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桃源(二)

江东绪:

(二)


 


 


魏无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不夜天。好像做了一连串长得离谱的梦,伤心仇恨都发泄尽了,整个人虚飘飘的。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眼前却是一大片白,尽是披麻戴孝一样的蓝家人。他细细看了一回,除了蓝曦臣和蓝启仁,一个也不认识。


不知身在何地,也不像围攻,否则不会呆立着给他反应的机会。蓝曦臣神色有异,死死盯着他脚边,一声不吭。


他愣愣地低头,蓝忘机脸朝下倒在他坐着的石头边上,还松松地握着他一只手,另一只手握着长弦,忘机琴是秃的。


避尘掉在他身边失了光彩,身下一大滩血,手已经凉了。


 


 


魏无羡连身在何处都没搞清楚,看眼前众人光景,冷不丁问道:“这也是我杀的?”


蓝曦臣嘴唇颤抖着,神色近乎扭曲。他眼眶泛红,好像眼睛里都带了血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他身后,一众蓝家修士俱是神色莫测,寂静如死。


 


魏无羡反手握了握蓝忘机的手,爆发出一阵大笑。


 


“也罢,今后天下修仙世家出来的所谓正人君子……”他神色陡然转为狠戾,“出了事全都算我的。”


 


 


他拍拍手,翻腕向弦上一碰,蘸血在死者心口画了几下,拍手道:蓝湛,起来了。


 


 


众人惊疑不定地看着他动作,不多时神色转为惊恐。


蓝忘机真的以手撑地,慢慢地站了起来,面向蓝家人。


蓝启仁喝道:“魏婴!你累死江氏族人,纵凶伤姑苏蓝氏重门生,如今又累死忘机!若还有半分天良,速速就擒受审!”


魏无羡僵立着不动。蓝忘机面无表情地走动几步,挡住蓝启仁与魏无羡之间的视线。


 


 


 


 


或者,不是蓝忘机,只是一个死者,受夷陵老祖的调遣。


蓝忘机生前与众人打斗,尚且以一人之力打伤三十余人,若非有意逼蓝曦臣失手杀他,胜负还未可知,何况化为魏无羡麾下死者。蓝曦臣才因失手杀弟神魂俱震,早无心再战,一时又不能召回蓝忘机尸首,只能携众人御剑而起。


 


魏无羡无意纵凶杀人,只为自保。眼见蓝家人离开,倒留下蓝忘机尸身与他一道,不禁大感荒唐。他心乱如麻,便往山下走,听得身后脚步声,却是蓝忘机携琴与剑缓步跟上。


 


 


魏无羡转身立定,望着蓝忘机。


不论如何,蓝忘机生前不欠他的,他也不忍心将此人炼成温宁那样的高阶凶尸,甚至不指望他听命于自己,适才画的符不过是暂时驱使而已。可他仔细端详,蓝忘机眼下又确实与温宁状况相似,颈间隐现黑色符文,神情僵硬看得人无端感伤,致命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


 


魏无羡问:蓝湛,你可知这是哪里?


 “夷陵。”


蓝忘机语气平平一如生前。若非这么长的时间他都不曾眨眼,魏无羡甚至要怀疑他根本没有死。他瞄了一眼暗淡无光的避尘,确定这只是错觉。


至于为何醒来就在夷陵,他觉得问了也得不到答案。


他忍不住走近一些问:你是我杀的么?


“不是。”


死者不会对他说谎。既然他自己说不是,那就一定不是。魏无羡暗自松了口气,却又隐隐觉得真相必定令人悲痛,所以不如不问。


他突然觉得非常需要大口呼吸,连忙转过身去,想快快走下山,找到回乱葬岗的路。他曾在那里涅槃重生,乱葬岗无形间已经是第二故乡。


 


 


身后有迟缓的脚步声,魏无羡豁然回身:“蓝湛。”


蓝忘机停了一瞬,他紧接着又叫:含光君。“”


 


 


蓝忘机看着他。死者是没有表情的,连眼神也有限。魏无羡道:“我没有故意将你炼成凶尸。”


 


蓝忘机回:“不曾。”


 


“所以,你不必跟着我。”


 


蓝忘机嘴唇翕动了一下,向他靠近了一步:“可以防身。”


 


“呵——”魏无羡也笑着向他走了一步,“含光君,你考虑清楚。你是名门仙士,清誉高洁,死后却要做一具认主的凶尸,当我手里的刀吗?”


 


蓝忘机艰难地摇了摇头:“不会行凶。”


 


意思是除此之外都听令于魏婴?魏无羡摇摇头,甩掉这个想法:“含光君,我已经在夷陵了,我叫什么老祖?这不就是我的老巢。我手上还有阴虎符,没人敢动我……”


 



评论

热度(164)

  1. 江东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