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食肉目犬科徒弟的居家日常

ToMaco:

是番外是番外是番外


正文看上篇


为了不打扰圣诞老人工作就不晚上发了


————————————






与食肉目犬科徒弟的居家日常






镜头,镜头,再往左边一点……嘿弄好了!哇看得好清楚,不枉狠下心挑了最贵的哈哈。小蓝湛小蓝湛让我看看你在干什么……咦,跑哪去了?哦镜头可以转……嗯?这边也没有?跑出去玩儿了?真奇怪,他要出去都会跟我说一声的啊!还是躲起来了?


哎呀主管过来了,好险好险,算了一会儿再弄。




蓝湛啊就是我徒弟,准确说来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久到上辈子去了。说出来大概很多人都不信,我的徒弟是一只大白狐狸,不过当然不是普通的狐狸,他会法术,有灵力,用通俗点的说法应该叫狐仙。


什么?你问我明明知道是狐仙还敢装这个劳什子宠物监控?非也非也,摄像头虽然是宠物监控,但我从来没把他当成宠物过,你养过会随时变成人比你还厉害的宠物吗?装这玩意儿……装着不就是因为我想看嘛!知道狐狸有多可爱不?不知道现在就有机会让你知道一下。


唉,其实也是我的错,详情解释起来太复杂,总之就是因为我的缘故蓝湛的身体受了损伤,现在也没完全恢复过来,而保持原型是最有利于疗养的,所以一般他在家里除了特殊需要都保持着狐狸形态。他们神仙不喜欢我们用现代科技里的手机啊电脑啊之类的东西,这个监控是可以同时传输画面和语音的,买的时候也问过他,说是方便联系,而且要是他在家哪里不舒服了我还能知道。


坦白插一句话,他最开始突然住到我家来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心虚虚的,毕竟你知道,我,嗯,有一点点怕狗。就算蓝湛是只非常非常漂亮的大天狐,但总归长得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点跟狗相似的,好在他能说话,不乱咬(不过后来事实证明这是我天真了:D),大毛尾巴可以随便给我玩,还能变成一个十分以及非常好看比我还高瞧着倍儿有安全感的小朋友,于是我的恐慌在遇见他一晚上后就消除了。




蓝湛的狐狸毛从来都又长又软又厚,摸着简直不要太舒服,就像有些绵乎乎的猫一样,趴在腿上还是天然的狐毛毯子。所以某一日,我就突然发掘出了一个全新的想法——给蓝湛梳毛。


虽然蓝湛的毛毛自己一直都打理得很顺闻起来还香喷喷,比我的头发还规整,但这并不能成为阻止我的理由。于是我闭着眼睛不看广告图在网上瞎买了一套大型犬梳子(并且嘱咐店家要是包装有狗请一定帮我拆掉),还查了下该怎么给动物梳毛(当然是查的猫,反正也差不多,吧),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最后终于能够进行这一梦寐以求的娱乐活动!


哦你说为什么不问问蓝湛想不想被梳毛?这有什么好问的,他肯定非常想啊!就算他表现出了抗拒情绪,那也只是口嫌体正直而已。诶我知道的,他这人从小就这样,看上去正正经经,实际一点都不老实。


我梳了整整一个冬天,都还意犹未尽,能尽才怪了!每次给狐狸湛梳毛的时候他都拉成一长条趴我腿上,一开始还端着呢,立起脖子耳朵一副宁死不屈的严肃样子,结果没几梳子后脖子就躺下去了,随后耳朵也放了下来,脑袋顶变得平平的,眼睛眯起来。狐狸眯起眼睛的时候真的就像在笑一样。


他的毛真的特别顺,还滑,太阳晒着会泛光,梳子压上去拖出的纹路就像水流一样。我梳啊梳,终于梳完背上的,拍拍他的尾巴根,他就会很听话地把身子轻轻往外一翻,变成侧躺,两只前爪屈在身前,露出雪白雪白的肚皮来。


肚皮的毛也是又厚又长,但没有背上那么亮,摸着质感更像茸毛。因为腹部是个很脆弱的部位,对于天狐来说也一样,梳的时候就要轻一些。这种时候我一般就不用那把长齿的梳子了,换成一个像长毛刺的钉耙的,梳齿更软更细,这把刮在肚子上应该有点像挠痒,痒到了蓝湛的前爪就会自己伸出来抖一抖,有时候会拍在我身上,爪心的肉垫硬硬的,是很标准的黑色梅花型。


尾巴一般我不用梳子梳,直接上手捋比较方便x。蓝湛应该是还有很多条尾巴的,不过平常只会露出一根,合着比他四条腿都还粗,是一个巨大蓬松的毛掸子。




最近又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气温逐渐回升了。昨天周末我依然在客厅沙发上进行梳毛娱乐,电视里在放《动物世界》,介绍的是有些动物的季节性换毛,跟人的换衣服一样,到了暖和时候掉一层下来,然后冷了又长回去。


多合理啊,不然夏天这么热还穿着冬天的羽绒服,不给闷出病来,也只有蓝湛这种超凡的物种能有例外,狐狸毛一年四季都是如此厚实。我听着电视的介绍,顺便低头看了看,却发现向来光洁的梳子上不知什么时候竟有了一层白色的絮状物。


蓝湛从来不掉毛。于是第一反应,沙发垫子里的棉花跑出来了。


我捡起靠在背后的两个垫子,检查了一下,没发现哪里坏了,正纳闷,蓝湛感到我停了动作也立起来转过脖子看着我。


我举起梳子给他看,问:“这是什么?”


蓝湛沉静的狐狸眼睛微不可察地睁大了一下下,然后不动声色地转了回去,思考了一小会儿,却是淡然地回头一眼,轻轻一跃从我膝头跳了下去,在地板上优雅地走了几步,说:“不梳了。”


???


我有点懵,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不过虽然狐狸比起人来更难看出表情变化,但我还是知道,他刚才是有点吃惊,然后现在有点窘迫。


我看向梳子上那点零星的白色,总觉得这色泽挺眼熟的,顺着视角的延长线瞅了瞅那只毛乎乎的白狐狸,顿时若有所悟。


蓝湛在我的目光里警惕地后退了一小步,我们僵持片刻,突然我灵光一闪,跳起身往前一扑,趁他没回过神用双臂牢牢箍住了他的腰(如果狐狸那地方也叫腰),使劲揉了几把他身上的毛,好不容易梳得顺顺滑滑的毛一下变得蓬乱起来,不过我一点都没有都没觉得可惜。蓝湛扭了几扭后就放弃了挣扎一动不动,然后果不其然,我在地上发现了一根白色的东西。


那是一根白毛,又细又长,家里能产出这玩意儿的只有……


蓝湛还是不肯回过头看一眼,毛茸茸的后脑写满了倔强。


这种时候放过他我就绝计不信魏了!于是我做出一脸受了大惊的表情尖叫道:“这是什么!蓝湛你居然要掉毛了吗!”


蓝湛的身形震了一下,耳朵都软下去了,我努力没有笑出声,继续大惊小怪道:“一下掉这么多!你是不是要秃了!然后就变成了一只丑狐狸!天啦!漂亮宝宝要没啦!”


蓝湛听了终于有反应了,慢慢慢慢地转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非常幽怨。


幽怨的蓝湛狐狸幽怨地说:“不会。”


我还沉浸在忘我的表演中哭诉不停,一下没回过神,问:“什么不会?”


“不会……秃。”


蓝湛说话居然卡壳了。




之后我就当这件事过去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为啥突然掉起了毛,可能是在下界待得太久不知不觉就被影响了,不过他毛那么多掉几根也没关系的对吧?倒是那天晚上,睡觉前我去洗澡,出来时发现蓝湛突然变成了人型把整个卧室都已经打扫了一遍,连床单都换了。


昨天晚上有把床单弄脏吗?我想不起来了。




今天早上也并没有什么异样,起床的时候蓝湛已经去楼下买回来了油条豆浆鸡蛋饼,因为上班都是早起,我没睡醒一直迷迷糊糊的,感觉就是正常地吃完了早饭,然后我正常地出门上班,走之前逗逗他醒醒神。


然后当我在办公室打开监控想跟他说说话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蓝湛不见了,不管是狐狸还是人都不见了,而且无论我怎么用语音叫都叫不出来!


虽然并不是担心他翻窗户摔伤走丢啥的,他比我做出这种事的可能性还低,不过因为整个事件实在太过诡异,疑点众多,我俩战斗力都不在最佳状态,而且天狐这种香饽饽体质又很容易吸引一些心怀不轨的东西找上门。虽然真遇到什么他都收拾不了的东西我去了也无济于事,但这并不妨碍我变得有点忧心忡忡,那个班上得叫一个心不在焉,一到点就忙不迭地溜了,以最快速度回到家。


家里静悄悄的,看上去没什么不速之客,打斗过的痕迹自然也没有,沙发上前一天的梳子还放在那,被子和碗蓝湛都收拾好了,就是不知道人跑哪去了。


“蓝湛!小湛湛!你到哪去了快出来!再不听话为师要生气了!”


我在家一边找一边喊,但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蓝湛大部分时候都没有捉迷藏的爱好,而且他那么大一块儿能藏到哪去?只是可惜本座法力已经大不如从前,连个小追踪术都捻不出来,只好坐在沙发上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


忽地一瞬,我感到胸口传来一个非心跳的颤动,像是有一面沉寂许久的小鼓被轻轻敲了一下。


因为之前有一次我有过一个非常冲动的行为,体内某一个重要部分与蓝湛连接在了一起,打个比方,就是我自己身体的电池循环出现障碍不能自发电,蓝湛为了救我就成了一个外接蓄电池,有时候自然也能感知到他的状态。


想起来这点后,我干脆闭上了眼睛,顺从那股神奇的指引走过去,中途免不了被家具啊墙壁啊磕碰一下,最后磨磨蹭蹭终于来到了一个再走不动的地方。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了在橱柜前。


咦?橱柜里我刚才确实没找过,因为里面放着锅碗瓢盆剩余空间十分有限,而且蓝湛没事跑橱柜里去干什么。


带着疑惑,我还是打开了橱柜门,因为背光里面漆黑一片,起初我还不是很适应,几秒钟后,我看得清里面了,差点一口水呛到。


好巧不巧,里面正缩着一只白狐狸,只不过蹲着还不足人小臂高,憋屈地窝在里面背对着我。


变化对天狐而言自然是一个简单不过的基本技能,而蓝湛还可以随时变大变小。不过自从再次遇到他之后他就没有再自己主动变成童年期过,致使我刚才居然忽略了还有这个可能性。


小狐狸知道被我发现了,回过头来一脸无辜。


这个形态的蓝湛还不会说话,只能靠动作表达情绪。


“你干啥呢?突然想玩捉迷藏?”我问道。


小狐狸摇了摇头,但却不过来,依旧待在原地像在守着什么。


我眉毛一皱发觉事情并不单纯,索性将另一边柜门也打了开。小狐狸躲闪了一下,尾巴快速一扫像是想把啥玩意儿扫开掩饰掉,不过还是被目光敏锐的我逮住了。


“干什么干什么,偷偷摸摸的,不乖要打屁股!”我严厉恐吓他,顺便一伸手卡住他胳肢窝把狐狸轻轻巧巧提了起来,想看看他悄咪咪在做什么。


柜子里干干净净没有多出任何东西,看上去似乎只是他偶尔心血来潮在里面乘凉。


那怎么可能!蓝湛表现如此怪异,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我跟蓝湛对视了一会儿,小狐狸的目光总是自带无辜加成,溜圆的眸子清澈见底,楚楚可怜,粉红色的耳朵心看上去粉嫩乖巧,而且随着蓝湛年纪和修为增长,变回小狐狸时毛量越来越丰富,身形也越来越圆,现在看上去已然就是一个白花花的小毛球,长长的毛温顺地垂下来,很适合藏点什么。


我想了想,捏着他胳肢窝抖了几抖,小狐狸有一瞬间懵神,瞪大眼睛看着我,搞得我好像觉得自己在做什么特别不得了的坏事,心里有点小得意。




结果抖了半天啥也没掉出来,我开始感到有一点点失望,怀疑是不是蓝湛趁我不注意又动了法术把它转移了。


正当我要质问他,突然从毛球垂下来的尾巴里,晃晃悠悠掉出了什么轻飘飘的一团,云朵似的在空中起舞一阵,盘旋着落在了地上。


我一手把小狐狸托住,另一手去捡那个玩意儿,蓝湛似乎想要阻止我,爪子推了我手臂好几下,无奈对他这身形而言腕力实在是个不存在的东西。我捡起来那团白色,发现是一团白毛,这质感一看就知道是谁的。


小狐狸别过头不看我了。


我正好奇他干嘛把自己毛弄下来还藏起来不给我看,突然想起昨天的事,那时候梳子上的毛我没有整理,但今天回来时梳子已经又变得干干净净。


呃……难道……


我又差点一个憋不住就大笑起来,小狐狸挣扎得更厉害了,为了不把他惹得更恼,我只好强行忍住,慈祥地问:“蓝湛啊,收集自己毛毛有什么好玩的吗?”


小狐狸看了我一眼。


“什么?掉得这么多很异常?可我也没觉得你少了多少毛啊!”明白他的意思后我惊呼道,提着他上下左右检查了一圈。


小狐狸摇摇头,看了看自己的尾巴。


“哦,感觉变小了后尾巴毛也不如以前多啊!所以你……”我故意一停顿,转了转眼睛,“该不会真以为自己要秃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吓唬你的好吗干什么要信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狐狸动也不动,面无表情,宛如毛绒玩具。


“昨天电视里说什么,还记得吗?”我正色道,“不记得吧?你看看你又不认真了。换季脱毛,是动物的正常现象,活了这么多年你见过因为换毛变秃的狐狸吗!


小狐狸:“……”


我实在忍不下去了,爆发出了一阵怒涛般的狂笑,把脸埋进小狐狸又软又厚的肚子里痛快地吸了几大口,小狐狸像是被强迫的良家妇女,脑袋扭向了一边不看我,还用爪子使劲拍我的头,软弹的嫩爪子跟天然的按摩机似的。


唉,长毛狐狸真是世界的宝物。



评论

热度(267)

  1. 暴躁喵形ToMac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