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假如世界上只有含光君(下) 24:00

蓬砰砰:



 


 


——


 


 


.3


 


在蓝忘机独属他一人的监督之下,魏无羡安分守己了几日。等到泽芜君为彩衣镇附近的水祟而返回云深不知处,赶紧毛遂自荐。


 


蓝曦臣礼道:“那么,我先多谢两位。”


 


江澄道:“没有的事,那我们先回去准备一下……魏无羡,走了!你看什么呢!”


 


魏无羡乐了,心里想:“当然是看人好看。”


 


看的是蓝曦臣,更是谁也看不见的那个人。魏无羡兴致勃勃地比较两人间不同的地方,蓝忘机站在飒飒树影里望着他,眼中泛开的,是柔软水波似的东西。


 


回房以后,魏无羡狡黠一笑,故意往蓝忘机面前凑:“含光君,我发现了,你和泽芜君长得——真是不一样。”


 


蓝忘机躲都不躲,接着问:“哪里不一样了。”


 


“蓝湛就是蓝湛。”魏无羡一转眼珠,“你和泽芜君,简直,哪里都不一样。”


 


最不相同的是气质。蓝曦臣待人接物有如春风拂面,蓝忘机则是冷淡稳健,与人交往常常隔着沟壑围墙。再怎么说,他也应该已经走进蓝忘机的高城里,算比较亲密了吧?


 


 


等到他们出发,到碧灵湖里要坐船。不管蓝忘机再怎么透明再怎么仙,好歹也有些重量,上船一瞧吃水总容易露馅,便约好在渡口等魏无羡回来。蓝忘机似是闲嘴道:“你可听说过水行渊?”


 


“江叔叔以前讲故事时提到过,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蓝忘机不语。魏无羡摸着下巴想了想,蓝忘机修为比他高出不少,总像知道很多事情,到船上就在蓝曦臣身边提了一句。


 


结果众人登船一测,果不其然,只得重回渡口再做商议。一有机会避开人,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在街上闲逛:“蓝湛你真厉害!对了,回来时我问了泽芜君可不可以直接在草坪上养兔子,他居然同意了!”


 


蓝忘机明显不信:“他不会。”


 


魏无羡伤心欲绝脸:“蓝湛你怎么怀疑我??”


 


这少年长得很快,可也比蓝忘机矮了大半个头。魏无羡一面说一面在路边选东西,发带边随着他不安分的走路动作跳啊跳。


 


平生第一次,蓝忘机理解了当年魏无羡忍不住撩自己抹额带子时的心情。


 


“不怀疑,兔子回去就放。”


 


“好!”魏无羡顿了顿,“说起来,你和泽芜君,到底是……?”


 


这问句背后有更深的疑问,蓝忘机学不会说谎,只要魏无羡问出口,他总会告诉他。


 


双方沉默,魏无羡盯着他微微张开的嘴,忽然转了想法:“算了,若你真想让我知道的话,刚见到泽芜君时你就已经说了,我现在再逼问你岂不是不讲情理?我也没问过为什么你要留下来,或者你算不算鬼魂什么的。”


 


他这一番说得前言不搭后语,神奇的是,蓝忘机竟也明白了。


 


“不过泽芜君其实很有趣,你知道吗?”魏无羡换了话题。


 


蓝忘机认真地点头:“嗯。”


 


“哈哈哈哈又没真的要你回答……我和泽芜君聊了会儿,跟他讲算上我江家三姐弟每天过得可热闹了,他说其实他也一直想有个弟弟,”魏无羡转回身去,鲜红颜色继续在人心尖上晃来晃去,“可不是为了好玩啊什么的,只是这样的话,好像处理各种事务也能轻松许多。蓝湛你能明白吗?”


 


“明白。”那是他的兄长。


 


魏无羡:“好了不说这个……来!我们回来的时候看到有人在船上卖枇杷,我买了几个,这个分你!”


 


少年无比自然地递出那个金黄圆果。蓝忘机的目光闪动了一下,接过了那个从没到过他手里的枇杷。


 


这正是枇杷熟透的季节,他在魏无羡期待的目光下剥开果皮,露出澄黄多汁的果肉,对待稀世珍宝般小心品尝,评价道:“很甜。”


 


不知为何,魏无羡的心情一下子轻快起来。“最大的当然甜!”接着再看,便凝住了目光:“蓝湛,你又变得……”


 


蓝忘机的身体更有实感,他刚刚做的最后一件事,不过吃了魏无羡递过来的枇杷。就这么一件和养兔子一样的小事,让魏无羡心口一烫。


 


 


接下来二人目标散漫,他们在彩衣镇里吃了湘菜馆,去藏书阁面对面看种类各异的两种书,每天还会一起在草坪上喂兔子。来蓝家以后魏无羡就表现异常乖巧,江澄说他老是偷偷摸摸一个人自言自语,让人简直怀疑他被夺舍了。


 


正逢彩衣镇上一年节日大庆,两个人肩并着肩,躲在后面看台上当地人的表演,魏无羡手里捧着炸糕,呼呼地吹。忽然想起就转向他:“蓝湛,原来你的愿望这么容易实现啊?”


 


蓝忘机沉吟:“也只是猜测,现在这便没有进展了。”


 


比如说,他只知道彩衣镇一定很重要,却不清楚是哪里重要。也许他实现的,并不是作为含光君的愿望,而是这世界上不存在的小蓝湛的愿望。只有和魏无羡一起做这些事,没否则什么事情称得上重要。


 


人潮掩饰下,魏无羡欢快地玩起他的抹额带子:“急什么急,再急也没用。干脆你先好好玩玩,说不定哪天就找到办法了。”


 


蓝忘机默然片刻,最终当做无事发生。“可你还是不能半夜去买天子笑。”


 


魏无羡当即哀叹道:“你知道蓝启……蓝老先生走了好几天了,我答应他们的,君子不可言而无信!”


 


蓝忘机不为所动:“君子不可犯规违纪。”


 


魏无羡简直要撒泼打滚了:“蓝湛呀!”


 


蓝忘机的气质与同辈蓝家人相比更具威严,可身处彩衣镇暖黄温暖的夜景下,琉璃眼眸变成了高岭上潺潺一溪,为候一人而滞留成潭。他道:“你可以告诉他们,酒,你在陪我喝。”


 


魏无羡当然不会和别人提到蓝忘机,所以眼睛一亮,咔嚓一口炸糕下去,不料让热腾腾的馅料烫了舌头,半天缓不过气来。蓝忘机给他拿水壶,魏无羡咕噜咕噜喝了几口,大着舌头道:“汉广君,介可系你说的!”


 


 


上次二人喝酒,蓝忘机醉后,魏无羡一个人喝完一坛,存了一坛。


 


他回去把那坛子拿出来,摆好在彩衣镇买的酒杯。魏无羡给二人满上酒:“来来,含光君。我敬你一杯。”


 


蓝忘机手指按在杯上,魏无羡正隐隐地有些兴奋,就听他问:“所敬为何。”


 


要敬什么?


 


这倒是一怔:“敬……”


 


他难得静下心,却一字一句,认真道:“敬明日无惧,来者可追。”


 


蓝忘机的身体已经很像真正的人类,只是透过去还有浅浅晕开的光华,更似个落难谪仙。以人类的身份相遇的时间,已经很近很近了。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生涩地端起酒杯,应一声:“好。”说完与魏无羡略一碰,仰头将酒液一饮而尽。


 


 


.4


 


 


每个人的存在都能引起一小片漩涡的话,蓝忘机一定是影响最小的那个。倘若世界上不存在他他的位置也不会被人代替,因为实在没什么好代替的。


 


含光美名?举世无双?无暇风姿被所有人敬仰?……没人真的想要。


 


逢乱必出?不计利益?也很少有人去做。


 


假如他不存在于这个世间……那魏婴呢?他以后会怎样?


 


……依然走上一条独木桥,没有任何影响。


 


 


醉了大梦一场,醒酒后还在梦里。蓝忘机揉着眉心,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魏无羡:“我最后一件心愿,应该在云深不知处里就能完成。”


 


就用这样破格的身份,把他拉回来也好啊。


 


魏无羡坐的位置比喝酒前近了不少,立即应道:“那不正好!”


 


默了一默,忽然,蓝忘机低声问道:“我……又做了什么?”


 


旁边魏无羡憋了好长时间。“你背上那伤……”


 


背上三十三道戒鞭痕,象征着三十三位因保护魏无羡而被他打伤的家族长老。一道戒鞭痕能打得人魂飞魄散,三十三道罚完,基本重伤难行。蓝忘机摇摇头:“已经没事了。”大脑因醉酒不甚明晰,话说完了终于觉察到不对,魏婴是如何知道那伤的?!


 


这才发觉,他醉酒醒来后,魏无羡一直没有把视线放到他身上。他从房梁上的雕纹看到水渍分布不正常的桌面,蓝忘机才得以窥见,少年破皮却红润的嘴唇。而魏无羡还装作没事来问他:“还疼吗?”


 


那伤口不像平时摩擦中衣时干涩麻痒,反而有一股药物涂抹后的温凉——是魏无羡带来的药,一开始是为他醉酒之后撞到桌子可能会留下的淤痕准备的。


 


不用去看,蓝忘机都知道二人已经衣冠整齐,可是唇瓣却水光潋滟。不容他细想刚才可能发生的旖旎,魏无羡已经起了身:“咳咳,之前我不是说了吗,明日无惧。那含光君,干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蓝忘机缓缓跟上。


 


 


避开夜巡的门生,沿着之前一直未曾涉足的小径,他们二人来到了一处无比隐蔽的小屋。碎若繁星的龙胆花绕着木屋,微风吹拂,流萤在淡紫花间若隐若现,竟不像在云深不知处境内。


 


蓝忘机轻车熟路绕到木屋门前,在心里记下自罚的又一笔,迟疑片刻,竟毫无阻碍地推开木门,门扇如枯萎的蝶翼一般向门内缓缓伸展。


 


魏无羡跟在他身后,怕让声音惊扰了这一切,轻声道:“这里很美。”


 


来自未来的人最后的执念,是带他到自己小时候最爱去的地方,带他到幼时最重要的人面前去。


 


门后似乎能见到一个女子清寂的身影,听到外面的动静,她像是抬起了眼帘,目光在距离暧昧的二人之间稍作迟疑,终还是笑了,温柔地点一下头。


 


蓝忘机紧紧拉着魏无羡。小小的蓝湛没能保护好任何一个他想留住的人,这个世界没有他,所以含光君才有机会去改变那最不尽人意的结局。


 


这是最后一个愿望了,门的后面象征原本的世界,转身离开便能够留下,而哪怕向门内走出一小步,都是前功尽弃,一梦即黄粱。


 


 


“你要走了吗?”


 


蓝忘机的状态像是酒还未醒,梦里不知身是客。魏无羡用指腹抹了抹嘴唇,又重复了一遍:“蓝湛,你要走了吗?”


 


这下,蓝忘机滞了滞,涩声重复道:“……走?”


 


“我就觉得,你会离开。”魏无羡和他对了面,“嗯,之前,给你涂药时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见过我了。你说是,在你十五岁,在云深不知处。我问怎么回事,你回答说,你不属于这个世界。”


 


好半天时间,都处在失语的状态。魏无羡的声音像是远在山谷的那头:“那个世界,还有没有我?”


 


“……”


 


“那我换个问题。”魏无羡自始自终异常地冷静,“含光君,你想回去吗?”


 


蓝忘机甚至不曾存在于此,更不曾与魏无羡真正结识。但这不影响他再重活一次,除了找到自己的身份定位比较麻烦,都不是束手无策。


 


这一个世界允许重来,允许陪伴,允许避免灾祸,允许过早的相知相恋。蓝忘机闭了闭眼,却鬼使神差道:“……想。”


 


 


闭上眼,他像自悬崖上摔下。但小魏无羡的手牢牢地攥紧自己,手心温热,牵着他向前,向前走。


 


魏无羡喃喃着,好,就当为了我,且回吧。


 


 


……此刻的未来如何?蓝忘机十三载时光等过,无数夜路走过,身边代表心愿的孩子一天天长大,他越来越懂得如何去表达爱意,接受他感情的人迟迟未曾回归。蓝忘机心悦魏无羡的时间,快比魏无羡的记忆还要长。


 


身处当年的时光中,不似回忆里的色泽那么青葱,于是他快信是真的了。


 


但他的眼睛分明看见,玉兰一朵朵落下,月光下提着天子笑与他过招的人,给他掷花的人。是和他吵闹过,并肩过,亲吻过,刀剑相向过……死别过的人。


 


也还看见,十五岁的人要御剑东行去,红染发带飘飘飞扬,好似青云可羡不可及,又在那暖熏的絮风中回头来,眉梢上堪堪落了些笑意。


 


等了这么久,闭上眼睛还有阴影,无处可逃。


 


可他也在心中许诺,无论对错,都一定要与那个劣迹斑斑的夷陵老祖同担一切……蓝忘机不会逃。


 


假若重新活在这个世界,蓝忘机将拥有新的关系、新的回忆、新的前进的方向。


 


但再也没有机会,遇见那个一模一样,让他恨又让他爱的魏婴。


 


 


他很固执,他知道。


 


他也很幸运,他还不知道。


 


但至少,当汹涌的悲鸣声将他吞没时,有魏无羡手心里一点温热,支撑他穿过整片回忆。


 


 


.5


 


 


洞中日月一场。


 


醒来时,天光很亮。有小辈过来,在静室门口向他禀报,说这次他们夜猎的地方,在莫家庄。


 


 


.6


 


 


有天,蓝忘机才刚起床,魏无羡猛地一抖,也醒了,模模糊糊爬起来蹭到他身边。眼睛紧闭,扣着他的手,和他说自己做了一个梦,已经记不太清。梦里他是十五六岁的年纪,在云深不知处听学,遇到的不是小蓝湛是大含光君。含光君还陪他犯禁,喝酒,养兔子,陪他天南海北胡侃瞎聊。不过只持续到云深不知处的时光,否则还真期待接下来的故事。


 


蓝忘机把他搂在怀中,小心地调整姿势,两颗心避无可避。“那,怎么醒了?”


 


魏无羡贴在他肩头,嘟囔道:“不是你还在这儿等我吗……梦又变不成真的对吧?”


 


蓝忘机道:“对。”


 


末了,细心吻净他打过哈欠眼角沾上的泪水,把人用被子细心裹好,重新抱进床褥间。“再睡会儿吧。”


 


魏无羡顺势搂住了蓝忘机的脖颈,指尖温柔抚过他背后早已结痂的伤口,嘻嘻笑道:“想不到会这么早,含光君……不如,我们上来说话?”


 


 


地窖之下的天子笑整齐排列,有一坛酒封不知何时松动开来,溢出满室酒香。两份不惜代价的贪恋,到头来衔接成一个首尾相连的圆圈。


 


就如愿以偿这点看,魏无羡和他一样,是无比幸运之人。


 


 


此间幸运且幸福,庆贺这一切岁岁无终。


 


 


 


 


-完-


 


 


 


——


 


 


后记:


 


十三篇写完了,对应一下叽等过的十三年,而一开始的打算是肝二十五篇,显而易见写不完哈哈哈……这十三篇的背景关联度都不大,因此时间主要耗费在磨世界观上面,由于能力限制成品也没多完善,不过个人还蛮享受这个过程的,以后几乎不会有了。


在这个过程里我刻意压缩着字数,也许这些加起来还没别人一篇多,可实在发散不动,它们相互独立又相互牵连,比如说夜猎是贺文的第一篇,后续都是忘羡在各个世界线上的故事,可最后他们总会回到最初的静室里,因为那才是整个故事真正的开端。


学习确实很忙所以每天摸到手机的时间大约是晚上一个小时,有些地方当初草草布局,现在能处理得更好,很遗憾。短期应对十三种不同的风格挺作死,以后会渐渐稳定下来。不过要是从这十三篇里能看出一丢丢的成长,浅薄的作者也能摸着五三六七微笑了(。


感谢鼓励我帮我捉虫的好麦和三次基友,你们特别好~等到要发文时才看到产粮活动,恬不知耻混个参与奖,希望大家多多产粮!为你们打爆电话!!


ps:八点的那篇一千多字早恋明天早上发,对lft日常白眼


手上还在写一个中短篇,还有一些后续想法。不过,以后见吧。


魔道两周年快乐,晚安。


 


一个高三挑灯的蓬


2017.10.31


 


 



评论

热度(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