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小精灵(上)

艳色天下重:

链接:

在山的那边水的那边有一群小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

山的那边有一片云深森林,居住着一群热爱自然的精灵,他们搓麻织布,喜爱白衣。水的那边有一处莲花水泽,生活着一堆崇尚天性的精灵,他们以荷为衣,热情奔放。

在小精灵们都爱问我是哪来的年纪时,水泽精灵们多半会说你是娘亲从水里抱来的,森林精灵们则会说你是树上结出来。

后来水泽的小精灵们哭着回家收拾小包裹要去找亲生父母时,水泽精灵们终于意识到,忽悠孩子该换个说法了!

盖因莲花水泽真的从水里抱出来个小精灵!

每年江河汛期到来,莲花水泽的水位上涨,一向无事可干的水泽精灵们更加无所事事,小精灵们还有兴致去数今日又淹了多少莲叶,年纪大了的大精灵们只能整日蹲在莲花坞唠唠嗑打打叶子牌。

直到某日,飘来一个小木盆,盆里皱巴巴的系着红绸带的小精灵成功解救了水泽精灵们发霉的现状。

莲花水泽好久没有新的精灵宝宝可以玩了!

争着你喂一下水我哄一会觉,水泽精灵们觉得精生都有了目标。

等到族长江枫眠回来,精灵们都争先恐后要抚养这个精灵宝宝,江枫眠好奇之下抱过来一瞧,故精之子啊!这该我养啊!

当时气得精灵们直跳脚,结果没站稳,从莲叶上轱辘一下滚进水里,场面很壮观,像是在集体跳水!

族长之女江厌离抱着新鲜出炉的弟弟细心的照顾了一年,成功养出一只油光水滑的精灵崽子,逢精就是标准的八齿笑,笑得精灵们心都软了,那还记得这小子方才又干了什么坏事!

羡羡其实也挺乖的,精灵们想,嗯,要是再乖一点就更好了!

小精灵魏婴太活泼好动了,在他兄弟江澄还天天抱着阿姐江厌离的腿不肯撒手时,魏婴已经蹦坏了十八片莲叶,摸了若干条鱼!

每日清晨更是定时起来蹦哒,要问水泽精灵开启美好一天的时间,请参照小精灵魏婴。

“起床啦,起床啦!太阳要晒屁股啦!”魏婴在自己的小窝——一朵硕大的红艳的莲花里使劲蹦跶。

红莲原本舒展的花瓣猛地合拢,将魏婴裹在层层花瓣中,魏婴哈哈直笑:“大红,你挠到我痒痒肉了……”

江澄从紫睡莲中爬出来,一脸嫌弃:“大清早你就不消停,这么有精力怎么不见你去云深森林逛一圈?”

莲花水泽的精灵们提到云深森林,都是一副啃了坏藕的表情,犹以待过一段时间的精灵为甚,故而小精灵们都以探险云深森林为乐,并以探险距离的长短来确定这个小精灵的勇敢程度!

魏婴昂着小脑袋:“谁怕谁,去就去!”

莲花水泽都被他玩了个遍,是时候去云深森林逛一逛了!

成了年的精灵都知道,逞英雄的后果一般都蛮惨的!比如迷了路,回不了家,被狗追!精生之惨,惨不忍睹啊!

如果再来一次,魏婴还是会进入云深森林,但他绝对会绕开那条开满蓝色小花的路,尤其是那条路上的狗!

坐在花冠如火的凤凰木下,迷了路的魏婴瘪着嘴,拽着衣角,大眼睛里含着泪,刚刚摔在地上,把阿姐新做的小衣裳给划了好大一个口子!

不远处传来枝丫落叶的踩压声,魏婴抬起头,看见一个穿着雪白衣袍的小精灵,正蹙着好看的眉头,一脸担忧地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因为这是一个十分好看的小精灵,所以先入为主地认为不是坏精的魏婴抽抽嗒嗒抹着眼泪,打着嗝道:“我…嗝……找不到路回家了…嗝……”

才,才不是怕狗呢!

被魏婴哭得手足无措的蓝湛不停的拿花瓣给魏婴擦脸,擦到最后魏婴哭不出来了,打了好大一个喷嚏,被花香给熏的!

见他终于不哭了,蓝湛小小地松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果子放在魏婴手中,局促道:“我叫蓝湛!给你苹果,不要哭了,我送你回家。”

魏婴抱着红红的大苹果,抽抽嗒嗒道:“江叔叔说,小精灵不能随便吃别精给的东西,会被骗走的!”

蓝湛迟疑了一下,接过苹果自己咬了一口,咽下去道:“你看,我自己也吃了,没事的!”

咬破了的苹果散发出诱精的甜香,魏婴抽着小鼻子想,就吃一个,我这么聪明,不会被骗走的!

聪明的魏婴小精灵啃了一口苹果,就被成功收买,右手抱着红彤彤的大苹果小口小口的啃,还乖乖地伸出左手让好看的蓝湛牵着往森林外走去。

森林外,江厌离正焦急地四处寻找,魏婴立马挣开蓝湛的手,大喊着向江厌离跑去:“阿姐!我在这!”

蓝湛见魏婴一阵风似的往森林外刮出去,有些失落地低下头,碾了碾脚下的小石子,想道:怎么能不说再见呢?

撒丫子跑向江厌离的魏婴突然刹住脚,想起阿姐说过的做精要有礼貌!他又欢快的扭过小身子冲蓝湛招手:“蓝湛,再见啊!我还会回来的!”

蓝湛抿嘴露出小小的笑容,踮着脚看着江厌离牵着魏婴越走越远,这才不舍地往回走。

察觉到动静的蓝曦臣悄咪咪地从树屋探出头,飞快地扫了一眼蓝湛的口袋,空荡荡的,很好,揣了三个月的苹果总算送出去了!

看着弟弟蓝湛每天都认真地挑出一个又大又红又香甜的苹果,郑重地放在口袋中带出去又带回来,坐在树桠上垂着小脑袋一口一口慢慢地啃苹果,连着啃了三个月,蓝曦臣真是愁坏了,交个朋友什么时候这么难了?!

当晚,面对树桌上堆得冒尖的果子,蓝曦臣淳淳善诱:“你一下子给小朋友带这么多,他吃不完怎么办?吃腻了怎么办?不想再来了怎么办?”

蓝曦臣每说一句蓝湛的小脸就严肃一分,听到最后五官都委屈地皱到一起,蓝曦臣简直要乐坏了,他一本正经道:“要徐徐图之,保持新鲜感!”

蓝湛怀疑地看了眼兄长,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一说法,跳下椅子垂头丧气地收起果子,闷闷不乐地往外走:“兄长晚安。”

蓝曦臣绷住笑,道:“晚安。”

月光落在云深森林古老的玉兰树梢时,森林精灵们掩了灯笼果,按时而息,水泽精灵们还喝着小酒打着拍子,喝上头了就跳进水里游一游泳,捞一捞月亮。

玩了一天的魏婴伸出胖手丫轻轻拍了下红莲,又揉了揉眼睛,软声道:“大红,我要睡觉啦!”

红莲摇曳着花枝,一片花瓣轻垂,花瓣尖刮过魏婴的小鼻子引得他咯咯笑出声。

水风送来凉爽和经久不散的莲香,花瓣轻轻拍打着魏婴的小身子哄他入睡。

江厌离踩着莲叶而来,提着萤光草编成的小灯笼,萤火虫随着摇晃的灯笼上下起舞,照亮夜晚,魏婴已经昏昏欲睡,江澄还玩弄着白日里虞夫人教他的水草鞭。

此时万籁俱寂,江厌离轻柔的歌声在水风中起落,想着香甜的果子和新认识的小精灵,魏婴砸了砸嘴,嘟囔了一句晚安后翻了个身在歌声中沉沉睡去。

江厌离温柔地看着两个弟弟,细声道:“晚安。”

—TBC—

要是我还编的下去就有中和下,编不下去就把TBC换成END好了(~_~;)

成功地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orz

评论

热度(158)

  1. 艳色天下重 转载了此文字
  2. 淡🍁语-苗艳色天下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