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需解铃人

一瓶沙拉酱:


还是之前的香炉设定小甜饼,各种各样的梦
瞎写XD 婚后叽×老祖羡和少年叽×婚后羡这样
我爱反差萌!
我爱小甜饼!


——————————————————————————————————


脚步声由远及近,魏无羡终于开口:“你在我这附近可猎不到什么东西。”


那人不为所动,转眼便到了魏无羡跟前。


魏无羡翻手就要拍出一张符纸。手腕被人轻车熟路地攥住,按到树上,魏无羡整个人不由自主后仰,避无可避地被压在身后的树干上。


“什么……唔!”一时疏忽竟被人占了这种便宜,魏无羡心中暗道:真是岂有此理!


几番挣扎无果,魏无羡竟没来由的从唇舌辗转间品出些许对方的脉脉深情,内心咋舌:“啧啧啧,这是谁家的仙子恋慕我已久求而不得竟然出此下策,偷亲……不对这分明是强吻啊……”思及此处魏无羡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勉强从令人目眩神驰的亲吻中抽出理智推开对方。却没想到自己不甚认真的推拒几下,对方竟十分顺从的放开了他。


魏无羡没想到对方这么容易就善罢甘休了,看来人家也没打算难为自己,这会儿人也该走了,等下得好好查一查到底是谁家的姑娘……然而没等他考虑太久,对方突然一把抱住他,将他死死搂在怀里。


魏无羡:“……”


没想到这人不仅没有迅速离开,反而铁了心的呆在他身边不走了!魏无羡干巴巴地说:“这位姑娘你胆子很大嘛,非礼本老祖这种事也敢做。”


那人闻言收紧了抱住魏无羡的手。


方才的惊变太过惊世骇俗,魏无羡这时才闻到那人身上若有若无的檀香,他被这香气撩拨的浮想联翩,忍不住低声道:“你身上好香……”


对方像是倒抽一口冷气,扳过魏无羡的脸狠狠地咬他的嘴唇,魏无羡被他咬得头皮发麻,刚要挣开对方,一只手在他腰间轻轻一拍,他立刻瘫软在了对方怀里。


没料到对方居然还一不做二不休,封了自己的穴道,魏无羡受制于人,心下戒备,厉声道:“你干什么!”不过对方并没有做出进一步的行动,而是解开了蒙住他眼睛的黑布。


魏无羡适应着突然涌进眼睛的光线,抬头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是你?!”


魏无羡猛然想起刚才的檀香气,不是他认不出来……而是他压根就没往蓝忘机那个方向想啊!


不过这个蓝忘机却和魏无羡认识的那个蓝忘机周身气场相去甚远,同是面无表情,眼里却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魏无羡怀着一丝侥幸心理,试探道:“蓝,蓝湛,刚才有个仙子……”


蓝忘机承认道:“是我。”说着便凑近了魏无羡,魏无羡大惊失色:“别别别……你干嘛突然靠这么近!你……你要做什么!”


这场景似曾相识,蓝忘机想起魏无羡之前在香炉梦里的撩拨自己的样子,眼中笑意一闪而过。他捏了捏魏无羡的脸蛋,严肃地道:“强/奸。”


魏无羡惊呆了:“你你你……你这话都是跟谁学的?!你这是被夺舍了吗?没错,一定是被夺舍了。你放开我,蓝湛不可能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不对,他更不可能说这种话……”然后他瞪大了眼睛看蓝忘机轻笑一下,亲了亲他的额头。


魏无羡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一阵大笑:“蓝湛你学坏了哈哈哈哈哈哈!你看那时候的我被你撩的!你太坏了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把他拉进怀里:“‘跟谁学的?’”


魏无羡没有一点荼毒仙门雅士的自觉:“蓝二哥哥你可以出师了!语气自然不做作,说得我都要以为你马上就要把我怎么样了……”


蓝忘机堵住他的嘴:“这可是你说的”,顿了一下,“马上。”


第二日,魏无羡又在相同的场景中醒来,心想:“又来?这回换现在的我和小时候的蓝湛了?昨天被他逮住好一顿‘调戏’,不过说起来还不都是我带的哈哈哈哈哈哈……”他系好黑布,在树上晃悠着腿,守株待兔啊不……蓝忘机了。


他把陈情送到唇边,吹出熟悉的曲子。吹笛之人心无旁骛,笛音也极为清越,悠悠扬扬的回荡在山林间。


闻声赶来的蓝忘机却在不远处停下了。魏无羡曲毕,歪头靠在树上,一脸得意道:“你觉得好听?好吧,我们也算有缘,那我就偷偷告诉你,这可是我的心上人写给我的。”


蓝忘机怔了怔,突然扑了上去。


蓝忘机生疏而专注的吻他,魏无羡卖力地舔他的唇缝回应,蓝忘机咬住他送过来的舌头,加深了这个吻。


就在蓝忘机准备离开的时候,魏无羡反手捉住他的手腕,把人拉了回来道:“哎,别走啊,都说做好事不留名,你亲我也不留名的吗?那可不行!说吧,你是哪家的仙子?”


见对方迟迟没有反应,魏无羡像是一刻也不能等了,一把扯下蒙眼的黑布,在蓝忘机惊愕的目光下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记:“不玩了不玩了,早就知道是你了。”


蓝忘机眼睫微微抖动,低声道:“心上人?”


魏无羡笑的高深莫测,道:“当然!”,然后把头埋在蓝忘机的肩头,饱含眷恋的深深吸了一口,不肯动了。


蓝忘机手足无措,想要顺势搂住魏无羡,又在触碰到他柔软的衣料时,像被烫到一般猛的缩回手。最后只好去推他:“你……你起来。”


魏无羡:“我不。”


说完便开始在蓝忘机的胸口蹭来蹭去,把蓝忘机的衣领扭的一团糟,牛皮糖一样黏在他身上。蓝忘机向左,他便向左,蓝忘机后退,他就往前挪,险些从他坐着的树枝上掉下来。蓝忘机无法,只得揽住魏无羡的背,另一手托住他的腿弯,把他从树上抱下来。魏无羡连忙环住蓝忘机的脖子,在他把自己放下来之前及时喊停:“别,等等!”


虽说不是第一次被蓝忘机这样抱了,魏无羡还是十分受用地赖在蓝忘机身上,一只手偷偷绕到蓝忘机背后卷他的抹额玩。


蓝忘机忍无可忍,当即松了手。


魏无羡:“哎!你怎么真松手啊?!”却在摔倒之前被蓝忘机扶住了。好死不死魏无羡的手一直拉着那条抹额,经历了这么一番鸡飞狗跳,抹额应声而落。


魏无羡反应极快,迅速后退几步,拿着抹额的手在蓝忘机面前晃了晃,笑嘻嘻道:“我的。”


雪白的抹额随风飘起,蓝忘机伸手去抓,毫无意外抓了个空。他脸色黑的吓人,耳根却是红的:“给我。”


“不给。没想到含光君你这么小气,亲都亲了,一条抹额都不给我……哎!你怎么还带抢的?好啊你,说不过我就动手了!你这是胜之不武……哎哎哎!”魏无羡边说边退,还要分心不能被蓝忘机抓到,不留神脚下一绊。


蓝忘机扑过去抱住他,用手护住魏无羡的头,两个人在草地上滚做一团。魏无羡被蓝忘机扣着手腕按住,两人皆是发丝散乱。


蓝忘机一字一顿:“给,我。”


魏无羡扬起脸:“你说服我。”说完意有所指的瞄了一眼蓝忘机的嘴唇。


蓝忘机愣了一下,似乎没明白对方的意图,魏无羡又暗示性的舔了舔唇:“你说服我嘛。”


蓝忘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魏无羡还有些红肿的唇上,两片唇瓣微微张开,仿佛等待着同样温热的嘴唇来造访。蓝忘机按住他的手指微不可查的动了动:“你……”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冷静,道:“不知羞!”


魏无羡心中好笑,面上不露声色的继续引诱道:“蓝二公子,蓝二哥哥,你不想要你的抹额了?来嘛,说服我,我就给你……”


蓝忘机像是再也忍不了了,俯下身将他的话封在了嘴里。


魏无羡被亲的舌尖发麻,心满意足的眯起眼:“好吧,那抹额……”


蓝忘机垂下眼帘,做出了什么郑重的决定般,轻声打断他:“送你了。”


再醒过来已是天光大亮,魏无羡一骨碌爬起来,照例大刺刺的坐到蓝忘机腿上,熟练地为自家道侣系好抹额,一时无言。


魏无羡拉过抹额尾巴道:“真是好贵重的礼物呀二哥哥,我只好自身相许了。”


蓝忘机推了推桌上的茶点,示意魏无羡先用早饭,淡声道:“你已经许过了。”


魏无羡抓了块糕点塞进嘴里,糕点入口即化,里面还混入了云深不知处新开的桂花瓣,魏无羡称赞道:“今天的点心好吃!是蓝湛你做的吧,来!你也尝尝!”


说着叼起一块糕点送到蓝忘机嘴边。


end


——————————————————————————————————


我就是想写黏糊糊的老祖羡!还有跟羡羡学得皮起来的叽x
强/奸当然是你叽开玩笑逗羡羡玩的


(说服这个梗来自加二

评论

热度(149)

  1. 一瓶沙拉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