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你永远也猜不透魏无羡的脑回路

杯酒倾君:

※大羡&小羡&小叽in云深不知处


※迷之修罗场?




以下正文。




↓↓↓↓↓↓↓↓↓↓↓↓↓↓↓↓↓↓↓↓




蓝湛走进兰室,桌边两个人齐刷刷地转过头看他,一个穿着云梦江氏的紫色校服一披着黑衫红衣(领口还开得很低),一个束着马尾一个松松揽着长发,一个小一个大。


魏婴举起一只手晃了晃:“早呀蓝湛!”


魏无羡单手支着下巴,向他眨了眨左眼:“哟!”


十五岁的蓝湛表示一个头两个大。


 


蓝湛也不知道这个长得很像成年版魏婴的人是怎么来的。就外貌和性格来看,说他是魏婴长大后的模样蓝湛一点儿也不怀疑,不过奇怪的是,整个云深不知处,好像就只有自己和魏婴看得到他。


魏无羡自打来了之后就与魏婴终日形影不离,走哪儿跟哪儿,关系好得不得了。


魏无羡:“你不能跟我说话,别人看不到我。”


魏婴了然点头:“好!”


然后他们两个就开始用纸条交流。蓝启仁在台上唾沫横飞,魏婴在底下奋笔疾书。


蓝启仁看不见魏无羡:“……?”


其他世家弟子也看不见。聂怀桑小声问:“魏兄,今日这么用功啊?”


魏婴:“是啊是啊,哈哈哈。”


只有蓝湛看得见。一大一小两个魏无羡在他眼皮子底下交头接耳(传纸条),蓝湛觉得自己快要坐不住了。


 


魏婴:hc@kd&i=n!


魏无羡:&fb×*bdged!


蓝湛:?


魏婴一个没忍住:“噗哈——唔。”


魏无羡眼疾手快捂住了他的嘴。


蓝湛:???


两个人手忙脚乱之间一张纸条落在地上。魏婴慌忙推开魏无羡伸手去捡,蓝湛眼疾手快地抢在他前面捡了起来,展开一看。


羡:你看小古板俊不俊?


婴:跟我差不多!嗯好吧,是比我俊一点儿。


羡:他生气起来更好玩!


婴:哈哈哈他什么时候不生气?


……


羡:下次他去泡澡的时候你把他衣服藏起来试试。


婴:???好!


蓝湛刺啦一声撕裂了那张纸。


蓝启仁从书中抬起头,微微蹙眉:“何事?忘机。”


一大一小两个羡一起向他拼命使眼色。


魏无羡边挤眼边做口型:你——要——怎——么——解——释——


蓝湛:“……”


蓝湛对蓝启仁道:“无事。方才是弟子不小心。”


 


 


蓝湛目视前方,大步前进,走得飞快。


魏婴追在蓝湛身后,边小跑边道:“我错了嘛蓝湛,你别不理我呀。”


魏无羡跟在蓝湛身边,双手背在身后,微微弯腰:“我真的错了呀蓝湛,别不理人啊。”


蓝湛在心里严重怀疑这人二十年的日子怕是都白活了,小时候怎么个样,长大了还是那个样子。


他突然停下脚步,魏婴一个没刹住直直地撞到他背上。


魏婴哎哟哎哟地捂着鼻子:“你干嘛突然停下来!”


蓝湛回过头,冷冷道:“你不许跟着我!”


旁边魏无羡笑嘻嘻地插话道:“那意思是我可以跟着啦?”


蓝湛看了他一眼,眉头一抽,非常想把他的领口拉拉紧,不然太伤风败俗了。


蓝湛:“你也……”


魏婴不服:“凭什么凭什么?明明是我先来的!要选也是先理我!”


这都什么跟什么!


蓝湛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愤愤一拂袖子,转身走了。


身后两个魏无羡一齐道:“蓝湛!”亦步亦趋地追了上来。


 


魏婴的书还没抄完。他嚷着让魏无羡帮他一起抄,被残忍拒绝。


魏婴:“你还是不是‘我’?真是岂有此理!”


魏无羡:“非也非也。今天的我不是昨天的我,二十年前的我也不是二十年后的我。”


魏婴试图跟他讲道理:“你不是还要带我去玩儿吗?不抄完的话这个蓝湛是不会让我走的。”


这个蓝湛:“……”


魏无羡稍微妥协了一点点:“好吧,那我抄这章,你抄这章。”


魏婴:“不行不行。这章字多,你年纪大,你抄。”


魏无羡:“嘿你不知道要爱护老人吗?”


魏婴:“‘我’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哪里老了!”


魏无羡:“这话我爱听!来来来再多说几句!”


魏婴:“我……”


蓝湛忍无可忍地一拍桌子:“安静!”


魏婴浑身一个激灵,手舞足蹈地去摸自己的嘴。魏无羡也瞬间噤了声,眼错不眨地看向他。


世界一下子清净了。


蓝湛闭了闭眼,呼出一口气,重新提起笔,沾了墨,下笔。


魏无羡突然一笑:“嘿嘿,禁言对我没用。我刚逗你玩儿的!意不意外!”


蓝湛手上一个不稳,笔尖啪地戳到了纸上。


 


 


蓝湛路过院子,看见门边蹲着两个姓魏的。


魏婴拿着一根树枝掏蚂蚁窝,魏无羡也拿了根树枝跟他一起掏。


那场面简直惨不忍睹,蓝湛转过身就要走,忽听身后魏婴道:“你的意思是,我今晚不能出去买酒,因为会被他发现?”


蓝湛一下子顿住了脚步,侧耳倾听。


魏无羡道:“是会被发现。不过嘛……被发现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魏婴道:“白白损失两坛好酒,我可不干。要不咱们在山下喝完了再上来。”


魏无羡道:“也行。反正也不差这一回。”


魏婴好奇道:“一回什么?”


魏无羡道:“嘻嘻。”


结果当天晚上魏婴被留下来了。


魏婴愤慨拍桌:“凭什么不让我走?我都抄完了!”


蓝湛面不改色,看也不看他,道:“我早说过,多罚一遍。是你自己不记事。”


魏婴:“岂有此理,不写了不写了!”他把纸墨笔砚往旁边一推,扑通一下仰躺在青席上,歪着头向魏无羡求助。


魏无羡吹着口哨事不关己。


魏婴:“……”


片刻,见蓝湛那边没有半点动静,魏婴反倒是自己先坐不住了。他从地上爬起来趴在桌上,睁大眼睛放软了声音讨好道:“蓝湛,蓝二公子,你行行好,让我走吧。都抄一个月了,我真的抄不动了。”


魏无羡:“扑哧——”


蓝湛头都没抬,笔下不停,淡淡道:“你从来都不长记性,还想走。”


魏婴苦着脸道:“我长记性,真的。我以后再也不犯了,真的!”


说起来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魏婴不确定地道:“你确定蓝湛在里面?”


魏无羡道:“是啊。快进去快进去。”


魏婴:“那你呢?”


魏无羡大方道:“我看过了,这个机会让给你了!”


魏婴:“什么叫你看过了……啊!”


他话还没说完,魏无羡猛地一推他的背,把他推了进去。


冷泉中的蓝湛猛地一个转身,厉声道:“谁?!”


魏婴踉跄了两下站稳了,忙道:“是我,是我,别动手哈。”


“……”蓝湛道,“你怎么知道这里的?谁允许你进来的?”


魏婴道:“当然是~~有人告诉我的啊。嘿,门口又没写不让进,我就进来了呗。”


蓝湛:“……”


魏婴绕着冷泉走了一圈:“啧啧,你们家有这么好一个池子,竟然偷偷藏着不给我们泡!真小气!”


蓝湛:“没有……”


魏婴已经蹲下来伸手摸了摸泉水,“哇”了一声又把手收了回去,道:“这什么奇怪的池子!冻死个人!”


蓝湛:“……”


魏婴本来还想下去泡泡,现在却是一点也不想了,蹲在冷泉边,目光落在蓝湛身上上下打量:“你真的好厉害呀蓝湛,哈哈哈哈。”


蓝湛已经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夜里,蓝湛背着避尘四处巡逻。


走过一个转角,忽然从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来,拽住他的手捂住他的嘴便往里拖!


蓝湛:“——!!”


他正要发力挣扎,那个人却自己松了手,魏无羡笑嘻嘻的声音从极近的地方传来:“别怕别怕,是我!”


“……”蓝湛后退几步拉开距离,怒道:“你玩够了没有!”


魏无羡:“哈哈哈,没有没有。所以我这不是正打算找你玩儿么。”


蓝湛往他身后看了看,反问:“他呢?魏婴呢。”


魏无羡装傻:“哎,我在呢。”


蓝湛:“……”


魏无羡借着身高优势去揽他肩膀:“嘿嘿,就咱俩去。我会的可比那个小东西多得多了。走嘛,下山去,哥哥带你玩儿。”


蓝湛:“不去!”


魏无羡:“哎你怎么这么不领情呀,我跟你说……”


他一靠近,蓝湛就下意识后退,正犹豫要不要横出避尘坚定一下立场,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


下一刻,魏婴从花窗后探出头:“好啊!你们两个竟然背着我私会!”


蓝湛:“……胡说八道!”


魏无羡一挑眉:“是又怎么样!”


魏婴跑上前来:“还少人不!带我一个!”


魏无羡勉为其难道:“好吧。走走走,下山吃好吃的去。”


魏婴道:“这么晚了。我房里还有没喝完的天子笑,不如去我房里喝酒。”


蓝湛:“……”


蓝湛:“我要巡逻!”


魏无羡:“巡啥呀,除了我谁还敢在你们家乱走?你看牢我就行了。我现在肚子饿了,快,一起吃饭去。”


魏婴:“喝酒喝酒!”


蓝湛:“不去!!”


结果最后,三个人谁也没能说服谁。一大一小两个羡跟班一样跟在蓝湛后面,绕着云深不知处走了一晚上,叽叽喳喳的像两只麻雀。


蓝湛很绝望。


 


 


“蓝湛蓝湛!”


魏婴把藏书阁的窗敲得啪啪响。蓝湛推开窗子,责备道:“好好从门走……”


“哎呀不要在意这个了,”魏婴打断他,焦急道,“你看见‘我’没?!”


蓝湛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那个大的“魏无羡”。


蓝湛道:“没有。”


魏婴“啊?”了一声,抓了抓头发,“那看来是真走了啊……我还没问出来他跟谁好上了呢!”


蓝湛:“……”


“他走了?”


魏婴点头:“是啊。昨晚上他跟我聊了大半夜,忽然听见你在外头喊我,他却说是喊他的,就出去了。还不让我去。谁知道一走就再没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俩躲哪儿玩去了呢!”


蓝湛蹙眉:“我没有去找你。”


魏婴:“你是没找我,你找他去了。”


蓝湛:“我真没……”


“唉。”魏婴无不遗憾地长叹一声,“好在意‘我’以后的道侣长什么模样啊。”


“……”


“听说长得美极了,武功还特别厉害。噫,‘我’真真是好福气呀!”


“……”


蓝湛道:“我要看书了。”


魏婴:“哦,那你看吧。我说我的,不打扰你。”


蓝湛:“……”


 


 


那之后真的没再见过魏无羡。


魏婴只念叨了几天,再过阵子就把这事忘了,和那群世家弟子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并把“自己以后的道侣是位武功高强的绝世美人”传得人尽皆知,好不得意。


反而是蓝湛,默默地心里记了下来,看到魏婴一个人坐在位子上,还好几次莫名其妙地生出些许违和感。


只有一件事蓝湛很确定。


那天晚上,他的确没有去找过“魏婴”。


那难道是……




【完】


 

评论

热度(2148)

  1. 九九跟你拼辣泠依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