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遊

ToMacoの見世屋✨:

❀滚筒型小肥叽,不喜勿入。


————————————










少年遊






魏无羡望着眼前晴光正好细雪裹覆的云深不知处,明白那樽诡异的貘香炉又开始捣乱了。




而且只有他一个人在瞎晃悠,蓝忘机不知道在哪。这么说来,这次又是入了他的梦里了?蓝忘机的梦也向来是规矩得很,十次有八次都是在云深不知处里,干的事情也是正经得挑不出差错。偶尔会是在百凤山上,回到那场围猎之中,已经是极其猎奇幽微一点的了,真真是梦如其人。




不过魏无羡非但不厌倦,还兴奋得很,大有一番跃跃欲试的雄心。不知道这回的二哥哥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蓝湛!蓝湛!你在哪!速速出来见我!”既然知道是在梦里,四千条家规再无任何约束,魏无羡心情畅快,直接转着陈情沿着石阶敞开喉咙喊道,声音空旷得竟有了些回声。




好歹也是在这待了这么多年了,饶是闭着眼睛魏无羡也知道哪里是哪,此时沿着廊庭几绕几绕,是准备回静室看看。积雪不厚,路面被门生仔细清扫过,露出本来的深色石径,踩上依然有点“沙沙”的声响,在宁静的环境里格外清晰。 




“嗯?”魏无羡停下脚步。


这的确是到静室的路,他回头瞅了瞅,确信没有走错,但眼前这屋子,虽说不至于全然不同,但他也的确能肯定绝对不是他和蓝忘机住的那一间。




“怪事,怪事。”魏无羡往手里哈了哈气,又转身踱了回去。就他所知,蓝忘机自幼时分房以来便一直住在静室,当年云深不知处被一把火烧掉重建后所有格局都与之前别无二致,也没听说静室之后重新做了式样什么的,只能说明现在这里还不是蓝忘机的居所了。




这么说来,这梦里的蓝忘机,怕是比他以前见过的还要年幼了?想到这一步,魏无羡的兴奋感和满肚子坏水儿更加蠢蠢欲动了。




一阵漫无目的的闲逛,路上遇见的人也如之前那般根本瞧不着他,魏无羡边走边看,忽地闻见一阵剑器挥舞的破空声响,赶紧加快步子,没走多远就来到了现在蓝忘机养兔子的草坪,当然现在草坪上只一片斑驳的纯白,其下依稀可见些未凋的绿意,是一只兔子影子都没有的。




兔子是没有,不过草坪中央倒是有一团雪白的身影,虽也是抹额襟带齐飘,但不难看出还是个孩子,手上拿的也不是亮铮铮的仙家灵剑,而是一把木刃,多用来给初学的娃娃练招式的那种。


这小孩年纪虽轻,剑法舞得还有些青涩和生硬,但其出招果决有力,并不似别的初学者那般冒进贪快,而是稳中有锋芒,静中带杀机。即使手里只是一把木剑,也隐隐可见剑意萦绕,剑气萌动,是有相当天分的,若肯勤奋苦练,假以时日必能成为一代剑术大家。




魏无羡点点头十分赞赏,即使在姑苏蓝氏中,如此年幼便能有这般资质与心性的后生也是凤毛麟角,不知这孩子长大后是如今门中哪位高人?




不过看了一会儿,他就有点发觉出这孩子不对劲的地方了。蓝家的子弟门生,端的是仪表堂堂风度出众,自然外观都是没得挑的,但眼前这少年,比之他历年来见过的同龄子弟,虽实力是要超出些许,但这身型……是否过于圆润了些?


魏无羡摇摇头,心想着怎么可能,即使蓝家对于好苗子可以宽限一点外表上的严苛,但就凭蓝家那一贯的伙食,是怎么能把人养得这般白白胖胖的呢?看自己这身板,就算一天到晚睡了吃吃了睡,偶尔破禁打牙祭,过着猪一般的日子,不也还是个苗条小生?




他压下心中的疑惑,继续看小孩练剑,希望能有机会获得解答。不多时,来了另一个人,这人他可就老熟了,模样比他十五岁见到时应该还要年轻些,只是那山羊胡倒是丝毫不变,正是大名鼎鼎的蓝先生蓝启仁。


蓝启仁走到草坪里,那小孩练得入神,未能察觉到有人靠近,蓝启仁便要叫住他。魏无羡耳力极佳,隔得老远也能听清,于是蓝启仁一张口,那声音也顺风入了他的耳:




“湛儿……”




眼前少年显然离立字还有些年头,那么蓝启仁叫的便是他的名了。魏无羡挠破脑袋,确认他所知道的蓝氏族人里,名中有“湛”字的仅那一位。




啊?


啊?!


啊?!?!




这个小胖墩儿是蓝忘机?!魏无羡捂着嘴,不知道是该惊讶还是该狂笑,艰难地憋住,藏在树后伸出脑袋继续看过去。


那对叔侄的交流极其正常,无非就是蓝启仁夸赞几句,提点提点,示范示范,然后又给小蓝忘机讲授一些要领,语罢小蓝忘机恭恭敬敬一施礼,蓝启仁便迈动步子又离开了。




这回魏无羡可看清了,那小崽子转过身时,依稀可见面庞雪白,眸色清浅,神态淡然,即使两颊圆嘟嘟的,显得鼻梁不那么高挺、下颌线不那么明晰,脖颈没那么纤长,还有那握着剑柄敬礼的小手手也跟俩球似的,一点也看不出关节角,可这态度容貌,以及这言谈举止间隐隐透出的楷模气质,不就是他那俊气郎君吗!




看不出来啊哈哈哈哈哈真看不出来,日后名扬仙门以美貌著称的含光君,居然小时候,是个……是个……小胖子?不知道那些恋慕他的男男女女知道后会作何想呢?魏无羡觉得自己掌握了什么重大情报,满心喜不自胜,肚子都要笑得抽筋了,脸上也憋得通红一片。正待他又要开始下一轮发笑时,突然面前剑光一闪,他立刻抽身往后一退避开,抬起头来,发现小胖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的面前,手中虽然不是之后那把威名赫赫的避尘,但气势竟已有了几分。




“何人!”小蓝忘机提剑厉声问道,虽然语气不善,但童音稚嫩,听上去并不如何教人发憷。


“不是坏人不是坏人,把剑收起来,怪吓人的!”魏无羡弯着膝盖连连摆手,脸上全是未竟的笑意,一点也看不出被吓到的样子。




这下他能仔细打量打量了。小蓝忘机虽然身型较为……饱满,但那双眼睛依旧明亮有神,并不如有些体态富贵之人那样臃肿成一道缝,而脸颊虽然连下巴都圆成饼形,但合着他这年纪,加上白皙的皮肤,薄薄的红嘴唇,颇有几分雪玉可爱的味道,直让人想上手揉一揉。至于身材……嗯,只能说那个腰带的收束作用实在不怎么明显,以及他这年岁,身高就那样,腿长已经被压迫到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总的说来像个矮锥子。只是好在蓝二哥哥大概一直都有刻苦锻炼,所以宽厚的小肚皮虽然体积感鲜明,但也不至于太过抢眼,没有下坠的征兆,还算紧实。




“你到底是什么人!”小蓝忘机见眼前人用着一种诡异的目光不停打量自己,逼上去又问了一遍,即使知道自己跟成年人相比力量悬殊也毫不退缩。




魏无羡怕把他惹急了,赶紧收了眼神,慈眉善目道:“这个说来就话长了,但我确实是认识你的,你叫蓝湛对不对?”


小蓝忘机不答,蹙起眉头警惕地看着他,眼睛鼓得溜圆,脸颊因为牙关咬紧而微微鼓起,厚实的腮肉看起来跟只花栗鼠似的。


魏无羡直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继续道:“我还知道很多关于你的事情哦,想不想听?比如你以后的灵剑叫避尘,随身背着一把琴叫忘机,跟你的字是一样的,你十五岁时在这片草坪上养了一大堆兔子,你以后会住在那边上面那间屋子里,叫做‘静室’,里面有个工笔流云屏风和点着檀香的琴几,还有……”


“你怎会知道这些!”小蓝忘机问道,毕竟年幼,虽然极力克制但震惊之意仍十分明显,还有几分掩藏不住的好奇,都没怀疑魏无羡是不是张口随便胡扯。


魏无羡神秘一笑,伸出一只食指摇了摇,道:“我乃身怀奇术之人,能眼观未来,纵横时空,这点小事还是不在话下的。”


小蓝忘机闻言,眸色一定,说道:“叔父曾言,人之命途皆由自己主宰,何来窥伺未来之说?都是无稽之谈。”


魏无羡衬着下巴,悠然道:“这话也没错,但人之一世,总有些事是注定的。比如你,你长大会喜欢上一个人,喜欢得不得了,茶不思饭不想,但是呢……”他语调一转,目光落在小蓝忘机圆滚滚的小肚子上,“那个人是个肤浅之徒,嫌弃你……嗯……体态丰盈,所以你求而不得,辗转反侧,甚至犯下大错,很是辛苦呐。”


“胡说!”小蓝忘机听到一半就觉得有些惊悚了,“这种人,我…我…作何喜欢他?外表身型乃父母所赐,以貌取人,非君子行径。”


“这我就不知道了,得问问你自己。不过如果你确实好奇,我也不是不可以用我的秘术帮你瞧一瞧,只要……”魏无羡拖长调子,摇头晃脑,故作高深。


“只要什么?”小蓝忘机果然还是孩子心性,一下就上了钩。


魏无羡冲他眨眨眼睛:“只要让我捏捏你的脸,你再亲我一下,就成交。”


小蓝忘机却如听见什么污言秽语,急急退开,对魏无羡怒目而视,用剑指着他喝道:“胡闹!”


魏无羡简直想趴在地上笑打滚,虽然有些遗憾不能这么顺理成章捏到肉团子,但生怕让小蓝忘机恼得狠了就不让自己逗了,也不多做纠缠,赶紧示好道:“诶诶回来回来,开个小玩笑嘛,小蓝湛大人大量,不要气啦。不过我们就事论事,这也不能全然怪他对不对?身体轻巧之人,做起事来总归要灵便许多,这点你认不认?”




小蓝忘机听了,低下脑袋,不肯定也不否认,只看看了手中的木剑。许久,还是点了点头,闷声道:“我习剑日课,都比他人气喘心悸得早,此乃先天不足,但唯勤勉能补拙,因此不可懈怠。”




魏无羡一看他这模样再一听这话,本想再逗弄一下的想法也烟消云散,心里软得跟什么似的。含光君天赋卓越早已是不争的事实,然而谁又料想得到,这样一个天资聪颖的人,就因为小时候长得圆了些,就认为自己不足他人而要更加发奋努力呢?


他蹲下身,与小蓝忘机平视,手轻轻抚上那张松软可口的小脸蛋,和缓声音道:“没事的,小蓝湛以后会成为很厉害的人,也能够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比很多很多人都可靠。”


小蓝忘机抬起头看向他,眼睛闪了闪,轻声问道:“真的吗?”


“当然!”魏无羡重重点点头,“我就算会骗很多人,但绝对不会骗你。怎么样,反正你练这么久也累了,不如跟我去玩玩?”


“啊?”这前言后语转变之快,小蓝忘机睁大眼睛没反应过来,忽地感到脚下生起一阵风,自己竟被这个人拉着,几乎是飞行一般在云深不知处里穿梭,不一会儿就到了后山上,那些白色房屋尽收眼底。




他知道这是功力极其深厚之人才能使出的迅疾步法,当下便正礼,恭谨唤了声:“前辈。”


魏无羡一听,一愣,竟爆出一阵大笑,笑了好一会儿才上气不接下气说道:“行了,别,别这么叫我,太,太折煞人了哈哈哈哈哈,叫魏婴就行。”


“魏婴……?”


“对,就是这个,别改了。你看你们家都在脚底下了,以前没见过吧?”




小蓝忘机的确是第一次来。后山不同于院中时时有人清扫,山上积雪也厚了些,四处都是一副自然而成别有风情的荒野景致,对他而言是非常新鲜了,便走上前有些新奇地摆着头张望,忽然衣襟上一阵拉力,不禁向后退了几步,撞上一个很温暖的地方。




“你这孩子不看路的?刚才要不是我拉着你,你就一脚踩下去了对不对?”魏无羡坐在他身后一块石头上,堪堪把他抱住,谁知小孩人小体积可不小,这么一抱怀里居然还挺充实的。


小蓝忘机没经受过这种待遇,一下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只站在原地有些局促难安,看向自己刚才站的地方,才发现前方那一块并不是实路,而是草上盖着雪的一块空当,要是踏上去定然会失足跌下山坡。




“手都吹得这么凉了,我给你暖暖。”魏无羡把他转过来面对着自己,两掌轻轻握住他的手,把紧紧攥着的木剑放在一边,手心里那两团小肉球都冻得发红了,手指短短的捏在一起,魏无羡一笑,往手心里哈着气,一边用自己的手掌轻轻摩挲,产生些热量,再抬头一看,小蓝忘机耳根子也已经跟着变成粉红,眼睛一眨不眨看着自己的手。




“怎么?没人这么跟你暖过?”魏无羡调笑道。


小蓝忘机盯着他的脸,眼睛雪亮雪亮,摇了摇头,片刻后有些迟疑地问道:“魏婴,你说,我以后,会犯下大错……?”


魏无羡一顿,道:“是啊,为了那个人,犯了个很大很大的错。”


“那,我还能在蓝家吗?”


魏无羡将他的手合在自己手心,道:“当然在啦,你哥哥和叔父这么疼你,就算罚你也不会把你赶出去呀。”


“那那个人……”


“那个人啊,本来就是个大坏蛋,不听你的话,做的错事比你严重多了,后来啊终于吃够苦头了,才明白你的好,最后好好改过来啦。”


小蓝忘机一听,好像如释重负一般舒了一口气,红着耳朵小声说道:“那他……我……”


这话很不完整,但魏无羡还是明白了他想说什么,笑道:“嗯,他也知道他以前的想法都是错的,所以也变得非常非常喜欢你了。”


“那他不嫌我……了?”


“哈哈哈怎么会。”魏无羡终于捏上了那肉乎乎的小脸蛋儿,“都说他知道错了,以貌取人是不对的,你不是才说过吗?”


说完又轻轻把小孩拢到自己怀里面,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柔声道:“况且,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没有抛弃过他,所以无论你是什么样,他都会喜欢你呀……”






魏无羡说完闭上眼,本是想安静一会儿,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连小蓝忘机又说了什么都变得模模糊糊,遥不可及。




他再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静室的木榻上,天已经快亮了,但还未到卯时,蓝忘机还在他身边睡着。


他赶忙凑上去仔细看起那张脸,棱角分明,眉目俊朗,还是那个仙气逼人世家第二的含光君,真是怎么也想不到……


魏无羡又笑了起来,气抽个不停,顺便还伸手上去捏了捏。




哎呀,果然没小蓝湛有肉头啊!




蓝忘机感到身下床榻一阵摇晃,脸上还有人动手动脚,不多时也醒了过来,入目就是魏无羡一张灿烂的笑脸,还笑得特别贼。




“这是……”他还有些未清醒。


“二哥哥小时候真是可爱,身子圆圆的,脸也圆圆的,生起气来眼睛圆圆的,小手也圆圆的,摸着可软乎了,抱着还跟个小火炉似的。”魏无羡凑上去就是一口。


“……”


“唉,只可惜现在长成了这么个大美人,还动不动就冷脸……”魏无羡捂着心口惋惜道。


蓝忘机眸光一凝,漠然道:“方才谁说……”


魏无羡一听,唇角弯起,搂住他的脖子,先用自己的脸蹭了蹭蓝忘机面颊,嘴唇贴着他耳垂道:“是呀,我还没说完呢。但是你这个样子,我也好——喜欢,所以不算食言啊,食言可是要长胖胖的。”❀








-全文完-








————————————


❀食言而肥。



评论

热度(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