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我就被人给睡了*番外

糖藕teo:

*ooc归我,还是失忆play
*货真价实的幼叽x原著羡
*然后真的,真的,真的没有了
*2000+,愿食用愉快
*【】【】【】【
————————————————
这大约就叫实验出了事故。


魏无羡醒来后看着一脸懵逼的小团子,几乎是哽咽的问道:“……蓝湛?”


小团子迅速抬脸。


魏无羡“嗷”的就要哭了。


他磨了蓝忘机三天,好不容易在昨天晚上才让他答应了也试一试那张回溯符,重回过去让他过一把少年叽的瘾,为此特地许下了种种诺言,签下了条条条款。结果现实却给他当头一击。


因为某种不知名因素,蓝二少年,变成了蓝二团子。


他在内心捶胸顿足懊恼片刻,而复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团子也很可爱的。


蓝二团子陷在大蓝忘机的衣裳里,挣扎不出,略有些窘迫。


他现在还没有日后冷若冰霜不苟言笑的功力,面上迅速染了一层薄红,给魏无羡歪歪斜斜地行了一礼:“敢问前辈,这是……何处?”


虽然特意一大早醒来等的少年郎变成了小娃娃,但魏无羡一向心态好,听他叫自己前辈,当即哈哈哈打消一阵,把小团子往自己怀里搂了搂,不顾对方惊慌的神情笑道:“好啊含光君,你一觉睡醒,连自己卧房都认不得了?”


他拉住自己的内衫假模假样的哭了几声,哽咽道:“难不成,你连我也忘了?”


小团子:“……????”


蓝湛艰难道:“敢问前辈……?”


魏无羡顿觉有趣,更是戏精上身,把衣服拉起来盖住自己的脸,“呜呜呜”的哭了几下,对他展示了一番昨晚被大版系在手上抹额,道:“我是你的道侣啊!含光君!”


小孩儿脸上努力作出的的镇定被这句话击碎了。


他震惊的看着魏无羡,脱口而出:“可我,我才六岁啊!”


魏无羡把衣服往下拉了拉,盖住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上扬幅度的嘴角,露出来给蓝湛看的眼睛却充满了悲伤。


他道:“没关系的二哥哥,我知道,我们会有办法的,你一定会变回去的。”


蓝湛咽了咽。


他忆起从前叔父对他的教导。


【道侣,乃是命定之人,倾心之人】


蓝湛看着自己“悲痛欲绝”的道侣还在那里哀叫着:“我们可是三拜拜过的啊!”


他胸中不知为何多了一点酸涩。


这便是“我”留下来的情感吗?小蓝湛想不明白,随着本能去触摸道侣的眉眼,艰涩道:“……别哭了。”


魏无羡熄了笑意,静静地看着他不由自主的来安慰“悲伤”的自己,从眉毛额头摸到眼角。


小孩儿的手嫩嫩的,白皙柔软,极尽温柔。


他抓住衣服的手松开,一把将小蓝忘机扑倒在榻上,笑了笑,捧住他的脸在肉鼓鼓的脸颊上连亲数下:“蓝二哥哥,你好可爱啊!”


蓝湛:“……??!”


小团子红了整张脸,连魏无羡都能听到他心脏狂跳的声音:“你,你,放开我!”


**
魏无羡笑嘻嘻的在含光君的旧物中翻找一会儿,果真找到了蓝忘机幼时的衣服。由小到大,规规矩矩的放在一起。


仙君的衣服并非凡物,尘封这么久也未有尘埃。


他拿了一套衣服走过去,笑眯着眼对小蓝湛说:“要我帮你穿吗?小二哥哥。”


蓝湛抓住衣服道:“不用了。”然后结果他解下递给自己的抹额。


他还忘不了刚才这个人戏弄自己后哈哈哈哈大笑出声的事,甚至对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产生疑问。


但不管怎样,代表了蓝家“规束自我”的抹额都已经系在对方手上了,而且心中也会对这人“伤心”的样子产生异样……


不,还是十分奇怪了。


小团子把衣服抖开慢慢套在身上。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应了这人的一声声“含光君”“二哥哥”,仿佛早已听过无数遍,应过无数遍了。


蓝湛抬起自己两只胖乎乎的手笨拙地在脑后打了一个结,刚刚说好了就在门口守着的人突然探进头:“对了二哥哥,我叫魏婴,你穿好了吗?”


蓝湛手一抖,正在打的结歪了。


蓝湛:“……”


他鼓起脸,背过身子:“没有!”


魏无羡手按在门框上依依不舍的缩回头,对他的羞恼嘿嘿嘿笑了几声,完全不在乎自己笑得这么大声会不会让团子蓝听到。


蓝湛几下解开,复又系上。


我到底是怎么和他相处的!


**
蓝忘机变小一事不足为外人道,若是成了少年,,到可以说是闺中乐趣,现在完完全全是一个小孩儿,那就是闺中事故了。


魏无羡偷溜出云深不知处多次,背着巡逻队来去自如,自己偷偷的把小蓝湛抱出静室,直奔养了兔子的草地。


现如今含光君还在姑苏呢,这些兔子就是由他自己喂的。蓝湛人虽变小了,气味却没有变,兔子一见他就围了上来,拿鼻子嘴在他腿上蹭来蹭去,催促他快些投喂。


见他浑身僵硬,魏无羡哈哈笑起来,从一早准备在边上的篮子里拿出两根萝卜。他递给蓝湛一根,道:“来嘛含光君,这可是你养的,要好好喂哦。”


蓝湛抓住萝卜,犹豫地问:“我怎会养……这么多?”


魏无羡就笑了:“一开始的是我送你的啊,不过那是是两只公兔子。”


他咬了一口自己手里的萝卜,咽下后掰着手指数:“你看,兔子总有发情期,要配种吧?然后来配种的母兔子还要生小兔子吧?小兔子长大了又有发情期,就又要配种……”


“不,不必说了。”小含光君还未曾受过魏无羡的摧残,哪里受得了他张口一个“发情”闭口一个“配种”的,还不等他说完就自己臊了,耳朵整个红起来。


魏无羡看得好笑,把自己咬了一口的萝卜喂给趴在他脚背上的兔子,眼睛却还是看着小蓝湛,道:“二哥哥,你可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湛:“……”


蓝湛无话可说,只好深吸一口气,蹲下来给在他面前的兔子喂食。


他个子小,蹲下来就与白兔子们一般高,又被自己养的兔子团团围住,整个儿陷进毛绒绒的兔毛里。


魏无羡一边笑一边想,还好昨天把小苹果拜托给思追他们了,我果然有先见之明。


他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把被兔子挤得动弹不得的含光君抱出来,在他脸上亲了两口:“蓝湛啊蓝湛,我还记得思追说你把他丢进兔子里养?现在这么一看,倒的确是个好方法!”


蓝湛捂着被他亲过的脸:“我不记得。”


魏无羡道:“我知道,我就是说说。”


他继续道:“等会儿回去我就该研究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了,哎,很想再多抱一会儿你啊!”幼年也太过分可爱了!


他叹气叹得真情实意,绕是蓝湛被他戏弄了这么多遍也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伤感了。


结果魏无羡立马自己破了功,抱着他的脸又亲几口,道:“你这一脸婴儿肥也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舍不得啊!”


蓝湛:“……”


蓝湛努力沉住脸:“魏婴!”


他自认叔父生气时就是这样的,一沉脸,那些调皮捣蛋的外姓生立马就乖巧了。却未曾想这人见了眼睛一亮,又亲了几口,道:“我的天哪,二哥哥你小时候也太可爱了!哈哈哈哈这小表情!真是要化了我的心啊!”


蓝湛:“……”


蓝湛无言以对。


等我,等我恢复长大后……


他瞄了魏无羡一眼。


脑子里不知怎么冒出两个字。


【天天】


——————————————————
算是一位小姐姐点的梗……
@雩鲤妧
可是我艾特不了她……
找不到(*꒦ິ⌓꒦ີ)

评论

热度(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