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我的ai人偶可能有问题

糖藕teo:

*ai人偶羡x叽,外人视角
*ooc归我,3230字
*求助体


————————————————————————
lz:
之前不是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ai娃娃吗?我看现在做的娃娃越来越好了,又精致又漂亮,就忍不住挥霍了三个月的工资也买了一个。


我住在G市,这儿现在最流行的就是老祖和含光君两对娃娃。本来我之前是想买一个女娃的,像温情江厌离这样的,毕竟我一个大男人买男娃来做什么?反正是为了好看,干嘛不选自己喜欢的。


谁知天公不作美,离我家最近的ai娃娃店是新开张的,店里的女娃还在运送的路上,又架不住店主极力推销,说什么又帅又有范儿啊,人气爆破吸引女孩子啊。我一见那个老祖娃娃的确又帅又屌,尤其是一身黑衣服的那个,比起其他的来看气场爆棚,就手一抖,买了。


买完后,店主犹豫了一会儿,又问我要不要再买个含光君?这含光君的确做得好,面部比老祖还精致一个度,但是一个娃娃就是我三个月的工资,穷苦人民养不起,我就摇着头拿好装了娃娃的盒子走了。


现在我觉得我那个时候为什么问清楚?!为什么不换货?!已经了解娃娃市场的现在的我表示买个江晚吟也好啊!玩具狗总比含光君便宜。


咳咳,我继续了。


买回家后我就按照说明书给他充满了电,听说这娃娃只有第一次需要充电,后面都是娃娃自动吸收太阳能不用操心。我还感叹了声这个人性化的省心设计,可能现在流的泪都是当初脑子进的水吧。


充完电,娃娃自动开机,我想养了娃的都知道这会有像人起床一样的伸个懒腰啊揉揉脸啊之类的动作,反正怎么像人怎么来。


但他不,人老祖不愧是现如今人气最高的ai,他还是瘫在地上,要不是张嘴叫了一声,我差点以为充电满了的“滴滴”提醒是我的错觉。


老祖叫道:“蓝湛?”


我:……??这名字谁?


老祖又重新叫了一声:“二哥哥,这床怎么这么凉啊……”


不是,这二哥哥又谁啊???


我正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呢,他就一个用力翻起来,打了个哈欠,左右看看,一脸迷茫地问我:“蓝湛呢?”


我以为这算是互动了,连忙蹲下来回道:“蓝湛是谁?”


老祖瞪大眼睛,搔了搔头发,情不自禁的又打一个哈欠,回道:“你不知道?蓝湛,蓝忘机,那个那个,含光君啊!”


我:“哦,现在知道了。”


……等等,为什么老祖醒来第一件事是叫含光君?


老祖又抓抓头发,伸出另一只手给我,道:“那认识一下?我姓魏,叫我魏婴也行,魏无羡也行。”


我伸出食指给他让他抓着握了握:“哦哦,魏无羡是吧。”


老祖,不,魏无羡笑了笑,笑容跟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完全不一样,非但没有阴郁凶戾之感,看上去阳光开朗,完完全全是健气男神的模样。


我把配件都递给他,除了娃娃自己身上的灰色的,还有一套紫色的衣服一套白色的衣服,一把在剑柄上刻了“随便”而字的小剑,和一根通体黑色,末梢拴着红绳的长笛。
魏无羡看到两件衣服的时候表情非常复杂,我从来没有想过人工智能还能让表情变成这样,就像是活过来了一样。


他拒绝了两件衣服和剑,把笛子随随便便往腰上一别,冲我拱手道:“相逢即是有缘,不过我还有事,还是就此别过吧。”


我刚买回家的ai娃娃这就想跑了???


简直一脸懵好吗??!


于是我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啊?”我三个月的工资啊!!!


魏无羡笑嘻嘻的:“我得去找含光君啊,要是醒来发现我不在,他肯定会担心的。”


我眼皮上下抖了抖,并不能明白为什么看上去一脸正派的含光君会和一身邪气的老祖一起睡,一起睡也罢,找不到人还要担心???


这是什么新时代的深情厚谊啊?


我就劝他:“这里离ai人偶店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呢,要不明天我带你去好了。”


他想了想,说好。


我以为这就完了,大不了明天去问问店主这怎么回事。但是没完。


在谈话后就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魏无羡晚上还要吹笛子的。


他吹笛子的技术多半很好,声音嘹亮悦耳,悠长悠远,就是吹的曲子阴森尖锐,如果不是我还要睡觉,我大概也不会管他吹什么。


被这声音惊醒第五次后,我终于拖着对黑眼圈去找他了。


面对我谴责的目光和浓郁的眼圈,魏无羡摸着头哈哈哈的干笑一阵,然后笑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他最后干咳两声:“不好意思啊。”


我问他为什么不睡?我看网上很多人都ai都有自己固定的生物钟的。他想了想说:“其实平时我都是丑时睡的,最近虽然提前到亥时了……咳,现在可能有点失眠了。”


……还能失眠啊?


我就把说明书又翻了出来。


说明书说:人工智能娃娃们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人际关系,根据人际关系会有不同的情感需求。比如夷陵老祖人偶,分为三个时期【云梦*少年】【姑苏*求学】【夷陵*献舍】,可登录我们的内部网站查看相关人际关系。


我搜去了网站,魏无羡就站在电脑桌上继续吹他的笛子,一阵一阵,呜呜咽咽。这回我听懂了,是镇魂曲。


这里科一个普,好像判断魏无羡年纪的就是他的衣服,紫衣是【少年】,白色是【求学】,我这个是黑色的,就是最后一个【献舍】。


这天晚上,我仗着第二天不上班熬了一个通宵,看着资料短篇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我可以建议准备买娃的去看看,真的,看完再决定,别后悔了。对了,夷陵老祖和含光君的那个,钢铁直就别看了。


我:……???不是,这夷陵老祖和含光君,怎么,怎么这么怪呢??!


其实我当时第一反应是gay的,不过钢铁直了三十年的我还没有办法准确的描述自己的心情。真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心情复杂吧。


我眼皮子又抖了抖。


第二天,我提着装了老祖的牛皮纸袋去人偶店,边走边打哈欠。


谁知我还没进门,昨日殷勤推荐了魏无羡给我的店主像看到救星了一样的扑过来,大喊道:“先生!你带了你昨天买的娃吗?!”


我:“……”感觉有很多人看向我了。


魏无羡在纸袋里跳了跳,攀上纸袋边笑眯着眼。他看看我又看看店主,三两下抓住绳子站在纸袋口,然后用力跳了下去。


我吓了一跳,这可是三个月啊!然后看着他拍拍屁股站起来又蹦又跳的跑进店里。


店主用一种过来人的语气跟我说:“没事,想当初刚进货时他还从货柜上跳下去过,不会坏的。”


我横他一眼,指着店门说:“你当初也没说会有这情况。”


店主哈哈干笑:“我这不是刚开张嘛,这个版本又是刚推出的……除了他俩太亲近了外,我也不知道还带找人功能的啊。”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想到昨天看的资料片,简直心塞。


我们走进去,正好就看到原本站在货架上的含光君“刷”的跳下来,魏无羡迎上去,两人对视一会儿,抱在一起。


店主喃喃道:“我怎么觉得他们怪怪的。”


真巧,我也觉得。


这俩还抱着不肯撒手,店主茫然盯着他们抱,转头跟我说:“要不这样,我给你打个九折,你把含光君买了吧。”


这么贵的娃娃,打了九折,四舍五入一下也是我三个月的工资啊!


我瞪着他:“不能退货吗?”


“不能啊。”店主说,“你这都充电了,协议书上说了充了电就不能退货了。”


……这什么见鬼协议,我为什么要签这个。


但是想到现在脸上还健在的黑眼圈,又想到明天就要工作了我的全勤奖……我看着两人拥抱的身影,一咬牙,把价谈成了八折,买了。


希望有了含光君后这祖宗就别吹了。


含光君神情高冷莫测,不同于魏无羡的放肆不羁。也有另外两件衣服,不过都是白的。还有一张小琴,一把小剑。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知道含光君叫蓝忘机,或者蓝湛了,但是没有这个勇气直呼其名——大概这就是像学生时期教导主任一样令人畏惧的气场吧。


不好意思讲了这么久的前情提要,接下来才是重点。


含光君到家后魏无羡的确不吹笛子了,我终于可以安稳入眠,早上六点再在含光君高雅清凌的琴声中醒来,偶尔还有魏无羡配个乐,两人合奏一把。


但是我很快就面临了另一个问题。


这俩人太黏糊了。


我一开始狠心掏钱买娃娃是为了解闷儿的,有个人跟我说话之类的。但是仿佛这两人凑齐了后,就没一个会理我了,完全没有互动,还总是出现空气中充满粉红泡泡的幻觉。


先前我就说了,看完资料片后我觉得怎么怪怪的?这感觉越来越重越来越重,终于忍不住去官网上看到了其他买家的评论。


什么好萌啊好基啊好gay啊,什么好攻啊好撩啊好受啊,一大堆,看着还都是女的。


我不禁对这世界变成什么样儿了啊产生了淡淡的恐惧。现在的女生都这个范儿了?


然后我去查了查,顺便一脚踹开了看资料片时打开了一条缝的新世界大门。


【抽烟】


现在我的问题来了,有没有同样买了这个的买家?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他们丧心病狂的虐狗???


【最佳回答】:
阻止不了,只能改善心态。
楼主你谈个恋爱吧。


end.
————————————————————
说好的花怜卡在进鬼市的路上。
哎。
管他呢。【洪湖水浪打浪】

评论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