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两个团子的故事

阿谂儿:

-俩人都是小奶孩儿


-希望看得开心!


——————————————————————


1.


据说,蓝忘机和魏无羡刚生下来就被放在一张床上了。


蓝妈魏妈是好姐妹,曾经互相指腹为亲:“咱俩这孩子,必须得是一对!”


蓝妈的宝宝出生了,护士一看:“恭喜您生下个小王子!”


几个月后,魏妈的宝宝也出生了,哭声分贝直逼医院记录,产房外的魏爸一脸严肃捧着“最佳嗷嗓子”的证书不知所措。


魏妈正满头大汗,结结巴巴问道:“是···是不是小公···”低头一看——居然有鸡鸡?!


魏妈一躺,直视天花板。


——我的娃娃亲大梦啊。


2.


不过呢,娃娃亲多半是美好幻想,就算是男女,也不可能强迫这俩孩子在一起。男男反而更好一些。俗话说,“为兄弟两肋插刀”,此等情谊是多么难能可贵!


以后带儿子带累了还可以把小团子丢去对方家里一起睡。


魏妈在教儿子学走路。步骤是先把团子靠在墙上让他站稳,然后自己在一米多外张开温暖的怀抱,这样小肉团子就会扑进你怀里啦。


早学会走路的小蓝湛站在一边。小魏婴攥紧小蓝湛的手,双腿打着哆嗦,眉毛皱起来。


两位妈妈也靠在一起用眼神鼓励他:来啊!快活啊!


过来给你磨牙棒吃!


小魏婴可怜巴巴地奶着声音叫:“唔……”


然后抬起一只脚。


魏妈热泪盈眶。


小魏婴转了个身,挂在了小蓝湛身上。


3. 


两个小肉团子年龄还小,离不了妈妈太远,可做饭的时候不可能带进去。厨房门无情一关,小蓝湛嘴就瘪了,却还是默默忍着一滴眼泪也不掉。小魏婴揪着小蓝湛的开裆裤:“我要麻麻……”


小蓝湛心想,自己还要比小魏婴大一点呢,是大哥哥了。于是鼓着腮帮子抬起又圆又白的小爪子在魏无羡头上摸了几把。


小魏婴用自己的围兜抹干净亮晶晶的鼻涕,拉着小蓝湛爬到一旁好大好大的柜子面前。


“嘘!”小魏婴神秘兮兮。这一声让他漏出来不少哈喇子。


小魏婴捏着柜子下面的角,使劲掰开,就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大箱的鸡蛋。


魏妈出厨房后看见满地黄色液体和两个小黄人,得亏蓝妈扶着才没三百六十度螺旋倒地。


然后小魏婴就被提起来拍屁股。


 


4.


一天,两位妈妈坐在沙发上织毛衣,两个肉团子在地毯上哼唧哼唧地爬。


蓝妈柔和地看着两个孩子,然后问同样温柔的魏妈:“小名取了吗?”


魏妈点头:“一个‘婴’字。大名魏无羡。”


蓝妈:“羡羡。好听。”


魏妈亦问道:“你们家的呢?”


蓝妈答道:“小名蓝湛,大名蓝忘机。”


魏妈:“机机。真好听。”


“呀!”小魏婴突然叫了一声,像被掐了一把。


蓝妈把半截毛衣放下,严厉地来抓开小蓝湛放在小魏婴不可描述部位的手:“阿湛赶快松开。”


小蓝湛不知道这有什么不对,可还是听妈妈的话乖乖松手了。


小魏婴窝在自己妈妈怀里委屈:“你还看!”


小魏婴可委屈了:“你自己都有的!”


小魏婴抹抹眼泪,超级委屈:“明明比我的还大!”


5.


婴团子到湛团子家里玩,湛团子和他一起看家里的动画碟片。


婴团子说想吃糖,湛团子给他捧来一大把糖。


婴团子说想喝口水,湛团子给他端了热水还带了盒草莓奶。


婴团子说我要看那两个人亲亲快把手拿开。


湛团子红着脸把他的眼睛捂的更严实了。



婴团子躺在湛团子床上,捶捶湛团子后背说:“湛哥哥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呀?”


湛团子一声不吭。


“你睡了?”


还是一声不吭。


“我可要亲你啦。”


湛团子一抖:“我、我没睡!”


“……我现在睡了。”湛团子闭上眼睛。不过身后的婴团子似乎一点也没有动。


“湛哥哥……”


湛团子脸羞红,以为婴团子要贴上来亲他了。


“我撒尿了。”


……


湛团子慌慌张张带婴团子去厕所洗屁股,因为自己也被他滋了一身,也偷偷给自己洗了屁股。


婴团子像个小圆球滚过来一样,蹲下来看看湛团子的,再看看自己的。


“真的比我的大一点哎!”


床已经没法呆了,湛团子把柜子里几张被子拖出来铺在地上,叫婴团子和自己一起躺下。地铺有点小,婴团子就跟湛团子胸膛贴胸膛。


大晚上的也没开灯,婴团子悄悄说:“湛哥哥你低低头。”


“嗯?”


婴团子在湛团子脸上啾啾:“我刚才忘亲你了。”

评论(1)

热度(210)

  1. 淡🍁语-苗阿谂儿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谂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