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喵羡和人汪叽 13

亚里:


瑟瑟的冷风刮擦着林间的树叶,吵的魏婴皱了皱眉,然后缓缓睁开眼,眼前不是漆黑的洞顶,而是明朗的月亮。


他勉强撑起身来,身上虚盖着的白衣随着他的动作滑落下来,魏婴一怔,这才注意到从方才起便一直坐在上风口,替他挡着冷风,却没有穿外衣
的蓝湛。


那人并不抬头,只是轻阖着眼抚着琴,丝丝细微绵软的灵力和着琴音在魏婴体内流转,抚平体内的创伤。


“蓝湛?”


抚琴的人闻声微微一滞,随即抬眼看向他,不知道是不是魏婴的错觉,他从刚才起就觉得蓝湛哪里不太对劲。


“醒了。”


依旧是平淡无奇的语调,却让魏婴心下有些不安。


“那狐狸你处理掉了?”


“嗯。”


“那,山洞呢?”


“洞内怨念太重,填了。”


“这样……啊对了,你的衣服。”


魏婴拾起半落在地上的白衣,掸净了土递给蓝湛,而后者只是摇了摇头,轻声道不必。


“那怎么行?这晚风吹的急,你这样要生病的。”


说着,他起身在蓝湛面前蹲下来,一手捏着衣领绕到他颈后,另一手从另外一边绕过去,把衣服展开给人披上。


魏婴前倾着身子,鼻尖几乎要触到蓝湛额头,以至于披好衣服后忘了退开,静静凝视了蓝湛许久,恍然间心道:


'该死的,我怎么忘了正事了?说好的追人呢?'


“追什么?”


'怎么不小心说出来了?!’


他心道。


“啊?啊,没什么,你听错了。”


魏婴打着哈哈退开来,又看到蓝湛一直没有停下的抚琴的手。


“那个,你别弹了,怪冷的,来来来,让我给你暖暖。”


说着他便去抓蓝湛的手,只是这一抓两个人都僵住了,蓝湛是因为什么魏婴不知道,但魏婴僵是因为他发现蓝湛的手,其实要比他暖。


“啊哈哈,你手还挺热。”


尴尬的干笑两声,作势要收手,却被蓝湛强行握紧了,温暖而有些粗糙的手掌覆上魏婴微凉的手
背,暖意便在两人间进行着交换。


“你伤还未愈,身体自然是要偏寒些,我有金丹护体,不妨事。”


说着他一手扯下自己的外衣重新给魏婴披上,然后又握住他微凉的手。


蓝湛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神色及其自然,反倒让魏婴有些尴尬,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了一会,还是魏婴先开了口。


“蓝湛,你要回云深了吗?”


“嗯。”


“什么时候走?”


“天一亮就走。”


“这么急?那我岂不是又剩下一个人了?”


“你,不打算和我一起?”


蓝湛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魏婴一愣,他没有思考过这个可能性是因为他从没想过,蓝湛会愿意带一个刚认识的妖回家里,便下意识反问道:


“为什么?”


“你不愿意?”


“唉?”


“为什么?”


这次换蓝湛问他了,却没有等他回答,直直盯着他的眼睛继续道:


“为什么一声不响就离开?为什么再见面要假装不认识?为什么想跟着我却不愿和我回去?”


“蓝湛,我……”


“这样很有意思吗?魏婴?”


四周的空气仿佛都静止了一般,魏婴低着头,蓝湛的眼睛有些泛红,看起来很气愤,被瞒了这么久,任谁都会觉得自己被耍了吧。


“你……知道了?”


“嗯……”


“什么时候?”


“你昏倒的时候,现了原形。”


“这样……”


“魏婴,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


他没有说谎,也确实没有想过什么时候坦白。


“为什么不告诉我?”


魏婴深深吸了口气,下定什么决心般道:


“因为告诉了你,我对你来说就只能是从外面捡回来的一只野猫,你也只能把我当成会变成人的宠物,但那不是我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


魏婴不再躲避蓝湛的视线,他直视着那双浅色的眸子,认真的道:


“想要你当我是道侣。”


————————————————————


留一个思考题(不是
羡羡昏倒的时候是喵的形态,变回来之后是没有衣服的,但是醒来的时候衣服却穿的好好的……不知道二哥哥当时有没有尴尬到不知道视线往哪搁2333


开完白狼叽的车之后不知道为毛就一只在脑补黑喵羡和白狼叽的各种互动,那个体型差多棒啊!超大只和超小只唉!无奈手残……中午一个姑娘还贴心的给我画了图,开心到炸,实在是不好意思告诉她两张图没吃饱(捂脸

评论

热度(112)

  1. 亚里 转载了此文字
  2. 蓝羽逸亚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