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苦屋

欧派:








街道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叫做“诉苦屋”的房子。







精致的招牌和精致的装潢,让人很难相信这居然是进门不收钱的,专门给人倒苦水的地方。







刚开始大家不以为意,想着,谁这么有闲情逸致,跑到这种地方来诉苦。







可渐渐地渐渐地,进这里面的人居然越来越多了。







起先是好奇,之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诉苦屋的整体灯光偏暖,让人一进入就能放松心情,里面一共有五个房间,每个房间里都有一张椅子,和一面开了一个口子的装饰清雅的墙。








里面的工作人员同时掌管五个房间,只能看见前来诉苦的人的下颚和衣服,听见他们的声音,而外面的人也是如此。







不过更多的时候是什么都看不见,因为工作人员是可以在墙后随意走动的。









今天也是各种意义上鸡飞狗跳的一天。






诉苦屋里来了一位客人。






穿着黑色的T恤,光是看这漂亮的下巴弧度,就知道是个漂亮的人。






而他似乎总是扬起的嘴角,此刻也垂了下来。








“这里真的会保密吗?”他一坐下来就问道,可惜没有人回答他,规定上写着,工作人员是不能出声说话的。







他长叹一口气,痛苦地撑住额头。







“那我就说了。”他边说边喝了一口水。







“今天有几个小屁孩来我家。”








“我老公有事出门,就让我辅导他们写作业。”







“我说好吧,辅导而已,我也是个老师嘛,很简单的。”







“我就让他们先自学,有啥不会的到书房找我。”








“他们几个都挺聪明的,不用人太操心。”








“可我在书房里待着待着,却听见外头的说话声越来越大。”








“那几个小屁孩,似乎是吵起来了。”







“我就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结果……我才走到桌边,不小心踩到了地上一滩水,突然脚下一滑,就摔倒了。”








“摔就摔嘛,又不是没摔过。”








“但是……我摔到了我老公的琴上。”









“把他的琴,压裂了。”









他又叹了一口气,哼哼唧唧半天,才艰难地继续说道。









“那个琴,是把古琴,先别说它是不是价值连城,这琴跟了我老公十几年,连琴名用的都是他自己的名字,可见他有多重视。”









“我该怎么跟他说啊!照我老公的脾气肯定不会骂我,但是那把琴对他来说真的太重要了,我实在是于心不安啊!”









“都怪那滩水!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有水在地上!不知道我拖鞋不防滑吗!”









“还有那几个小屁孩,他们亲眼看见我弄坏了琴,而且又都是很怕我老公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只能威逼利诱让他们暂时不要说出去。”









“你说说,我该怎么办。”








四下寂静,无人应答,但似乎能听见墙里面稍重的呼吸声。









“唉——”他又喝了一口水,叽哩哇啦抱怨了一些有的没的,就垂头丧气地出去了。








————————————









诉苦屋里进来了一位男孩子。









他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坐下。









“哇,这地方看起来好神奇啊。”








没有人和他应答,他自说自话,也没觉得很尴尬。








他敲了敲墙面:“里面真的有人吗?”









似乎是有人的,可以听见一点微小的动静。








“既然有人,那我就说了啊。”








“我今天和两个同学到老师家学习。”









“老师有事出门了,就让家里的另一位……老师,帮忙顶上。”









“这位老师让我们自学一段时间,我们就自己讨论问题去了。”









“结果讨论着讨论着,产生了分歧。”









“那道题的结果明明是48,那个大小姐非说是36!”他一拍大腿,怒气冲冲,“我都算了好多遍给他看了,他还不信,不信就算了,还往我作业上泼水!泼一杯不止,还泼两杯!”








他竖起两根手指,愤慨地说道:“算错了就算错了嘛,为什么不承认,不承认就算了,还拿我的作业撒气,要知道我们老师对作业本的整洁要求是很高的,一点墨星都见不得,更不要说水渍了,搞得我现在得全部重做!”









他愤懑不平,吐槽了好久,才安安心心地回去补作业。








————————————









诉苦屋又迎来了一位男孩子。








这个男孩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少爷,通身显贵,举手投足间还带着一股傲气。








他坐下来,思索半天,才扬起下巴张口道:“这可是我第一次跟别人说这些,你要是敢说出去一个字,我拆了你们家招牌。”









里面没有人回答他,他权当是默认了。









“我今天约了两个同学到老师那里做辅导。”









“自学的时候,因为一个答案吵了起来。”









“他说是48,可我算出来的明明是36。”










“老师上课也说过这种题的解法,我绝对不会记错。”








“我让他用我的方法算一遍,他偏不。”








“争来争去的时候,我的手肘不小心撞倒了放在桌上的水杯。”









“水全洒在了他的作业本上。”










“他非说我是故意的,可我真的只是不小心撞到了。”









“于是我们又开始争来争去,然后……我又不小心撞倒了一杯水。”









“真的是不小心!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情拿别人的作业撒气!”









“他要我道歉,可我不是故意的,我为什么要道歉,真是烦。”









“……好吧,其实我是想和他道歉的,但被他这么一说,我就不想了。”









“……我要说的就这些了,你一定不能说出去!不然我绝对拆你们家招牌!”








说罢,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









半个小时之后,进来了一位穿着白衬衫的男孩。








“你好。”他一进门,就朝着墙的方向鞠了一躬。








“打扰了。”








“那个,其实不是多大的事情,但是硌在心里也不太舒服。”










“我今天和两个朋友到老师家学习。”








“老师让我们自习,我们遇到了一题,分歧挺大,就讨论了起来。”








“他们一个答案是48,一个答案是36。”








“我的答案是27。”










“然而我没有机会说出自己的结果,他们就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我怎么劝都劝不住。”









“争吵的过程中,水被打翻了,有一位同学的作业被弄湿了。”








“于是他们俩又因为这件事继续吵。”









“吵着吵着又打翻了一杯水。”









“这杯水,把我的作业也弄湿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因为没过多久老师听见动静从书房里出来,踩到了地上的水滑了一跤。”









“把放在架子上的琴给压坏了。”









“老师和我们都被吓得面如土色,自然也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的本子也湿了。”










“虽然重做一次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可是……心里还是不好受啊。”








“但想想他们都不是有心的,就多多少少也能接受了。”








“打扰您了,真的很抱歉,但是说出来我的心情好多了。”








他拿起放在一旁的书包,再次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










那个穿黑T恤的人又走了进来。








“哎哎哎,我跟你说。”









“刚刚我问了琴行的朋友,他们说这是可以修补好的,于是我就把琴交给他们了。”








“然而我还是不敢告诉我老公,但是他每天都会弹几下,琴不见了肯定会问我的。”









“我就想到了个法子,让他最近都不去碰琴。”








“等他一回家,我就牺牲我的色|相。”








“他干起事情来,没几个小时怎么可能停。”








“我一定能混过去的。”









说完,他便哼着小调信心十足地走了。










————————————









蓝忘机从后门出了诉苦屋。








这家店是蓝曦臣开的,但是没有什么人知道。







蓝曦臣今天事比较多,管不了这里,就委托了他来帮忙守一守。








因为诉苦屋的老板是保密的,蓝忘机出门的时候就只能跟魏无羡说,有事要忙。









现在是五点半。








下班时间到了。








蓝忘机该回家了。



评论

热度(2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