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约后 04:00

落木:

蓬砰砰:



约后 04:00


 


 


 


原梗来源为微博吐槽君那条“第一次yue,就发现对象是我老师!”的po,有(很大)改动


羡羡朋友圈内容来自原po评论


 


 


——


 


 


“不好意思啊蓝……蓝老师,久等了。”


 


魏无羡在蓝忘机对面坐下,看见他还没点东西,“我请客,要不要喝点什么?”


 


其实这个场面略有点尴尬,更何况魏无羡躲了蓝忘机那么久,当初睡了就跑的是他,现在主动提出私下好好谈谈的也是他,在情理上已经占了下风,这让魏无羡有挺尸的冲动。


 


蓝忘机没和他多说客气话,要了一杯手磨咖啡。魏无羡咬咬汽水玻璃杯里的吸管,脑内飞速运转,怎么办该说什么,他是不是还在气我睡了就跑啊,不过今天他穿高领毛衣真好看,那天晚上的打扮也和上课时不一样……呸。


 


结果让蓝忘机先挑起话题:“魏婴,你要是不喜欢,我不会再来打扰你。”


 


单刀直入,简单明了。


 


这在意料之外,魏无羡挑挑眉,一下子也有点来劲:“你怎么就觉得我不喜欢了?”


 


“……”蓝忘机的唇抿成一条线,“可你一直在躲我。”


 


上课魏无羡就猫在最后一排,刚一下课趁蓝老师身边围了一圈迷弟迷妹,赶紧一走了之。要不是课满了换不动,蓝忘机的这节课又很值分,他恨不得天天当只鸵鸟。原来蓝忘机都默默记下,魏无羡假装咳嗽。


 


“不对,那你天天点我起来回答问题是为什么啊!”他突然反应过来。


 


蓝忘机低着头,只说:“我……不敢联系你。”


 


他的咖啡上来了,魏无羡盯着那瓷杯微凹的液面,心中有点好笑,“欲擒故纵,蓝湛你行啊。”


 


明显蓝忘机不是为了这个目的,但结果撞到了。魏无羡觉得自己作为那个主动约人的,总得抓住一点主导权,想了想问:“那现在,我们这是什么意思?”


 


蓝忘机回答的声音很小很小:“我和你说了我喜欢你,你也答应了的。”


 


嗯?什么时候??


 


蓝忘机没再说话,俊脸向着窗外,动作充满了谴责的意味。魏无羡冷静了点,一想起来脸热得瞬间爆炸。靠啊,那个时候!蓝忘机那什么他的时候要魏无羡去死他都愿意啊!!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忽然觉得蓝忘机真是纯情啊,第一次不清不楚就交给自己,实在太无辜了,但他选择性遗忘了在此之前他本人也是个高级膜/法师的不争事实。


 


他觉得之前躲着蓝忘机的原因,一是还有些初次事后的茫然失措,二是没能接受自己回眸一眼就变弯,三是……三是害怕。


 


直接一点说,没那么多欲盖弥彰,就是怕了。


 


怕会深陷这场不确定的漩涡里,怕真心喜欢的人会看轻貌似经验无数主动邀约的自己……最怕蓝忘机一早看到他,说,不好意思,玩玩罢了,别往心里去。而那种情况下自己也会这么安慰他的。


 


再冷静一下——所以,蓝忘机以为他躲着他也只是睡一觉后翻脸不认人。


 


所以他的心思……和自己一样?


 


 


“那我们都是童子鸡开/荤嘛。”想通之后,魏无羡心里渐渐松软起来,嘴上也没个栓绳。


 


蓝忘机却忽然很不可思议地,转过头:“你?”


 


“是啊,我是第一次做嘛,之前谈恋爱讲究循序渐进,没想到初吻初/夜对象都是你啊。”魏无羡很坦然,“而你,嗯,你一看就是那种连怎么谈恋爱都不知道的人,连聊天都不会。唔,但活儿居然挺舒服的……”


 


他丝毫不觉得害羞,蓝忘机却像是忍受不了此等污/言秽/语:“别说了。”


 


魏无羡了然地坏笑,心情好还想逗他两句。蓝忘机忽然像下定决心一般,握住了魏无羡放在桌面上的手。


 


“我喜欢你,”他望向魏无羡的眼睛,哑着嗓子,“魏婴,我喜欢你。”


 


光在秋季不是很灼热,玻璃窗过滤后落在他们的手上,有丝丝不易察觉的暖意。


 


魏无羡着实懵了一下,尤其是已经有人往他们这边瞥。但他也没有松开手,心口发烫,仅仅弯起嘴角:“我以为,我们早就可以开始谈恋爱了?”


 


然后魏无羡点点头,五指抓紧了点:“那还是从告白开始算吧。”


 


 


他们在这里没聊多久,蓝忘机等会儿要回学校,魏无羡也需要准备自己的事。走的时候魏无羡一抛眼风说帅哥加个微信呗,蓝忘机还是不习惯他的撩逗,侧过脸,只说你加了的。


 


人走后魏无羡一看手机,还真有蓝忘机的号码,心里略奇怪,顺手发了条骚扰信息,重点还是到群里炫耀。


 


聂怀桑说魏哥你真打算谈了?约///炮约到自己老师,最后约成了男朋友?


 


污烟瘴气,魏无羡回什么约不约的,明明是一见钟情再加上酒后乱性好吗,我们是正派人。


 


温宁小学弟还没见过蓝忘机,问蓝老师长什么样子?温情说管他什么样,魏无羡你自个儿说说,哪个正派的大学老师会跑到夜店过周末。


 


魏无羡甩了一张偷拍的蓝忘机上课照片,悠然解释说那天是蓝忘机陪他哥哥单位的人一起玩,结果不小心喝错酒了,大家都有点醉。


 


当然,心理基础没建设好有酒也乱不起来。蓝忘机的床技好得没话说,唯一美中不足一点就是他不大爱换姿势,第二天魏无羡从宾馆大床上差点坐不起来,一整天里,遍布吻///痕的大腿根颤得直发软。


 


不管怎样,对这个人超乎寻常的好感是真的,越和他交流身体和心就越喜欢。你喜欢我,我喜欢你,不知道自己以前在纠结个什么劲。


 


群里几个人被蓝忘机的颜震了半晌,最后聂怀桑作为代表发出感慨,荷尔蒙的力量,真强大啊。


 


魏无羡笑了笑,起身去结账,结果被告知已经有人付了。


 


“付了?谁付的?”


 


小服务员说是刚刚和你一起的那位先生,拐弯抹角打听那人。魏无羡挺意外的,只说:“他是我老师。哎,你们怎么就不能点餐前付账呢。”


 


 


蓝忘机和他谈了这层师生关系,魏无羡自小在江家长大,不存在顾虑,就没想好怎么跟江家人说,但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现在的重点还在蓝忘机那边。魏无羡担心他的老师身份,假如被发现和自己学生谈恋爱,就等于露出一个把柄给人家。


 


此事可大可小,蓝忘机本人不怎么看重,魏无羡更不想谈得太憋屈,但认真分析了利弊,结论是在校内保持距离对双方都好。嗯,没办法,他们都不止代表着自己,都有想去保护的人。


 


纵使再不情愿,下午上他的课,魏无羡只好像以前那样跟江澄躲在最后一排玩手机。他发现上课的时候蓝忘机手机会设成静音,于是更加肆无忌惮,搜索各种没营养的情话发给他玩儿。


 


蓝忘机课堂上讲解一贯深入浅出,没什么废话,脸上的表情也是淡淡的,但人好看得不行,一转过身下面刷刷一片人举起手机偷拍。这就和他做爱时反差有些大,藏在黑暗里的眉眼里有种隐忍的性//感,汗水顺着滑到下颔,甫一律动,逼得人什么羞/耻至死的话都敢往外蹦。


 


“……这道题是对刚才的延伸,并不是很难,请一个同学上来解答。”蓝忘机意思意思瞥一眼花名册,“魏无羡同学。”


 


听到一半江澄就抬起头,终于点到魏无羡名字时露出“哦我就知道”的表情来笑他。魏无羡脸还红着装看不见,站起来,习以为常地穿过长长的过道去解题。


 


他一步一步,向站在明亮讲台上的蓝忘机走去。


 


在这个所有老师用多媒体写出来的字基本上扭成了鬼画符的世界,蓝忘机却总能神一般地克服电子笔的灵敏度问题,写出一手漂亮的正楷。魏无羡在他字下面龙飞凤舞,宛如在糟蹋一颗水灵灵的大白菜。


 


蓝老师让其他人也跟着做一下,假装看魏无羡的思路,趁没人注意讲台上时轻声问:“你上课时给我发什么了?”


 


这下他们距离很近,都能感受到对方带着暖意的吐息。魏无羡哼哼道:“发了我家白菜真好吃。”


 


“你喜欢吃白菜?”蓝忘机认真思考了下,很笃定,“我会做白菜汤。”


 


他这模样看得魏无羡恨不得搂着亲他一口。


 


刚好算完最后一步,写好答案,魏无羡把笔递给蓝忘机,还偷偷地摸了把小手:“喜欢啊,最喜欢了。”


 


 


今晚上的宿舍空虚又寂寞,连江澄都出去替他和隔壁系联谊,什么世道,全寝室仅有的恋爱狗居然是最孤独的那个!魏无羡掐着嗓子给蓝忘机语音:“何其悲也~”


 


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喊魏无羡你外卖到了!他满头雾水地带上来,一打开,红艳艳的摆了一片。


 


魏无羡双眼发亮:“蓝湛,是不是你点的外卖?”


 


“是,”蓝忘机好像在笑,他应该在备课,魏无羡听出有纸张翻动的声音,“你说过你喜欢吃辣,有不合口味的记得告诉我。”


 


魏无羡去拿宿舍内的筷子:“我们之间客气什么,刚好我还没吃晚饭,爱死你了蓝湛。”


 


吃了几口又按耐不住,继续发语音骚扰:“对了好哥哥,你怎么不给我点白菜呢?”


 


“……魏婴。”


 


看来已经明白了。魏无羡笑倒。


 


第一次看到那晚上远离人群坐在吧台上什么也没点的蓝忘机,魏无羡呆了呆,就上前去搭讪,问到名字时不会用真名,又不想骗他,干脆说了以前的小名。


 


后来才知道蓝忘机也是这样的,更巧的是,只有他们两个这么称呼对方,倒显得亲近不少。


 


这天给魏无羡的最后一个意外惊喜,是和蓝忘机道晚安之后,直接接到蓝忘机打来的电话。


 


蓝忘机能知道他的号码并不奇怪,他们上//床之前魏无羡已经半醉,硬是拗着交换了两个人的社交软件信息。潜意识已经忽略性//因素想长期发展,身体却拦着说不行,我得先爽了再说!


 


他们的故事没有青涩悦动的开头,社会地位不对等,生活环境不相同,但思维方式和观点的相似之处足以让两人做成很好的知己,直到身躯紧/密结/合,就融为最理想的一体。


 


不知不觉,二人又聊得有点久,魏无羡现在只想搂着蓝忘机睡觉,学校里不好见面还是有些可惜:“你怎么就是我老师呢。”


 


蓝忘机呼吸微重,像劫后余生:“幸好我是你老师。”


 


“怎么说?”


 


“不然我找不到你。”


 


太腻了,太粘乎了。可恨不得再腻歪些,再甜蜜些,魏无羡翻了个身,把头埋进蓬蓬的被子里:“哎,你不是说你是第一次谈恋爱吗,一下午就学会说情话了?”


 


“是第一次谈,而且算不得情话的。”对方特别乖地回答他,“我问了我兄长,他给我发了一篇……恋爱指南。”


 


“比如说,睡前甜蜜地打个电话?”


 


“嗯。”


 


魏无羡伸手扯了扯面皮,深觉自己这标准现充的笑容简直像个智障。可就是忍不住,就是心里开心,反正蓝忘机也不知道。


 


“我想起来了,是不是之前在店里突然表白也是因为这个,那个指南上有一条,说一定要让对方知道你有多喜欢他?”


 


“……嗯。”


 


天哪……魏无羡抬起手,闭上双眼,想着蓝忘机辛勤耕耘时的亲吻,故意在手背上“啾”地一声。“我真喜欢你!蓝湛,晚安啦。”


 


电流声持续了十几秒,蓝忘机才回答:“晚安,魏婴。”过了会儿又补充上,“别笑了。明天见。”


 


电话挂断,魏无羡便一扔手机,在床板上三百六十度转过去三百六十度转回来。


 


明天见!!他明天有他的课,蓝忘机是他的老师,抬头不见低头见。干脆下一次抢第一排的位置算了,但依蓝忘机在学校的受欢迎程度还不一定抢得到,哎呀,反正更亲密的样子都看过了,也不差这一星半点。


 


他兴奋够了,爬起来发了条朋友圈。


 


[夷陵老祖魏有钱:互相看过裸/体的人接下来还怎么能一本正经下去!]


 


然后困意终于压上了头,魏无羡调了个闹钟就睡着了。醒的时候懵了半晌,才想起自己是为了早点去教室占位置才调这么早,结果一看,自己居然手一抖,调早了一个小时。


 


只能逛逛朋友圈。收到一大堆叮叮叮的提示,他那群狐朋狗友基本上半条腿迈入仙界,每天日夜颠倒。第二条聂怀桑发了个囍的表情,江澄在他下面直翻白眼,知道点内情的纷纷表示没眼看辣眼睛,剩下一群不知所措的学弟学妹,消息和评论里问号刷了挺多排。


 


第一条回复来自[僧敲月下门],一个嗯字蕴含千言万语。


 


这算和内部半公开了,至少想要约他的人可以少一大批。和蓝忘机他决定认真的,魏无羡戳开对话,[蓝老师,原来如此!]


 


蓝忘机居然秒回:[怎么了?]


 


[原来你和我一样,昨晚打完电话也半天睡不着。]魏无羡撑脸笑了半天,才按下发送键。


 


 


 


 


-End


 


 


 


 

 


评论

热度(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