直避轻就重的揽责。想也想得到,他会把那时候所作所为描述成什么样的趁火打劫和强迫为之,蓝家作风素来端正无比,乍然得知引以为傲大半辈子的侄儿竟然对世交之子,一个当年举步维艰的半大少年做出了这种事情,蓝家老爷子的心脏真让人担忧啊……


 


魏无羡平生第一次对蓝启仁产生某种近乎于同情的情绪,然而转念想到蓝忘机左手上至今未消退的输液痕迹和身上缠了一层又一层的绷带,知道他罚得有多狠,那点做贼心虚就立即给不满挤兑没了。再一想,怪不得蓝曦臣连收手机带叫人,见了面那么客气,估计也是被弟弟吓着了,生怕一个稳不住,蓝忘机先斩后奏跳出来发声,搞得事情不可收拾。


 


他心里有点说不上的开心,又有点难受,依然趴在那儿,仰着脸:“你有什么地方对不起我?还是说后悔那时候找上门来了?”


 


蓝忘机声音微沉:“我从无此意。”


 


然而魏无羡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了:“但是我有点想反悔了,怎么办?”


 


“蓝湛,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是怎么说的?我什么都不需要,只要你继续帮助江家。到现在,半年前,你垫的钱我已经全还清了,剩下人手还有消息这些东西没法算,只能暂时记着,以后我会跟江澄讲清楚的,这几年,他也算是把江氏重新撑了起来,权当是给我们些面子,当作江家的人情。”


 


他说:“这次你也不要想着背锅之类的,不该你挑的担子,干吗要一个人去出头,你傻吗?我已经想好了,打算转幕后制作,以后不会再在台前出现,我烦了。”


 


此言入耳,蓝忘机立刻低低喊了一声“魏婴”,往日冷静的声线里似乎都带上了些许不稳,但魏无羡用眼神示意他什么都不要说:“蓝湛,其实你一直知道的吧,虽然演戏啊唱歌啊这些事情看起来很风光,但我也,嗯,谈不上那么喜欢。当初选这条路,只是因为想赶紧赚钱,赶紧把你给的那些都还上,然后就……我不想一辈子都欠着你什么。”


 


蓝忘机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魏无羡的神情却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笑意甚至重新出现在了他的唇边:“解除那个约定吧,从现在开始。”


 


那尾音落地裂成了片片寂静,他保持着这个姿势,耐心地等待。片刻后,蓝忘机终于开了口,尽管含着些无力的低哑,他依旧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


 


魏无羡似乎松了口气,他静默一阵,刚要抽回交叠的手,不想却被他猛然反手抓紧,牢牢地、更加坚定地扣住了。


 


椅子擦着地毯挪开了一条不算太狭窄的缝隙,魏无羡站了起来,又跪了下去。曚昽日光中细小的浮尘绕过他的发梢,显出一点惰性的懒散。但神情却是无与伦比的专注,甚至像在努力压抑着什么,双眼里闪烁着夜空碎钻般的辉光。如果眼睛真的是另一个人窥探灵魂的窗,那他的心中此刻定然正汩汩翻腾着,如泉水,或者如汪洋,泛滥奔流。


 


掌心里又好像有一团火,燃烧的、永不熄灭的火。


 


那团火也活在蓝忘机胸膛里,在他跪下的那一瞬间,横冲直撞地跳动,不顾一切地敲击起来。血在往上涌,他看到那人几乎有些孩子气地歪了歪头,他总是在笑,但这笑容却是前所未有的,魏无羡的声音直接踩在了他的心上:“蓝先生,你一直忘了对我说一句话呢。”


 


世界慢慢静止,角落里时钟凝滞在永恒的瞬间,细微的声音和颜色决堤般蜂拥而至,又在眼前蓦然溃退。


 


只有一个人,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


 


蓝忘机轻声说:“……我爱你。”


 


在过去,在现在,在未来。


 


直到离开人世,直到不能再睁开双眼的那一天。


 


魏无羡眼中闪动的亮光更加明显了,轻快的语调中掺杂着小小的鼻音:“好巧啊,我也爱你。”


 


仿佛灵魂的一部分离开躯壳,他深深地呼吸,温热的鼻息拂到蓝忘机手背,又过了一会儿,才再次抬起头。


 


“那么魏先生的恋人蓝先生,现在有一件重要的事要通知你,虽然准备得还不够充分,不过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魏无羡眨了眨眼,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地说,“我们——”


 


“我们结婚吧。”


 


==


 


魏无羡V  


1小时前 来自微博weibo.com


 


解约了,要说的都在下面声明里,谢谢大家


[图片]


  


……


  


魏无羡V


5分钟前 来自结婚了哈哈哈のiPhone


  


我也是!!老公我爱死你啦——!!!么么么么mua!!!!!❤❤❤❤❤


//@云深-蓝忘机V:我愿意。[图片]x9


 


……


  


啧。疯狂。


 


年轻真好啊——年轻真好。


  


图片是两只交缠的手拼成的九宫格,都十分修长优美,无名指戴着同样款式的银戒,并在一起的话似乎能够巧妙地凑出一个心形,分开却又不那么明显。温情把每一张都点开看了看,抽完一支烟,笑着把手机抛回副驾驶上,用力踩下油门。光怪陆离的绚烂灯火刹那间从两侧呼啸而去,节奏感极强的旋律里偶尔还能听出歌声中未褪的少年感,宛如清澈泉水,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算了,还是祝这家伙幸福吧。


  


呼吸灯不要命地一闪一灭,她却吝于再施舍一眼了。


  


多么美好的夜晚,可不适合发愁。


 


再见啊,魏无羡。


  


再见。


  


 


【完】


①完结啦撒花=v=灵感来源于@越展如 姑娘,不过我写不太好那个只好魔改了许多哈哈哈_(:зゝ∠)_(好像艾特出了点问题……


②第一次尝试比较短平快的感觉,整个故事还是蛮粗糙的,算是想哪里写哪里吧,不过感觉还好2333关注了那边的夶夶们可以取关了不然会很烦的,大概


③“厄洛斯”是古希腊爱与欲之神,来源百度百科;然后我觉得这篇就是一个癔症的狂想,比较乱


④我真的一点也不了解娱乐圈(。)所以应该会有很多很多bug,请大家假装看不到就好,不用指出来,就当做wuli羡特别放浪不羁与众不同好了(


⑤没有番外,噢耶~\(≧▽≦)/~最后谢谢一直以来的支持~

评论

热度(2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