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叽养兔记录

曲桐:

(只是大白话流水账段子)


(有bug请假装没看到)


第一年每天记录两只兔子的日常,特地去查了资料,把注意事项端端正正地抄在第一页。大致摸清了两只兔子的习性,给它们取了名字,把名字也记录下来,此后试图用名字来分别指代两只兔子,没坚持几天就放弃了,划掉名字重新誊抄了一遍。


第二年每天记录两只兔子的日常。兔子被喊到各自名字会有反应了,熟悉了周围环境,经常到处乱跑,但是都会自己跑回来。有时也会去找,然后把兔子可能会去的地点也都记录下来。有一段时间主人不在家,家里情况也不好,有人来闹事,两只兔子逃跑了,后来竟然安然无恙地又跑了回来。


第三年每天记录两只兔子的日常。记录里出现得最多的词就是“聒噪”。兔子越来越黏人,经常在课业时跑过来找人玩,经常是好动的那只自作主张跑过来,好静的那只推着它要走,但还是跟了过来,两只兔子甚至多次跑下山去迎接夜猎归来的主人。找了很久,终于找到兔子是从哪个缺口溜出去的,上报给家里加固了结界禁制。


第四年尽量每天记录两只兔子的日常。有时会对兔弹琴,不知兔子听懂了没。后来又无缘无故误入了几只兔子,便默许它们留了下来。时常不在家无法看照,只好嘱咐小辈照看,但是只要有机会还是要自己去看一看摸一摸。


第五年依旧坚持记录很多只兔子的日常。不知为何跑进来的兔子越来越多了,静室外日常兔子满地跑。很奇怪,明明已经加强了禁制,但总还是有兔子跑进来。工作量加大了,还要每天记下兔子的数量。


第六年依旧坚持记录很多只兔子的日常。陆续有几只兔子跑了出去,找了很多地方,哪里都找不到,也没有再跑回来。到外面找的时候又抓了几只兔子回来,只是都不是丢了的那几只。最早取名的两只兔子好像知道主人心情低落,比往日还要亲昵许多,会轻轻蹭主人的袖角讨抱抱。


第七年的某一天,两只兔子里有一只忽然不动了,另一只像往常一样蹭蹭又推推,都没能把它撺掇起来陪自己玩。主人把不动的那只抱起来往外走,另一只跟着去咬衣角,一直执拗地跟在后面。过了几天,另一只也没动了。


浅浅的小丘上有落花零零散散铺撒,深埋了经年的岁月与心事。


从此主人没再动笔写过记录。

评论

热度(100)

  1. 曲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