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道》(一)

Picozhi:

 道长叽x狐狸羡


没滋没味的吃饭睡觉修炼日常


OOC注意,先行第一章,等我明天搓摩完第二章再重发。


 


 


 


一、


 


  山不知何山,水不知何水,有只小狐狸误入了族中禁地,懵懵懂懂的来到了一个洞窟前。


 


  它像个洞府,又着实和这两个字搭不上边。


  小狐狸想了半天,觉得神仙住的地方,不该有这么多鸡。


 


  原来他迷路了,本能的顺着一条小路走到头。刚走上山头,就听见枝头的乌鸦滋娃儿乱叫,隐隐约中,还有鸡鸣此起彼伏。小狐狸扒开拦路的枝条,就看见这一窝扑棱的肥山鸡。


  山鸡和来人大眼瞪小眼,须臾,兴许是觉得他无聊,抖了抖屁股上五颜六色的鸡毛,跑了。


 


  这洞府无宫无殿无牌匾,唯有一面锦旗悬挂洞口。


  “夷陵老祖,危害中原,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小狐狸念完,突然福至心灵,知道自己来了哪儿。于是左看看,右望望,等了半晌,却连个狐狸毛儿都没看见。


 


  他想问问老祖,走哪儿能下山。这么晚了,他还没吃饭,有点饿了。


  日薄西山,刚想到这,小狐狸的肚子便自顾自地唱了起来,余音袅袅,辗转回荡。


 


  小狐狸饿得慌,本着胆子往洞府里迈,脑袋刚往前一扎,便如撞上了一面铁墙铁壁,霎时眼冒金星,昏了过去。


 


二、


 


  小狐狸悠悠转醒时,恰巧赶上午饭的点儿。


  他嗅见小鸡炖蘑菇的味道,不由得往桌案那瞅了一眼。


 


  这一眼刚好被那人逮到了。


  “过来吃饭。”


  小狐狸摇摇头。


  “你怕我?”


  小狐狸又摇摇头。自己与这人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怕?


  “不饿?”


  小狐狸本着不能白占别人便宜的道理,仍点了点头。


 


  下一刻,一曲婉转悠长的空城计便响了起来。


 


  那人乐得花枝乱颤,一面笑,一面将小狐狸提到桌上,道:“你修为低下,山上的禁制瞧不上你,因此没东西拦你。可又正因为你修为低下,看不清下山的提示,这才迷迷糊糊摸上了山。”他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了杯酒,笑嘻嘻道:“不止这山上有禁制,我洞府前更有禁制,你撞了个满堂彩,这下你神魂不稳,暂时怕是回不去了。”


 


  小狐狸这才发现自己随风自动,到处乱飘,原来是神魂出鞘了。


 


  他大着胆子去看对方,意外的发现这人虽然语气老成,长得却很年轻。


  那是一张二十来岁的脸,懒懒散散的梳着马尾,神色很是悠然,未语先笑。这么一看,倒不像个一代魔头,像个修身养性的凡夫俗子。


 


  他懒着骨头,端碗喝汤,小狐狸突然后知后觉道:“你,你就是……”夷陵老祖。


 


  老祖被鸡骨头咯了一下,牙根酸,漫不经意的应道:“不错,就是本老祖,怕不怕?”


  小狐狸仰着脑袋看了他许久,心说,完全不怕。


  哥哥姐姐们都是骗人的。他们说老祖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天打雷劈。从小就告诉小狐狸:“不听话会被夷陵老祖给抓走”。


  为此,他还曾吓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


 


  真正的大魔头才不会窝在洞府里喝鸡汤。


  小狐狸顾自腹诽道。


 


三、


 


  这位老祖大抵是很久没见过外边了,当晚就把小狐狸知道的问了个遍。


  无外乎都在“现在一斤肉多少钱”、“山下卖春宫图的铺子还在吗”、“哎呀怎么现在修真的人都遍地跑了”这些问题和絮叨里弯弯绕绕。


 


  小狐狸越来越觉得传闻是假,老祖话痨是真了。


  再过几句,对方已经将他姓甚名甚,家里几口人,祖宗是哪一支,甚至隔壁家二黄的老婆生了几个崽给摸清楚了。


 


  “来,小十八,我问你一事……”


  在经历几夜折磨,他终于不堪折磨,控诉道:“你既然问我那么多,作为回报,你得给我讲故事听!”


  老祖听了,心里直乐呵。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反正自从他成名,就没人敢和夷陵老祖讲条件了。


 


  于是老祖一掀下摆,给小狐狸讲了个无人问津的老故事。


 


四、


 


  从前,也有个小狐狸。


 


  在那个年头,普通人的路是很狭隘的,除了老实种田外,就只剩下“修仙求道,以求长生”这一条路。


  所谓修真,只为成仙,讲究大道无情。无论是人是鬼,是狗是猪,只要是个活的,就都想斩断六欲,做真仙。


  人亦如此,妖亦如此。一时清心寡欲成了修真的主流,就是看见别人拉拉手,也要轻咳一声止于礼。


 


  小狐狸从小没爹没娘,不稀罕这套。


  他好的不学坏的学,一心要做个大魔头,决定遇上喜欢的就掳回来双修,不搞什么大道无情那一套。


  于是他就被赶了出来。


 


  小狐狸不在乎,他早就觉得这群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对,但是情是情义是义,他谢他们几十年养育恩情,来日再还。而今天他们把自己送出门,以后无论他是死是活,都和这群人没关系了。


 


  他乐颠颠的走着走着,发现自己一来没钱,二来没权,两袖清风。在万丈红尘里打了几个滚,日后的大魔头便饿倒在了路边。


 


五、


 


  小狐狸再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极好看的下颌。他眨了眨眼,目光缓缓往上游走。


  那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用白玉道冠束着,正静心打坐。


他心想,“天哪,好一个披麻戴孝的道士。”


 


  这个年头讲究多,不仅讲究饭过三碗,讲究大道无情,还讲究妖魔鬼怪为异,人人诛之。


  小狐狸心想,他一定要拿我煲汤,说不定还要剥了我的皮做围脖。先下手为强。


  跑!


 


六、


 


  小狐狸的确是跑出去了,只可惜他刚顺着窗沿溜出门口,就懵了。


  他脑仁没核桃大,里面的念头却杂七杂八,嗡嗡直响。


  这谁?


  这哪?


  我要做大魔头!


 


  小狐狸仰着小脑袋,东看看西望望,觉得这地方四四方方,太过规矩,怎么看都像个道观。


  他肚子里没计划,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待到行至山门,一个长胡子的古板脸便映入眼帘。


 


  小狐狸认得这是谁,心想,这不就是姑苏蓝氏的老古板吗,妖界发放的《最可恶可怕出门躲远一点的修真界五十人》里有他,我懂,我懂。


  过了会,小狐狸又有些走不动路了。


  他悟道了……这里不仅是道观,还是个大道观。灵山秀水,钟灵毓秀,姑苏蓝氏。


 


  那老古板突然侧目一望,小狐狸赶紧一夹尾巴,再度拔腿就跑!


 


七、


 


  古人言,祸不单行。


  天不遂人愿,小狐狸刚跑走,前头突然爆发一阵狗吠。


  “嗷!”


  他吓得转头就跑,冷不丁撞进一个冷香的怀里。


 


  一抬头,那个披麻戴孝的道长就提起了他的后颈,回了屋。


 


八、


 


  “我不做围脖!地毯也不做!要做也要做披风!”


  小狐狸扒拉在关死了的窗口,嗷嗷的叫。


  “……”


  “……”


  道长面无表情,目光从小狐狸炸毛的尾巴慢慢下滑,落在自己的一侧衣领上。


  小狐狸跌下来时,绷带散乱,那处宛若红梅落白绢,染了几个小小的血爪印。


 


  那人眉头轻蹙,一手捏着小狐狸的后颈,将他爪子包好,又换了手搁在饭碗旁,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转而继续打坐修炼。


 


  他要干吗?


  小狐狸不解,看了臭道士半晌,又看了看碗里的肉,作个了龇牙咧嘴的表情。又觉得没吓到人,着实没意思,蜷在另一边,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九、


 


  “吃饭。”


  “……”不吃。


  “吃饭。”


  “……嗷!”不吃!不要诱惑我!


  “吃。”


  “……咕咕咕咕。”小狐狸转过头去。


  道长是个话不多的人,表情也不多,唯有在给小狐狸喂饭上会露出几分不解。


 


  小狐狸明明饿得四脚朝天,却不吃道长的肉。


  奇怪,奇怪。


  今天小狐狸又用屁股对着他了。道长看着小狐狸有些瘦削的脊背,心中叹了口气。


  叹完他自己又觉得莫名,深吸一口气,背书去了。


 


七、


 


  小狐狸虽然缺心眼,却精明的很。


  他看着自己掌心的伤口,心中踌躇。这伤是坏人带给他的,又是道长给他治好的,人到底是好是坏,是善是恶,这真是难以捉摸。


 


  小狐狸在这屋里呆了两月,伤好了大半,摸清楚了几点。


 


  其一,那臭道士姓蓝。


  其二,自己被他捡了回来。


  其三,他管饭,还管肉。


 


  那句“妖魔鬼怪为异,人人诛之。”,小狐狸牢记在心,他没敢吃肉,干巴巴的把道长屋边的草给啃秃了。


 


  昨夜小狐狸爬到屋檐数星星,远远听见几个小弟子在议论:


“静室的草怎么秃了半块?”


  眼下小狐狸趴在枝头饮西风,肚子里咕噜咕噜,响得荡气回肠,实在不像话本里的真大仙。


  他咬着一杆草茎,心想,这道观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说是环山绕水,居然连只小山鸡都找不出。


  愁。


 


七、


 


  又过了几天,小狐狸没草吃了,实在饿得两眼昏花,连土都能啃,在吃肉与生存两者之间,很没骨气的选了吃肉。


  骨气几斤几两?能卖几钱?


 


  他扒拉着碗,百无聊赖的想,原来道士的日子也这么无聊。


  无外乎是练功,读书,吃饭,睡觉等……无趣,着实太无趣了。若真要断七情斩六欲才能成仙,可没了欲望,为何要成仙呢?


  多活个几百年就为了吃饭喝水,那也太无趣了点。


  这么一想,小狐狸那颗摇摇欲坠的心越发往“做魔头”那边崴了崴。


 


  坐在小狐狸对面的某人瞥了他一眼,略有所感,开始背家规。


  小狐狸侧耳听了会儿,心中直呼:“岂有此理!”


 


  不可无端哂笑,不可坐姿不端,不可私自斗殴……这就算了,不可琴意不精,不可课堂打瞌睡,不可品茶饮水如牛饮又是什么?


  他听了一会儿,颇感头大,露出了个难以置信的表情。


 


  那人看见红狐狸窝成了一团,扶着腮帮子思索半晌,最后的缓缓向窗口爬去。


  小狐狸想,这道士太可怕了,自己得逃。


  蓝忘机想,这狐狸太小,虽然精明,但不成祸害,又负伤,不能坐视不管。


 


  一人一狐对峙了一炷香,最后以窗外的狗吠声为结尾。


  不是不跑,时候未到,小狐狸这么想着,窝在一个暖烘烘的怀里睡着了。


 


八、


 


  某天过后,小狐狸突然觉悟了,在静室内肆意妄为,上房揭瓦,简直胆大包天。最后,这地方读作静室,实际写作“大魔头的窝。”


  蓝忘机是个凡人,却胜似铁树成精,面对他几月来的骚扰,起初还能皱皱眉头,如今面色不改,临危不乱,任凭小狐狸在他房里闹腾。


 


  没有什么事是让小狐狸听一声狗叫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声。


 


  小狐狸咬着蓝忘机的笔杆磨牙,道:“忘机君。”


  对方静坐不语。


  “蓝忘机!”


  “……”


  “小古板!”


  “……”


  “臭道士!”


  “……”


  “蓝湛!”


  那人终于抬首,瞥了他一眼。


  小狐狸乘机卖乖,边叼着笔杆边含糊不清道:“我想粗去玩。”


  “不可。”


  “我听你们师弟说了!你们姑苏蓝氏得磨练心性,外出夜猎,我也想去!”


  “你几岁了?”


  “……换做你们人类年龄,大概十五?”


  “嗯。”


  小狐狸想了半晌,恍然道:“你在说我幼稚。”


  话语未落,只听扑通一声,他把蓝忘机扑了满怀,滋娃儿乱叫:“我不,我要去,我想去!”


  对方看他这细胳膊细腿,心说,你能化形了再和我说这句话。


 


九、


 


  “然后呢?然后呢?”小狐狸扒拉着老祖的小腿,催促着他往下讲。


  老祖悠悠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然后呢?”


  “困了。”


  “老祖!”


  “行了行了,别吵吵,怕了你们这群后生了。”老祖半阖着眼,懒洋洋的打了个哈切:“后来小狐狸肆意妄为,臭道士受不住,让他走了呗。”


  “肯定不对,敷衍,老祖你敷衍我!”


  “那你觉得这故事该怎么讲?”


  小狐狸歪了歪脑袋,道:“按照话本来说,道长不应该和狐狸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吗?”


  对方听到这,腿也不抖了,眼也清明了,仿佛收起了懒骨头,有个了正形。


  “你还小,体会不来一个道理。”老祖望着洞外,仿佛在看一些看不清说不透的东西:“妖魔鬼怪为异,人人诛之。”


 


  讲到这,他自己又觉得没兴味:“罢了,我每晚给你讲一则,讲完你的魂就养得差不多了,可怜我一把老骨头受你搓摩,小十八,等你下山,你得替我做件事。”


  “什么事?”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歇息吧。”


  老祖吹了口灵气,小狐狸便难挨困倦,睡了过去。






-待续

评论

热度(398)

  1. 淡🍁语-苗Picozh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