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穿AJ的男学生

欧派:

   ·又名来自蓝老先生的表扬






  蓝启仁今天才接到军训宿舍的分配名单,看完过后差点吐血三升。


  蓝家人生性就刻板正直,大事上都不会走裙带关系徇私枉法,更不要说是宿舍分配这种小事,因此事前蓝启仁并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说要给蓝忘机分一个品行端正学习优良的好学生做室友。


  一半是因为自己的性格,一半是因为相信侄子的优良品格可以感化任何一位学生。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真的是想到了谁都没有想到,和蓝忘机住在一起的,竟然是魏无羡。



  他左想右想气不过,然而能调的时候他没说话,现在大局已定,自然不好跟人家班主任再提调动,于是便只能每天在办公室的窗户边瞅一瞅望一望,生怕自己的好侄子给带坏了。


  令人欣慰的是,魏无羡只是和蓝忘机住在一块,平时不论是训练还是休息,两人都挨不到一起,就算魏无羡犯贱跑去撩一下人,也会在蓝启仁含着怒气的凝视中被蓝忘机甩开。



  一连观察了三四天,蓝启仁还是放心不下,终于决定在所有学生都在训练的下午,前去突击检查了整栋楼的宿舍。


  宿舍是新翻修的,大家又没有带太多的行李来,因此再不爱干净的人都没法把房间弄得太乱,吹毛求疵了几间之后,蓝老先生终于来到了305。


  蓝忘机和魏无羡的宿舍。


  一打开门,房里就飘出了淡淡的檀香味。


  蓝启仁心下了然,蓝家人都非常熟悉这香气,因为家里也全是这种清雅沁脾的气息。


  走进去之后,一间宿舍便一览无遗,身后跟着的老师也小小地感叹一声,这真的是,太整洁了!


  贴有蓝忘机名字的那张床上,被子被叠成雪白的豆腐块,连边边角角的褶皱都整齐到令人发指,床单应该是新换的,上面还有折叠的痕迹,但除了这些以外,每个角落都铺的平平展展,让人恨不得退离三尺之外远观。


  老师连连称赞了许多句,蓝启仁心里非常自豪,有什么办法,自己的侄子就是这么的优秀。


  自豪完了之后,便转头去看魏无羡的,原本准备好的满腔骂语,在目光触及到床的那一刻,全都吞了回去。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魏无羡那个毛小子的床和忘机的一样整齐?!


  蓝启仁曾去魏无羡的家中家访过,因为这学生真的是皮到让人想拿鞭子抽他的地步了。他去的那天人正好出去野,于是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江枫眠十分友好客气的招待中,去参观了魏无羡的卧室。


  怎么说,像蓝老先生这种书香门第出来的人,当然没见过满屋子的海贼王和火影忍者。


  除了嫌弃嫌弃再嫌弃以外,蓝启仁对魏无羡脏乱差的屋子没有别的情感表达了。


  但是现在,别说被子,就连摆在床底下的鞋子都是笔直严肃的一条线,不歪不扭,根本没有出现上次在家里看到的,左飞一只右缺一只的情况。


  他心里很奇怪,微不可察地凑上去,再三确认了一遍,这床头贴的是“魏无羡”而不是另一个“蓝忘机”之后,才狐疑地把脚步迈向洗手间。


  这里面也是一样的干净整洁,洗漱台上两只牙刷杯紧紧地靠在一起,牙刷和牙膏都朝同一个方向同一个角度,蓝启仁满意到觉得有些诡异:被子叠得整齐就算了,牙刷杯怎么还会放得和忘机一样严谨?!


  蓝启仁总感觉有什么自己没有窥破的东西,盯着洗漱台许久,忽然间发现,这牙刷杯里的牙膏,好像只有一支被用过。


  这个魏无羡,表面功夫做得这么好,私底下还是这么不讲卫生,洗漱的时候连牙膏都不用的吗!


  蓝启仁忿忿地想道。


  转完洗漱台,又转进洗浴间,不用言说,照样是所有的东西都组成一条笔直的线,就连挂着的两条毛巾垂下来的部分都非常的平直。


  洗浴用品除了正常的洗发水沐浴露之外,还有一些没有名字的瓶瓶罐罐,蓝启仁把一切多余的东西都归给魏无羡,魏无羡的东西看多了就会生气,于是他便假装自己没看到,转身出了浴室,重新回到卧房里。


  他仍旧有点不太相信,这魏无羡是个什么脾性的,自己再清楚不过了,难不成是蓝忘机实在受不了了就帮他一起收拾了一遍?


  他一边想着,一边打开书桌的抽屉,身后的老师知道蓝忘机是蓝启仁的侄子,要查点东西多翻点地方也很正常,于是并没有说什么,独自一人在寝室里打转转。


  蓝忘机的抽屉里,翻来翻去都是一些令蓝启仁眉头舒展的书籍。每天练的字帖也规规矩矩地放着,还没开学,他就已经在写好几个单元以后的练习,别的学生一天军训完之后只能想到要好好放松,蓝忘机却已经走到了所有人前面,甩别人一大截。


  蓝启仁非常满意,合上了抽屉,转而来到魏无羡的书桌前。


  抽屉里每本书都摆放有序,漫画一期一期按顺序叠在一起,还有一些蓝启仁看了一眼就觉得脏眼睛的,全是日文的小画册,居然也是按着发行日期排好的。


  ……


  蓝启仁觉得自己有一堆的话要说,临到喉咙却说不出口。他想骂骂魏无羡,可他的一切都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又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看漫画,这股气就只能憋在心里,上不来下不去。


  于是鬼使神差的,他打开了两人的衣柜。


  学校的宿舍两人一间,比较小,所以柜子是两个人合用的,只在中间有块木板隔着。


  这一打开,蓝启仁就有点搞不清状况了。


 


军训服一共发了四套,训练两套,正装两套,蓝忘机的尺码他是再熟悉不过,比魏无羡大了整整两个size,可明显是魏无羡那一格的衣柜里竟然放着一套蓝忘机的军训服。


  自家的侄子当然不会乱放东西,尺码差得这么大,又不应该是收错了,况且,就算是魏无羡偷偷拿的,蓝忘机自己的衣服少了,进了别人的衣柜,他会不知道,不去要回来吗?


    蓝启仁很疑惑,一边疑惑一边给这间宿舍打了个高分。




  接下来的几天军训,他仍旧在观察自家的侄子。


  没毛病,军姿很优秀,正步也很优秀,哪哪都很优秀,所以,有问题的不是蓝忘机,是魏无羡。


  难不成是这毛小子跟蓝忘机住了几天,也被优良品质感染到了,有模有样地学起来了?
 


  不可能不可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通过这几天的细致观察,他又发现了一个状况。


  蓝忘机去洗手间的时候,魏无羡一定会在之后跟过去。


  时间隔的不尴不尬,刚好五分钟。之前没发现是因为,看见蓝忘机离开训练场之后,蓝启仁就会放心地坐下来干自己的工作。然而自从逛了一遍宿舍,他便在关心蓝忘机的同时,不由自主地“关心”了魏无羡。于是,盯着训练场的时间就更久更长,也就发现了这一件事情。


  这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偶然,三次是什么?次次又是什么?


  可是两个男孩子一前一后去厕所,这件事情想起来,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何况除了魏无羡,还有其余那么多学生都同时去了洗手间。


  蓝启仁把一切都归为自己想多了,自己的侄子这么优秀,把别人影响得渐渐走回正途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这魏无羡可是一直以来的心腹大患,被自己一手教导的侄子给收服了,可不就相当于被自己给收服了?


  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所以不要想那套乱入的军训服了。








  ——后来


  军训完颁发各种奖状的那一天,蓝忘机和魏无羡收到了蓝启仁亲自颁发的,“优秀寝室”奖。
 
 


  ————————————


  据可靠同学反映,他从没在厕所里看见蓝忘机和魏无羡同时出现,两人一起去洗手间纯属无稽之谈。




  据可靠老师反映,蓝主任面前的那扇窗只能看见训练场,训练场之外的洗手间啊宿舍楼啊小树林啊,通通看不见。

评论

热度(1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