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伴狼(END)

江东绪:

精神体设定,比较奇怪。


理解为魔道动物世界也不是不可以x


————————————————


0.


蓝曦臣十五岁结丹时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头小鹿。


 


这很奇怪,在云深不知处他自己的居室里,本不应该有鹿的。


 


那头鹿正安静地与蓝曦臣对望,叔父敲门进屋看望时也不闪避,而蓝启仁面色如常,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鹿的存在。


 


蓝启仁走后蓝曦臣关上门扬起嘴角,小鹿盯了一会门缝,欢快地蹦了一下,在蓝曦臣耳中便是一声响。


 


他扬起眉毛微笑了一下,装模作样自语道:“要稳重。”


 


小鹿歪了歪脑袋,猛地昂起了头,三两步从窗口蹦跶出去了。


 


1.


蓝忘机结丹后出现在蓝曦臣面前时,身边跟着一匹小狼。


 


是狼啊……蓝曦臣心下感叹着,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小狼意识到蓝曦臣在看他,一下子来了劲,直立起来吐着舌头,两眼亮晶晶,一副等待夸奖的样子。


 


蓝曦臣了然,连忙夸了忘机一通,“结丹颇早”、“子弟榜样”、“偶尔可以放松放松”等语。


 


蓝忘机还是波澜不惊的庄重表情:“多谢兄长。”


 


小狼却满足地来回甩着尾巴,绕着蓝忘机转了两圈。蓝曦臣的鹿姗姗来迟,舔了舔小狼的脑袋,小狼便靠着鹿蹭蹭,像是撒娇。


 


蓝曦臣失笑,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家弟弟也有如此孩子气的时候。两人道别之后,小狼还跟在鹿身后走了几步。


 


2.


鹿是蓝曦臣结丹之后的精神体,小狼自然是蓝忘机的。蓝曦臣发现自己能看见所有人的精神体,其他人却是连自己的也看不见。


 


如此,大部分结丹者的内心活动都诚实地反映在一个动物身上,蓝曦臣一眼看穿,既觉得非常有趣,又有些寂寞。但是大部分修士的精神体都温顺无害,又很纯真,乐趣便抵过寂寞了。


 


忘机的狼则是精神体中少见的可爱。蓝曦臣常看见小狼爬树捞鱼,在云深玩得不亦乐乎,听讲时却趴在蓝启仁脚边呼呼大睡。蓝曦臣觉得有趣,驱鹿去提醒它,小狼会稍稍端坐一会会,很快又软了下去,到处舔着自己的狼毛玩。每次结束,总是第一个窜出窗外去。


 


小狼如此活泼好动,但它却没有朋友。虽然同为精神体,其他动物却还都保留着本能,将狼视为天敌,还没靠近半步,早就退避三舍。被躲的次数多了,小狼也就渐渐抑郁起来。偶尔示好奏效,眼看要交上一个动物朋友的时候,蓝忘机一张冰山脸却又让小动物会错了意,一蹦三尺远,将忘机狼孤零零撇在原地。


 


蓝曦臣爱莫能助,只好时常让鹿去陪它玩一会。


 


3.


蓝启仁广收弟子,各世家子弟来了一波又一波,小狼始终没能交上朋友。它长大了一些,好像知道自己会吓到别人,总是跟主人一道保持着深居简出的习惯,不再抱什么期望了。


 


直到有一天夜里他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忘机的狼在追着一只猫疯跑。


蓝曦臣几乎怀疑自己看错了,但弟弟的狼他是很熟悉的。狼追着那只猫仔绕着鹿跑了两圈,绕着蓝曦臣的屋子跑了两圈,又风一般地跑到不知哪里去了。


 


月色下蓝曦臣和自己已经吓傻了的鹿无言对视。


 


“……应该算是忘机的第一个朋友吧?”蓝曦臣自言自语,小鹿已经长了角,跟着蓝曦臣回屋时在门上卡了一下,然后很给面子地拼命点头。


 


4.


蓝曦臣决定去看看那只非同凡响的精神体主人,又苦于夜幕下疯跑的猫看不清模样。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个担忧被解除了。


 


云梦江家魏公子的黑猫,整天都在坚持不懈地和忘机狼玩,或者不如说被忘机狼玩。


 


一个巴掌拍不响,在其他动物都对忘机狼退避三舍的时候,只有无羡猫几乎与它形影不离,咬狼尾巴,舔乱狼毛,躲在树上摘果子丢狼脑袋,但它最喜欢做的事是爬到狼背上揪着狼毛兜风。作为报复,忘机狼次次都会把黑猫按在地上舔一身口水,衔着猫后颈把它丢来丢去,或者踩住它尾巴不松爪。


 


曦臣鹿看不下去了,走过去舔舔黑猫,眼神示意小狼:忘机,对朋友好一点。


 


忘机狼蹲着摇尾巴,拿空着的爪子揉乱黑猫的毛,然后把猫尾巴绕在爪间揉搓,朝曦臣鹿“嗷”了一声。


 


曦臣鹿选择走开。


 


5.


 


现实中的蓝忘机和魏无羡关系仿佛并不好,蓝曦臣也听说了。


 


蓝曦臣问弟弟:“最近过得如何?”蓝忘机皱眉道:“一切都好。只是掌罚稍有困扰。”


 


曦臣鹿忍无可忍,退后用鹿角顶了一下狼屁股。


 


忘机狼一蹦三尺,露出一直藏在肚皮底下的黑猫。无羡猫已经被压得耸拉着耳朵,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还没往外跑两步,又被忘机狼叼了回来。


 


曦臣鹿踢了狼一脚,太丢人了。


 


蓝曦臣微笑着向弟弟道:“叔父既然让你掌罚,想必也是历练,不可推诿。掌握尺度即可。”


 


忘机狼冲蓝曦臣狂摇尾巴,一副记吃不记打的憨厚表情。


 


6.


蓝曦臣忙起来了,为彩衣镇的水祟。忙到焦头烂额之际,不得不回云深找帮手。


 


蓝忘机很快就准备好了,忘机狼难得没有玩闹,规规矩矩跟着鹿走在后面。


 


蓝曦臣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回头见魏无羡拖着江晚吟来搭讪。


 


蓝忘机还是淡漠的表情,但是蓝曦臣低头一看,忘机狼早已窜到魏无羡脚边,正拿爪子把无羡猫拨来拨去地玩。它还朝魏无羡摇了摇尾巴,但魏公子看不见。


 


蓝曦臣脱口而出:云梦是水乡,想必除水祟更有经验,两位公子愿不愿意同去?。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瞥到晚吟犬蹲坐在旁,冲所有人翻了个白眼。


 


7.


 


蓝曦臣看到忘机狼趴在一棵树下。


 


只有它一个,蓝忘机此时应该在藏书阁读书。


 


忘机狼藏在树后,歪头露出半张脸来看着某个方向。


 


蓝曦臣顺着狼的视线望过去,是各家子弟的精神体团作一团在嬉戏。


 


无羡猫和晚吟犬在打架,滚到一处。怀桑那只游泳姿势总是很奇怪的鸭站在一旁看着,一猫一狗滚到哪里,它就一步一步蹦到哪里,没有劝架的意思。其余孔雀鸽子狐狸羊之类,也都怡然而乐,非常热闹。


 


一猫一狗互相追着跑起来了,眼看黑猫要跑到树下,忘机狼冷不丁从树后伸出一爪,拍了下无羡猫又迅速收回。


 


黑猫被拍得一激灵,往树后一扑,和狼纠缠了起来。晚吟犬叫了它一下,不起作用,跑回去了。


 


8.


 


蓝曦臣有些发愁,魏无羡迟早是要走的,到时候忘机——或者忘机的狼又怎么办呢?


 


他这么一想,担忧的事就比原本还来得快,魏无羡和金子轩打起来了。


 


他去探望的时候,无羡猫和金孔雀各自立在一边垂头丧气,晚吟犬还隔开猫和孔雀的视线,恶狠狠地瞪着金孔雀。黑猫油光水滑的皮毛落了不少啄坏的痕迹,金孔雀更是精彩,身上羽毛七零八落,毛下带血,想必是被一猫一狗围攻的结果。


 


魏无羡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无羡猫却不是。蓝曦臣远远看着气得咕噜咕噜的黑猫,心底油然而生一种同情。


 


忘机狼一颠一颠跑过来,低头往无羡猫身上一脸认真地看。它正要给猫舔舔伤痕,无羡猫却跳起来尾巴一甩,走了。狼跟在后面转了一回,不被理会,尾巴耸拉下来,很黯然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蓝曦臣很替自己的弟弟难过。


 


9.


 


魏无羡走之后,忘机的狼果然失意良久,但蓝曦臣很快也没有精力去理会了。


 


因为云深不知处被烧了。


 


他带着抢救下来的书仓促逃跑,曦臣鹿跟在身后,等到有时间回顾的时候,鹿已经断了两边的角。


 


两角断得不太平均,看上去更像树枝了。而且飞奔中途折断,静下来更觉得灵魂抽痛,折下来的是自尊。


 


百家在金麟台誓师射日,众家主议论纷纷,个个义愤填膺地声讨着温氏种种暴行,蓝曦臣便沉默。曦臣鹿的角长回来一些,两角停满了各色的鸟,是众家主叽叽喳喳的精神体,背上也有一溜。曦臣鹿安静地站着,不敢走动,也不敢动一下头。忘机狼背对所有动物蹲坐着,专注地望着远方,仿佛背后的所有人都与他无关。


 


蓝曦臣思索了一下,忘机狼两眼望着的,依稀是云梦的方向。


 


10.


 


射日之征中蓝曦臣曾到琅琊探望弟弟。


 


曦臣鹿在林子里休息,忽然觉得角上一重,蓝曦臣望过去时,却是一只白鸽落在鹿角上。


 


白鸽玉雪可爱,身形瘦小,收紧了翅膀,在鹿角上默默垂泪。大概是原本藏在树上哭累了,掉到鹿角上重新站稳,也没发现这是头鹿。


 


曦臣鹿又是一动不敢动,怕吓到哭得忘情的鸽子。蓝曦臣孰视良久,才想起来这是云梦江氏大小姐的精神体。


 


江厌离平日极为低调,她的鸽子自然也深居简出。只因偶然看见过它停在晚吟犬身上,才想起来这是江厌离的鸽子。


 


蓝曦臣私底下是个同情心有点泛滥的老好人,他想起听到的事,觉得世家小姐低调自尊如她,居然也难免有一天被弄得如此难堪乃至遭人议论,忍不住又开始同情江厌离。现在她人虽然在专心忙伙食,代表精神的鸽子却躲在这里抽泣,蓝曦臣甚至有点为她不平了。


 


他转开视线,却看到金孔雀居然在不远处。


 


经过这么一场大闹,孔雀身上没有半点猫或犬抓咬的痕迹,蓝曦臣暗暗稀奇。只是孔雀垂头丧气,整个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样子,漫无目的地在林子里乱逛,倒也有些落魄了。


 


白鸽慢慢止住了抽泣,听到身后有鸟类踏着草叶的声音,吓得忙不迭扑棱扑棱飞走了。


 


11.


再见魏无羡,是在金家花宴。


 


蓝曦臣不需要刻意留心魏无羡,因为他发现只要魏无羡出现,忘机狼立即就会熬不住追过去,从无例外。许久不见,他忍不住朝云梦双杰的方向望了一眼。只这一眼,不由大感惊奇。


 


晚吟狗和无羡猫都不见了。


 


并非在不远处,而是完全不见了。


 


一般场合下,精神体未必总是跟在身边,往往远离主人玩闹许久也没有关系。但金家花宴这样庄重的场合,从来没有修士的精神体离人太远。忘机狼跑出去的距离,至少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三人交谈,只有金孔雀在旁边踱步,居然有点荒诞的滑稽。忘机狼绕着魏无羡转了好几圈,没看到无羡猫,正要蹲下甩尾巴,魏无羡却转身就走。


 


眼看忘机狼要跟着魏无羡跑出去了,蓝曦臣回头,惊奇地问弟弟:“忘机,你怎么还在这里?”


 


蓝忘机应答的功夫,忘机狼已经愁眉苦脸地跑回来,傍着曦臣鹿坐下了。正不知如何反应,瑶狐狸一路跑过来,小心绕开了威风端坐的明玦狮,冲曦臣鹿打了个招呼,他便顺势把注意力转移到别处去了。


 


12.


秋季围猎之前,蓝曦臣与自己的鹿促膝长谈了一番。


 


名为促膝长谈,其实也就是一人一鹿端然对坐想心事而已。


 


他对自己说,百凤山围猎不可能不遇到魏无羡,弟弟的狼不可能不往魏无羡或者他的猫那里凑,有魏无羡在不可能不生点事端。他对这一切,决计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而且准备好的善后,也已经和自己的鹿达成共识,再也不要试图干预忘机狼的作为,无论那和弟弟本人看上去差别多么大。


 


但是,魏无羡捡起一朵花丢给弟弟之后,看着忘机狼欢天喜地冲魏无羡立起来摇尾巴的模样,蓝曦臣还是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真的没有看错吗??忘机的精神体真的是匹狼不是狗吗?


 


腹诽归腹诽,他突然觉得身为兄长,很有帮弟弟博人好感的义务,正这么想着,曦臣鹿也跑到魏无羡马前,微微低头致意了一下。


 


曦臣鹿跑过去的时候,更仔细地看了一遍江家兄弟的马下。因为它跑过去的本意,是看一眼许久未见的无羡猫,希望它还能出来陪忘机狼玩一回。


 


可是那里既没有狗,也没有猫。


 


13.


 


落地时眼见一片混乱,蓝曦臣懒得听众人在吵嚷什么,直接看众人的精神体。


 


剑芒冲天的金蓝二人,身边挤满了看热闹的动物,但是高高大大的忘机狼低头紧盯着金孔雀,提起一爪,弓着身子微微炸开了尾巴,一脸戒备的神情,蓝曦臣一眼就注意到了。


 


奇怪的是金孔雀对如此威胁毫不在意,甚至可以说是无视。它正在江氏大小姐脚边焦急地高抬腿走来走去,努力仰头看着,扑扑翅膀,尾羽半张半合,好像是张了很久,啪的一下收起来,还没有收好。


 


可惜白鸽也丝毫不注意孔雀,它紧紧缩在江厌离肩上,眼神却并不软弱,冷冷地盯着那边的一头猪。金夫人的大雁低空飞着,极力想要安抚一下白鸽,收效甚微,恨不得去啄那头猪一口。曦臣鹿望了一眼那头猪,噗地一下笑出来,只有蓝曦臣自己听到。


 


世家子弟中极少有精神体是猪的,因此金子勋虽然无甚特别,他的猪却是一见难忘。蓝曦臣强迫自己转移视线,将视野中的精神体一一搜索了一遍。


 


连只猫的影子也没有,更不用说什么特别的黑猫。


 


蓝曦臣突然有一个离谱的猜想,过于离谱,甚至都没来得及成型,又被唤回神帮着金光瑶去扩大猎场了。


 


14.


不夜天一役杀得蓝曦臣发了懵。


 


他不停地想,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魏无羡真的已经不比从前。


他甚至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也许无羡猫,也就是魏婴原本的灵魂,早就被什么可怕的东西吃掉了,只有蓝忘机的狼还一直傻等。


 


曦臣鹿跪坐在地,舔舐着新旧伤口。蓝曦臣沉思过度,甚至没有注意到来到房门口的狼。


 


忘机的狼蹲坐在蓝曦臣门口,它走起来一定很慢,因为一条后腿带着重伤。它全身都是尚未结痂的血痕,默默盯着蓝曦臣,眼眶憋红了。


 


蓝曦臣一声长叹:“忘机。”


 


忘机狼小步小步走进房内,趴在鹿边上,眼神哀痛难以言喻。


 


蓝曦臣无话可说。半晌,他闭上眼别过脸道:“你想哭就哭吧。”


 


他有意不去看狼流眼泪,但是他听到忘机狼极力隐忍的呜咽,甚至听到眼泪啪嗒啪嗒打湿了带着伤的狼爪子,流到寒室的地板上。


 


15.


从那以后他心就一直悬着。


 


养伤那段时间忘机狼每天都跑到云深的出口,扒着墙想往上跳。它身上有些伤口因为被它自己粗暴地舔舐,掉毛长成了粗硬的皮肉。


 


蓝曦臣第一次有事想瞒他,能瞒多久是多久。可惜没用。


 


蓝忘机听到消息时连假装淡漠的表情也不能保持。忘机狼整个像挨了一闷棍,几乎爬不起来,抬头望向蓝曦臣的眼神居然有种凄惨。


 


弟弟带思追回来的那天晚上,蓝曦臣远远地就听到了狼嚎。


 


那天仿佛正是满月。灰狼一路嚎哭着回来,落在蓝忘机身后一大截。在那之后,整整一个月,蓝曦臣每天夜里都能听见忘机狼的惨嚎。


 


他记忆中的那匹狼从小到大没出过几次声。但是那段时间忘机的狼几乎嚎哑了嗓子,逼得蓝曦臣扪心自问,忘机被逼到这个程度,究竟是谁的过失。


 


16.


 


蓝曦臣以为此后永远就是这样了,没想到还有转机。


 


那天早上他循声而出,意外发现忘机狼颇为雀跃。


 


它还是很老实地蹲在那里,皮毛状况似乎好了一些,卷牢尾巴,可是两眼炯炯地亮着,只是因为惊动了蓝曦臣,犹豫着想躲到蓝忘机身后去。


 


一只巴掌大的黑猫探出头来,拨开狼尾巴的束缚就要跃向曦臣鹿,可惜没跑两步就着忘机狼一爪子捞回去,卡在前爪之间趴下来压着舔脑袋。狼舌头整个伸出来,都不比那猫小太多。


 


这么多年过去,忘机狼眼中光彩是头一次见。蓝曦臣一声暗叹,解了陌生少年的禁言。无论是替身还是本人回归,能让他弟弟高兴成这样,他便不愿再细究。


 


17.


 


他就知道蓝忘机是个死脑筋。认定一个人,一辈子都栽在他手里。


 


曦臣鹿的角重新长出来了,下不了禁书室的台阶,等在外面。


 


他瞄了一眼旁边,他弟弟和弟……魏无羡正专心致志地找书。


 


正主旁边,无羡猫趴在忘机狼脑袋上咬狼耳朵,濡湿了狼耳的绒毛。它后脚在狼脑袋上站起来,整只猫扑下去,用肉垫蒙住狼眼。忘机狼闭着眼咕噜一声,随它搓圆揉扁,还一爪伸到鼻子前,当心猫别掉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蓝曦臣的鹿已经站得那么远,还是觉得眼睛有点疼。


 


18.


无羡猫和忘机狼已经同流合污那么久,魏无羡居然一脸不知道。


 


曦臣鹿平生第一次想顶死人。


 


无羡猫在雨中扑过去,扒着狼嘴舔忘机狼胸前的毛。听到仙子过来,吓得掉下来,被狼眼疾爪快兜住。


 


那一瞬间,仙门名士蓝曦臣想到了平生最不雅正的一个问题。


 


他下意识地思考,无羡猫居然那么怕狗倒是次要的,但是猫和狼要如何……?


 


危急关头还能想到这个,曦臣鹿翻了个白眼转过去,只留尾巴对着他。


 


蓝曦臣闭眼拍了自己一掌,心道此时还有闲心想这种问题,大概风雨一定就要停了吧。


 


——————————————————————


补充说明


其实精神体并不需要以物理/化学方式结合啊只要在一起就好了,毕竟又不是丹和丹生丹


所以蓝大的困惑暴露了单身鹿缺乏经验的一面hhhhhhh

评论

热度(1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