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雪梨

欧派:

深夜食堂系列




又名拆房








  魏无羡捏着手机,斜躺在沙发上摆弄来摆弄去,两眼弯成一道月牙,笑得可痴迷。





  手机里头似乎没什么有趣的东西,可他偏偏像是着了魔一般,翻来覆去地弄,不是戳邮箱就是开网页,故意搜了一大堆乱七八糟不堪入眼的东西,将浏览记录十分贴心地留了下来,事后对自己的丰功伟绩非常满意,甚至想立刻炫耀给某个人看。






  可魏无羡还是用他已经迟钝到要绕八个弯才能理解现状的大脑忍住了这个想法,这可是个优秀的恶作剧,绝对不能浪费。





  蓝忘机从厨房里端出热姜茶,放在一条人形面前的茶几上。





  “醒酒。”





  魏无羡撅起嘴。“我没醉。”





  末了又觉得不够,补充道:“我魏哥什么时候醉过。”



  蓝忘机微微皱眉。魏无羡这个人,醒来醉了都一样,吃软不吃硬,若是非要逼他,反而会激发出中二时期的逆反心理,手脚并用地拒绝。若是循循诱导,顺着毛摸,那绝对是又乖又俏。



  不过醉酒的人显然智商堪忧,上一秒蓝忘机才说那是醒酒茶,下一秒魏无羡就坐起来勾着他的脖颈,把两片唇瓣拿去蹭了蹭对方的鼻尖,拖着鼻音悄悄道:“二哥哥喂我,喂我我就喝。”



  蓝忘机二话不说,拿起姜茶就一口一口往人嘴里送。魏无羡喝几口,就要笑一笑,在沙发上打个滚,露出一段洁白纤细的腰,然后在对方有些无奈的目光中,乖乖地把衣摆扯好,坐起来继续喝。



  “去洗澡。”蓝忘机说完便发现,这完全是不可能让魏无羡自己操作完成的,因为后者正轻车熟路地张开双臂,明显等着哪位热心的人来把自己抱进浴室。



  于是蓝忘机又二话不说,抄起膝弯就抱了起来。



  魏无羡大病之后,身形就一直很纤瘦,除了屁股浑身上下都找不出一点多余的肉,体重想增增不了,想减更没法减下去。因此他有事没事就对蓝忘机的腹肌上下其手,故作感慨道我以前也是有的。



  他搂脖子的力度意外的大,将他剥干净放进浴缸里时,还死死抱着不放手,一边嘤嘤嘤一边要逃回到蓝忘机身上去。



  于是蓝忘机的衣服被溅上了一簇又一簇的水花,来不及管湿掉的衣服,只顾得把人伺候好,一捧一捧热水浇下去,过于舒服的享受让魏无羡很快冷静下来,哼哼唧唧不再闹事,趴在浴缸边缘,用手指戳那些水印。



. 衣服沾了水之后变得透亮起来,指腹一戳,便贴上了肉,隔着薄薄的布料将腹肌看得一清二楚,浴缸里的人像是得了趣,一下又一下戳个没完,还在衣服上划起圈圈。



  蓝忘机抓住他的手,沉声道:“不许闹。”



  魏无羡一拍水面:“你不让我闹我就不闹?凭什么!”


  语毕直接伸出双臂要去扯衣服,不过蓝忘机何许人,一下就困住他的双手,重新摁回浴缸里。



  “坐好,外面冷。”



  一说到冷,魏无羡眼神涣散了几秒,呆呆答应一声,随即又要去扯蓝忘机的衣服。



. “你也进来,外面冷啊,你全身都湿了,会感冒的。”



  蓝忘机摇摇头,继续仔仔细细地帮他擦拭身体。


  若是换在平时魏无羡清醒的时候,对于这种鸳鸯浴的邀请,蓝忘机向来是不会拒绝的,然而这个人喝醉了之后屁事非常之多,时不时就要找点事来干,要是和他一起洗,突然闹点什么出来,压根都没法解决。



. 果不其然,魏无羡上一秒才邀请对方共浴,下一秒就指使道:“我渴了,要喝冰水。”



  蓝忘机起身去厨房,他一个人在水里伸手蹬腿,把水珠子噼里啪啦全溅出去,看着满地的亮光,笑得非常得意。



  不过蓝忘机回来后,他就反应迟钝地做回了乖宝宝,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皱眉咂嘴道:“不是冰的。”



  “不能喝冰水。”



  他生气道:“你不让我喝我就不喝?凭什么!”



  下一秒在蓝忘机带着些许严厉的目光中,威风凛凛的魏哥又变了卦,低头一边喝水一边喃喃自语。




  这个澡洗了半个小时,总算洗毕,把魏无羡卷巴卷巴放到床上后,蓝忘机立刻脱了衣服进浴室。



  浴室的水声响,奈何再响也响不过魏无羡拍床板的声音。蓝忘机关了花洒凝神,就听见卧室里带着哀怨的叫唤。



  “蓝湛。”魏无羡拍了一下床,没人应。








  “蓝湛!”又拍了一下,还是没人应。







  “蓝湛!!”愤怒地拍了四下,蓝忘机穿着浴袍走进来,发梢还带着水。





  “什么事?”




  也许又是要喝水吃零嘴之类的,反正魏无羡醉了之后,近在咫尺的东西都要把远在天边的蓝忘机叫过来帮自己拿。



  可他只是微微眯起眼,一脸困惑地思考了很久,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把对方叫过来究竟是要做什么,于是一头栽倒在床上,含糊不清道:“没啥,没啥,你走吧。”



  蓝忘机又回到浴室继续洗。然而没过多久,拍床板的声音再次传来,一次比一次用力,听得蓝忘机眼皮直跳,索性不再洗了,换上衣服直接到卧房里陪正在耍酒疯的人。



  “蓝湛——”魏无羡这次不依不饶地抱着蓝忘机的枕头,一脸哭丧,“你过分,你太过分了。”



  “哪里过分?”语气十分诚恳,仿佛在请教问题。



  “你睡我!”


  “夫妻本分。”


  “还不给钱!”



  蓝忘机立刻拿出一张卡,魏无羡大义凛然地扯过去,哼一声,塞进自己这边床头柜的抽屉里。





  “态度不错,允许你多睡几次。”说罢把枕头放回原地,十分大方地拍了拍,表示“你快点上来”。




  蓝忘机轻轻一笑。


  两人合被而卧,外头刮着极凶的风,刮进醉酒之人的心坎里,于是微不可察地在被窝里挣扎了一下。


  “蓝湛。”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又拉出将睡未睡的粘稠。




  “蓝湛——”



  “怎么?”




  “嗯,蓝湛。”




  “蓝湛——”




  蓝忘机无奈,把他往自己怀里搂了搂。





  醉酒的魏无羡晚上睡得极不安稳,到后半夜连蓝忘机这个人形抱枕都不要了,左翻右翻,哼哼唧唧,时不时还哭闹两下。



  早晨破天荒的,蓝忘机没有六点就开始叫他起床,任人四仰八叉地睡到十点,十点一醒,就给他端出来一碗浓浓的鲫鱼汤。



  魏无羡头疼到有些发懵,头发翘得乱七八糟,看着被自己卷成一坨的被子,缓缓说道:“我喝醉了?”


  蓝忘机点点头,示意他趁热喝下去。



  魏无羡笑笑,一边舀汤一边说道:“蓝湛你太惯着我了,你就该直接把我捆了扔小黑屋里,不要管我。”



  “你会难受。”



  “可我答应过你再也不能喝醉的……唉。我下次不和那帮龟孙喝酒了,说了我家二哥哥管得严,还不停地劝,挡都挡不住。”



  “嗯,不喝。”这话蓝忘机非常之赞同,早就不愿意魏无羡再和原来那帮人纠缠在一起,到底是一群游手好闲处处惹事生非的,中二时期才结交的伙伴,魏无羡能有今天实在难得,好不容易一身洁白没什么遭人诟病的话题,那些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我喝醉酒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和平常一样英俊潇洒风趣幽默?”魏无羡一挑眉,扔过去一个满怀期待的眼神。




  “有点吵。”



  魏无羡的脑袋耷拉下去。




  “很可爱。”蓝忘机一本正经地说道。





  末了似乎觉得还不够,补充一句:“我喜欢。”


  ——后来



  魏无羡照例无聊翻蓝忘机的手机时,惊讶地发现了那一堆乱七八糟无法入眼的搜索记录。







  原来你是这样的蓝二哥哥。





  魏某人捂脸想道。

评论

热度(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