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昨日远

泠依惜:

原著向 归隐后的日常片段=-=


把几个小天使们想看的梗也写进去啦~






===================




1. 屋子


“魏婴,当真是此处?”


蓝忘机看了看面前的屋子,又低头看了看手中那幅画风清奇的地图,还是没忍住发出了疑问。


“不错不错,就是这里。”魏无羡从一面土墙后露出脑袋,又绕着屋子走了一圈,十分满意地点点头,打开乾坤袋,开始大包小包地往外掏东西。


蓝忘机:“……”


眼前这座屋子——如果一片断垣残壁也勉强可称作是房屋的话——便是魏婴精挑细选为他们二人选定的隐居之所了。


当初魏婴兴致勃勃地告诉他说自己找到了一处绝佳的住所,人烟稀少风景又好,蓝忘机还以为他是如曾在梦中看到的那样寻了一处乡野田舍,哪里知道竟会是这样一座处在深山老林中的破旧房屋。


然而那边魏无羡已经吹着口哨开始干活了,蓝忘机见他喜欢,索性也不再多想,若是那人日后真的住不习惯,大不了再搬回去就是了。


他走到魏无羡垒起来的工具堆边,弯下腰想帮他般木材,魏无羡在百忙之中瞧见了,急得从地上跳了起来:“哎哎哎你别动!”


蓝忘机的手顿在半空,眉尖微扬,表示疑惑。


魏无羡撑着一把砍木头的长斧站着,笑嘻嘻地向他眨了眨左眼:“这种事儿怎么能让你来做?……嗯,我有经验,我来就行了!”


蓝忘机看他一眼,没去揭穿他心里那点小秘密。


他问:“那什么是我该做的?”


魏无羡摸摸下巴:“离这最近的镇子应该也有几十里……”嘿嘿一笑,“蓝湛你去买点儿储备粮来呗,就算要咱们以后要自己种,不等个一年半载的也吃不上嘛。”


看他正在兴头上,蓝忘机也并未多说什么,依言御剑离开了。在镇上采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以及耐储存的干粮面食,还没忘记捎上一罐新熬的辣椒酱。


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沉,大忙人魏无羡斜靠在一堆石头木材旁打起了瞌睡。


蓝忘机轻手轻脚地放下手中的东西,进屋先将一间勉强可以住人的房间收拾出来,想来抱他进去,却见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揉着眼睛嘟囔:“我饿了,蓝湛。”


蓝忘机擦擦他脸上的灰:“来吃饭吧。”


至于修了一半的房子……反正今后还有大把的时间留给他们。


 


2. 土豆


魏无羡开始认真地规划他们的财产。


老实说蓝忘机究竟有多少钱他是不知道的——但本来就没打算把这些也都算进去。


屋子后面有一条活水小河,院中再凿口井,水源就不愁了。这儿的土地倒是肥沃,直接种菜应该也能活,不过想要再多种点,就得等开春把荒地翻了才行。


魏无羡把算盘打得啪啪响,伸手在院子里比划了一下:嗯,可以再围一圈篱笆,养点鸡鸭什么的。


他冲在屋里看书的蓝忘机喊道:“蓝湛,在院子里养些小动物,你不会觉得吵吧——”


蓝忘机从书卷中抬起头:“嗯,不会。”


魏无羡便美滋滋地继续规划。


去集市上采买前,蓝忘机特意给他列了张表,什么好种什么好养活,貌似是近几日读了农书学到的新知识。


魏无羡兴致高昂地捏着纸条去买种子,在赶集的汹涌人潮中不小心与蓝忘机走散了。提着大麻袋找了好半天,一转身就看见蓝忘机一本正经地提了只装着鸡鸭的笼子站在他身后。


魏无羡憋着笑打量了他好半天,把手中的麻袋也递给他:“你拿,我累了。”


蓝忘机顺从地接过。打开一看,麻袋里面满满的全是土豆。


蓝忘机:“……”


魏无羡把头一歪:“怎么,不喜欢吃土豆?挑食可不好啊含光君。”


笼子里的番鸭仰起脖子“嘎”地叫了一声。


蓝忘机道:“喜欢。”


 


3. 兔子


魏无羡很欣慰地发现,养在院子里的鸡鸭居然不怕他。每次他撒一把玉米过去,那些小家伙都兴冲冲地跑过来,吃得干干净净。


魏无羡一高兴就得意忘形,满心欢喜地跑到山上去,想去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转性了。


在竹林中散步的山鸡远远地看到他,迈着两条小短腿,头也不回地跑了。


被兜头泼了盆冷水的魏无羡:“……”


真是岂有此理。魏无羡想。一低头,在脚边看到一团白白的东西。


“蓝湛!蓝湛!你快看!”


蓝忘机正在井边洗菜,刚抬起头看过来,就被人把一团白毛球举到了脸上。


蓝忘机:“……兔子?”


魏无羡抱着毛球在自己脸上蹭了蹭:“是啊!好玩吧,这儿居然也有兔子!花色还都不一样的,你看啊。”


说着,他把手伸进衣服里,开始一团一团地往外掏兔子,足足掏了五六团才停下。


各种颜色的兔子被他放到地上,如获大赦地蹬着腿儿往外跑,跑出没多远又被蓝忘机拦下。


魏无羡抱起一只灰底儿黄花的,献宝一样给蓝忘机看:“没见过这种花儿的吧!我这几天就琢磨着好像少了些什么,原来是兔子啊哈哈哈哈。来蓝湛,你也摸摸看!”


蓝忘机伸出手去,先把对方敞开的衣襟拢好了,这才轻轻地摸了摸兔子的脑袋。


 


4. 漏雨


夜里,大雨噼里啪啦下个不停。


魏无羡修好的这间破屋本来就没多少技术含量,捱了两天的大雨,终于再坚持不住,漏水了。


大半夜的,魏无羡浑身软绵绵的,实在懒得起身爬上去补屋顶,就让蓝忘机拿了个盆去接水。结果,水珠滴滴答答地落在盆里,噪音不算很大,却也足以扰人清梦。


魏无羡窝在蓝忘机怀里翻了个身,皱着眉头又翻了个身,烦躁地踢了两下腿,口中无意识地嘟囔着,人虽然是没醒,不过这睡跟没睡差别也不大了。


蓝忘机放开圈住他的手,想下床把屋顶补了,刚动了一下,魏无羡在睡梦中似有所感,一下子抱紧了他的腰,眼睛睁开一条缝儿:“蓝湛……?”


脑袋在他胸口蹭了两下,又睡了过去。


蓝忘机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把人在怀里抱紧了。他把手放在魏无羡的耳边,掌心有微弱的蓝色光芒流转不休,轻轻地捂住了对方的耳朵。


魏无羡哼唧了两声,总算安静了下来。


隔天上午,大雨还是没停。魏无羡坐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认真地思索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哦,屋顶漏雨了,还没补呢。


他打着呵欠不情不愿地从床上爬下来,胡乱抓过衣服穿上,快走到门边才意识到不对劲:漏雨?哪儿漏了?他没听到水声啊?


魏无羡在屋子里走了三圈,也没找到究竟哪里漏水了,他摸摸脑袋,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睡糊涂了。


 


5. 笛子


魏无羡有一整天没见到蓝忘机。


这很正常,魏无羡托着腮帮子想,毕竟不会有两个人无时无刻都黏在一起……不这很不正常,蓝忘机绝对不会招呼不打一声就离开他这么久。


他已经憋了一天,现在再也坐不住了,从椅子上跳起来,跑出屋子去找蓝忘机。


——却在院门口跟人撞了个正着。


魏无羡还没来得及质问出声,就见那人手上拿着一样东西,向他递过来。


蓝忘机眼中似有歉意:“抱歉,多花了点时间。”


魏无羡好奇地接过来一看,只见那是一支刚削好的竹笛,没有一点儿多余的花纹,样式十分朴素。


蓝忘机:“……做了很久才满意。”


魏无羡顿时一点儿也不生气了。他跳起来抱住蓝忘机的脖子,欣喜道:“蓝湛,你怎么这么好?”


蓝忘机以前给他做过一支笛子——虽然只是在他随手削成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改进,不过确实是蓝忘机送给他的第一样东西。可惜后来在观音庙里打斗时弄坏了,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多想,没想到蓝忘机却默默地在心里记了下来。


得了新笛子的魏无羡开心得无以言表,吹了一整晚还不够,睡觉时也不肯撒手。第二天睡醒了,活也懒得干了,干脆跑到林子里继续去吹。


他顺着新开的小路走进竹林,仿佛还能看见昨日蓝忘机为他削笛子时的认真神情,愈想愈觉得满足,恨不得在地上打几个滚儿才好。


他在一块白石上坐下来,安安静静地吹了会儿风,把笛子横到唇边。


随风飘散的是他最熟悉不过的曲调,无论吹多少遍,都好似春日里的小溪潺潺流淌过他的心头。


他吹一会儿,歇一会儿,靴子轻轻敲打着石面,在穿林而过的微风中眯起眼睛,喉咙里断断续续地哼着歌。


身后传来平稳有力的脚步声,被人刻意压得很低,像是生怕打扰到他。


魏无羡懒洋洋地回过头去。


蓝忘机穿着朴实的白衣,披着一身晃动的阳光与竹影,向他伸出一只手,


“魏婴,回去吃饭了。”


魏无羡从白石上跳下来,几步扑进那人的怀里,两条胳膊抱牢了他的腰。


“好。”




【大概没了?】




===================


应该是国庆的最后一篇了吧!我倒是还可以写不过不知道写什么了呀2333


所以,大家的作业都补完了吗=w=


 

评论

热度(1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