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暗恋的舍友万一发现我偷他的衣服来筑巢该怎么办?02

南澈想毕业:

      


        蓝忘机发现自己衣服好像少了。


      “啊嘞?”魏无羡听了之后从游戏里面抬起头,想了想,“这么说来,我今天早上刚把一些衣服送去干洗店呢,可能把你的混在里面了。”


       蓝忘机没说什么,应了一声,走了。


       魏无羡看着电脑屏幕上,他的英雄在一串连击后彻底倒地不起,画面干脆变成了灰色。


完了完了。魏无羡的内心犹如狂风暴雨。无数条弹幕从他心里滑过去,兴奋的跳着华尔兹。


        魏无羡想到自己卧室里那个巨大的巢。没人说过筑巢是Omega的特权吧?那是他在迷迷糊糊之间搭的第三个巢了,明显手艺娴熟了很多,至少这个用棉质布料搭建起来的玩意不再软趴趴的,中空也可以容纳一个人了,虽然这个听起来并不怎么值得骄傲。魏无羡预感到自己的交合热马上就要到了,他已经没有时间拆掉它然后重造了。事实上,那玩意占据了他的床大部分位置,留给他的只有床边一条窄窄的缝。那和没有又什么区别呢?证明就是魏无羡每天醒来都发现自己躺在地毯上。


       那里面混杂了多少衣服?根本数不清。作为一个Alpha,他更倾向于用自己的衣服来作为这个巢的框架,用Omega的东西来填充外部。这是Alpha们的通病,用自己的味道筑巢才能吸引自己的Omega,让他们开心。但是,魏无羡并没有自己的Omega,连个可以吸引的Omega都没有。


       因为蓝忘机也是个Alpha。


       在这种问题上,魏无羡只不过在遵循自己的本能。天知道,要从那个有点小洁癖的家伙手里偷偷找到一点带有他气味的东西是有多么困难。蓝忘机每天都会换洗衣服,汗液也不会让衣服沾染上什么气味,他连信息素都是清淡得要死的茶香。


       魏无羡是不太愿意去洗衣篓里翻找那些被洗衣液泡过的衣服的,但他需要那些东西。


       只要能有蓝忘机的气味,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成。


魏无羡很多次用饿狼一样的眼神看着蓝忘机外出回来被汗水浸透的衬衫,又或者他擦汗的那条毛巾,再不济,双肩背包也可以啊。


       他一个都没偷到。


       之前魏无羡尝试过很多方法搞到蓝忘机的东西。



      “咦?我的外套呢?蓝湛你有没有看见我那件半透明白色的外套?”


      “?”


      “你也没有看见吗。”魏无羡顶着一头乱毛从卧室里蹦哒出来,嘴里叼着刚刚从桌子上拿的作为早餐的面包,蓝忘机注意到他连拖鞋都穿反了。魏无羡脸上还有口水印,一脸气恼的坐在沙发上。


       乱成这样,他晚上是去拯救世界了吗?


       蓝忘机思量了两秒钟,最后没有说话。魏无羡又贴过来:“蓝湛,你把你的借我一下呗?我记得你有一件的吧?”


     “……昨天穿的那件?”


     “嗯嗯!”魏无羡疯狂点头,说着还做了个很夸张的砍头的动作,“没有的话江澄会杀了我的。”


     “艺术节似乎不要求统一服装。”


     “是我和江澄商量的啦!回头看看效果——”魏无羡撕下有点硬的面包边泡进牛奶里,毫不犹豫的出卖江澄,“昨天信誓旦旦,结果今天找不到了,不知道去哪了,可能在音乐教室,额,微机室也可能……”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大概是在惊讶于这人的演技。大概等了一会儿,两个人保持着一个动作互相对望,魏无羡都觉得有点尴尬,估计那杯牛奶和浸过了头的面包边都已经毁了。魏无羡在心里想,再等五秒钟,没回应我就得想办法圆一下、不,十秒钟。当魏无羡面无表情心如刀割的时候,蓝忘机动了。他把手里的热牛奶放在桌子上,转身进了自己的卧室,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件乳白色的防晒服。


     “正好,还没洗。”蓝忘机递给魏无羡。


     “没关系我又不嫌弃!”魏无羡迅速给自己套上,生怕蓝忘机反悔似的,缩了缩肩膀,衣领立刻滑到锁骨旁,他还甩了甩袖子,“比我的大一点呢,一点点。”


     “嗯。”蓝忘机应了一声,直接略过他,到了一杯新的牛奶推给魏无羡,坐在餐桌旁开始吃自己的早餐。




       所以那件衣服现在被嵌在他的巢的里面,一抬头就能看见的地方。


       还有呢?


       魏无羡还偷偷换了蓝忘机的枕头。他趁着蓝忘机不在,溜进去把两个人的枕头调换了一下——他特意洗过自己的了。这是魏无羡现在最好的收藏品,又蓬松又巨大,带着蓝忘机的味道,没有柔顺剂。


       还有?还有就是偷的了。



       那天是在篮球场,魏无羡瞥到蓝忘机的身影在旁边一闪而过,背包里一看就是装的书,臂弯里搭着自己的运动衫,看样子从图书馆走过来还是挺热的——魏无羡没法控制住自己不去看,汗水从下颌流下来,挂在锁骨上,最后在贴身的T恤上留下一块汗渍。


       魏无羡一直盯着,直到自己被篮球砸到。


      “哈,蓝湛,你怎么来了?”魏无羡被队友砸回神,立刻抛下队友,屁颠屁颠的跑去找蓝忘机。蓝忘机把东西放在旁边的长凳上,说:“江澄让我来找你,三点要训练。”


     “啊——好的,那……”


     “不用,还有半个多小时。”蓝忘机指了指场中未结束的比赛,“你可以再打会儿,我去买点东西。”


     “好的!”


      说完蓝忘机就真的走了,目的地是运动场旁边的校园小卖部。魏无羡盯着被蓝忘机丢在休息区的东西,咽了口口水。


       我……我就拿一件,就这一次,真的。


       魏无羡确认蓝忘机已经离开视线范围,神使鬼差的,就把蓝忘机的外套揉了揉,塞进自己的背包夹层里。


       半个小时后,魏无羡用余光看见蓝忘机提着一些东西回来。他故意磨蹭了一会儿,才跑去找蓝忘机。


      “怎么了?”


      “……我的衣服。”蓝忘机指了指空空如也的位置。


      “啊,该不会是被偷了吧?!”魏无羡跳起来,“诶,看来运动场不安全了,早知道我就该注意一下……”


       蓝忘机看了魏无羡一眼,摇摇头没说话,从购物袋里摸了一瓶水给魏无羡。




       今天魏无羡依旧是在地板上醒过来的。


       硬木地板就算铺了厚厚的地毯也还是硌得他脊背生疼,头也昏昏沉沉的,神经似乎都裸露在外面惨遭碾压。魏无羡昏昏沉沉的坐起来,几乎是眼冒金星。


       这该死的课程,该死的实习,还有该死的发情期。


       魏无羡摊开四肢,像犬科动物一样躺在地上,拿出手机翻了翻论坛。


       昨天蓝忘机突然接到通知,临时被导师带去外地学习。魏无羡从未有过的感谢那位古板得要死的经济学教授,蓝忘机再待下去,他在筑巢的秘密肯定会被发现。蓝忘机走的第二天,魏无羡就陷入了结合热。


       非典型Alpha比Omega还要稀有,针对他们的抑制剂一般是买不到的。魏无羡自从性别分化以来,一直都不得不特意订购,他亲历过的发情期可以用一只手数清。然而这次着实有些糟糕,魏无羡发现,他的抑制剂用完了。


       发情期的生物,不管你是Alpha还是Omega,都不适合出门。


       魏无羡刷了一会儿,然后就把手机丢开了。他觉得有点难受,于是魏无羡坐起来,看着床上那个巢。它变得更大了,不合时宜的衣服都混在里面,有些地方还有着难看的撞色。魏无羡猜测他最喜欢的那件衬衫说不定也在里面,在某个角落拧得像一根硬邦邦的麻花似的,他甚至还看见了自己的游泳裤,正和制服领带缠在一起。天哪,他在半梦半醒的时候都会干些什么,现在床上是连一条缝都没有给他留下。但是它的内部大得可以容纳两个成年人——魏无羡多么希望有朝一日他能把蓝忘机拐到这里面来。


       想到最近一周他用尽各种方法,偷摸拐骗,却成果甚微,魏无羡难得的气馁。虽然这是他第一次筑巢,也不是很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觉得他应该这么做,就像是程序一样,上天编排好了之后储存在他的大脑里,等到前提条件合适的时候就会启动……而且魏无羡潜意识里觉得,蓝忘机会喜欢这个巢……不不不,这不一样,这是Alpha的巢……呸!


        一股难耐的燥热从颈后的腺体里窜出来,暂时阻断了他所有思维。那种感觉似乎要灼烧四肢百骸,强烈到无法忍受。魏无羡抖了抖,拖着有些发软的脚去拖自己的储备粮,辛亏自己有小仓鼠的习惯……


       但是这些都是枝节末叶的小事,目前他需要爱侣的气息来安抚自己。


       然而他没有。


       或者说,只是缺少蓝忘机。


       魏无羡扑在自己的巢上发抖。Alpha的直觉在告诉他,他应该要有更多东西才能度过自己的发情期。蓝忘机的东西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像黑洞对行星一样,有着几乎无法抗拒的可怕的吸引力。心里像是有一个理智的小天使,却和小恶魔握手言欢,然后一起戳着他的心窝子大吼:“蓝忘机不在家!你可以……”


       后面的东西不需要说出来。


       魏无羡迷迷糊糊的想,早知道就不要脸了,先把蓝忘机的衣服都抢过来再说。


       现在不要脸也还来得及。


——————————————————————


       不需要前文系列。


       补设定:


       非典型Alpha有发情期,会释放信息素吸引Omega,发情期化身泰迪,极度缺乏安全感,需要Omega陪伴,会筑巢,严重者还会哭唧唧的。


       筑巢是Omega在发情期无意识的将Alpha的衣服之类的东西做成一个巢一样的东西,然后自己缩在里面可以很安心。


       以上原设,我私设如山。
      因为懒我以后就不写这个了。


      Thank you for reading.

评论

热度(375)

  1. 南澈想毕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