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白香日 10:00

落木:

蓬砰砰:



背景架空,略偏民国




 




 




 




——




 




 




在魏无羡看来,他马上要遇到大事。




 




 




江家主堂内依旧是风平浪静,江叔叔虞夫人边轧账边对嘴,江澄给他们打下手,江厌离正端坐着看报,几个家仆忙着准备饭菜,忙前忙后。好一幅阖家团圆天伦之乐图!




 




等江氏夫妇俩一回房,魏无羡立刻向江厌离扑去:“师姐救命!!”




 




江厌离坐在镌着九瓣银莲的柜子前,一贯温声道:“阿羡,怎么啦?”




 




江澄甩了他一个眼神,类似于“这么大的人了也好意思撒娇不要脸的啊”,魏无羡理都不理,和江厌离解释:“师姐,就是我和蓝忘机……那啥,师姐你在看什么?”




 




“看报纸啊?”




 




“这是什么报纸?”




 




江厌离把八卦报纸展开,露出“震惊!蓝二少爷与江家首徒光天化日竟伤风败俗……” “疯癫逃妻你别跑” “今晚我只属于你:带你走近汪叽的内心世界” “湛婴生一堆(后加一排粗体感叹号)”,诸如此类的标题。




 




魏无羡:“……”




 




魏无羡:“……这是个啥???”




 




江厌离微微笑道:“子轩从金家女眷那儿拿的报纸,听说是苍穹山书院里一对师生创办的,我觉得有意思,就看一看。喏,这期刚好是你和蓝家二少爷的专版呢。”




 




她给魏无羡指自己刚读的地方,忽然认真问道:“上面说,你和二少爷恩爱无比情定三生已经准备择日成婚,还有一篇,说什么能让男人生育的偏方……是真的吗阿羡?”




 




“……都是假的。师姐,报纸能不能借我。”




 




“好啊,阿羡要拿来干什么?”




 




“……研究,研究一下。”




 




 




 




这种只流传在夫人小姐间的手写八卦报没有一句话是真的!魏无羡坐在阁楼里面红耳赤“啪”一声关上报,站起来绕着房间转了好几圈,感觉热度还未消减,直接蹲下来,把脸埋进手臂里。




 




蓝湛海归回国没错,他假死又复生没错,回来后蓝湛对他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没错,他最近经常和蓝湛两个人出去玩没错……可其他的呢!!!嗯????




 




蓝湛才不会在没人的时候凑到他耳边低声说情话,也不会一味强迫魏无羡做他不喜欢的事情,而且即使身体素质下降魏无羡也不会身娇体弱易推倒,更不会一脸梨花带雨娇声说湛郎这几年来羡羡好想你!




 




师姐居然还看得津津有味!!




 




蓝叔父您怎么不把这种东西禁了啊!!!




 




魏无羡正打算从阁楼下去喝点水冷静冷静,开门就见江澄端着碗汤脸拉到丈二长:




 




“听姐姐说,你在研究内什么偏方?”




 




他甩手关上了门。




 




再开门时进来的人换成了江厌离,莲藕排骨汤的香味成功治愈了他瑟瑟发抖的小心脏。江厌离微笑道:“阿羡,还在研究吗?”




 




一说他又焉儿了:“师姐别开我玩笑了!”




 




 




江厌离说,他在房间里看得饭点已过,中途金珠银珠敲门都不理睬,只好给他留了些饭菜。




 




“不用,我喝点汤就够了……”魏无羡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师姐你有经验,救救羡羡啊……”




 




“发生什么事了?”




 




魏无羡苦兮兮道:“蓝湛打电话,要约我六点半一起吃饭,吃完后看场电影。”




 




江厌离奇道:“很正常啊。你们不是吃过很多次饭,也两个人一起看了很多场电影吗?”




 




“不是,关键是饭店是金鳞台,影院是前不夜天!”




 




“这怎么了?”




 




魏无羡拍案而起:“金鳞台饭店和不夜天影院,那都是、是……”




 




是小年轻们的约会圣地啊师姐!!!




 




江厌离犹豫了一下,柔声问他:“阿羡,你觉得,你和蓝二少爷不是爱人的关系?这样想,如果是你和阿澄这么做,你会不会在意呢?”




 




“呃,不会?”




 




“这么多次下来,如果不是二少爷的话,你还会不会专门腾出时间和他出去,即使你的日程表不是这样?”




 




“不会……”




 




“那现在二少爷向你邀约,你会不会拒绝?”




 




魏无羡满肚子话被憋了回去,低头把排骨汤喝得见底,才辩解道:“那只是一个方面,不一定就算他喜欢我!”




 




江厌离把这一期《春山恨》收好,耐心等他剔完排骨,才道:“蓝二少爷不知道你是为拖垮温氏财阀,化名假死这么多年的。他从海外回归本家后,一直用个人身份帮助江氏企业重建,等到你终于回来了,又对你无事不上心无处不迁就。阿羡,如果你并没有那么喜欢他,就对他好一点……尽早说清楚吧。”




 




她这严肃一讲,听得魏无羡一愣一愣,目光闪烁,坐在阁楼的阳光里,竟答不上话了。




 




 




到该赴约的时候,魏无羡还是没出息地溜下去见蓝忘机。蓝忘机的车停在门口,提前在那里等他。




 




在楼上时魏无羡远远看了一眼。几年的光阴洗出一个更加成熟的蓝忘机,西装革履大长腿,刚刚忙完就来找他。他最熟悉的蓝湛是一起读学时的小蓝湛,那时候魏无羡口中念叨之乎者也外文文法,眼睛贪瞟着蓝忘机,想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好看的人。




 




此时此刻,蓝忘机正安静地望着他必经的方向。以前等二人快要见面,还会默默地移开视线,假装这时候才注意到他。




 




而现在,看蓝忘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魏无羡忍不住越走越快,心里升起一股奇妙的满足感。




 




“你精神不太好,中午没休息?”




 




他坐进副驾驶座时,蓝忘机问他。




 




魏无羡脑里闪过《春山恨》上面的乱七八糟,嘴角抽了抽,随口道:“没事儿。蓝湛,你怎么又这么早来,不难得等我?”




 




蓝忘机还真的回答了:“不难。”




 




接着道:“上次你提到的平湖糟蛋,姑苏酱鸭,我各包了一份放在后座,回去时记得拿。”




 




“真的?!是不是辣的?”




 




蓝忘机好像笑了一声,转瞬即逝:“放了辣酱。”




 




上一回他们两人从舞厅偷跑出来,碰上夜市,刚好有各地的小吃。魏无羡边饱口福边胡扯一通不同地方的饮食,蓝忘机也认认真真地听着,时不时简单插几句自己的想法。




 




忽然他看到魏婴嘴边沾了果酱,想拿纸出来帮他擦,手抬到一半,最终还是只把纸巾递到他还在挥动的手上。




 




“还想吃些什么?”




 




“二哥哥定,二哥哥最大。”魏无羡早忘了自己说过这些话,美滋滋的,怎么感觉更喜欢他了?




 




所以上金鳞台时面对服务员你懂的的眼神,他习以为常依然谈笑风生,两个人吃着东西,聊天居然还很愉快。到影院的时候卡准了时间,蓝忘机去买票,魏无羡让他选最后一排紧挨着的位置。




 




气氛恰当,时机完美,他们聊完一个话题,安静下来等待电影开始。




 




魏无羡轻声问:“蓝湛,你听没听说过……《春山恨》?”




 




话音刚落,蓝忘机便僵住了。




 




“师姐拿了一份回来,我看到了就翻了几页,哈哈哈也没事,就是你说现在小姑娘们还真敢想……”




 




“你讨厌吗?”




 




“……什么?”




 




蓝忘机小心翼翼,道:“魏婴,如果,你讨厌的话,我就让他们别再写下去了。”




 




魏无羡不知道该惊讶于“《春山恨》已经人尽皆知”还是“蓝忘机默许了这份报纸的内容”,一时失语:“……”




 




蓝忘机俊朗无比的面容被电影光勾了线,他微微垂头,长睫一落,似乎给自己定了一个极大之罪。




 




过了很久魏无羡也没有开口。可能自此以后,连这点相处也变得不合适,电影内容是喜是悲全没人去管。蓝忘机只觉胸口闷了张油纸,接下来怎么道歉都不为过。




 




“……可是,蓝湛,我真的喜欢你。”




 




蓝忘机猛地抬头。嘴唇上传来温暖的触感。




 




他整个人僵成了一块不可置信的木头,心简直要触到月光和夜星,笨了半天,终于在黑暗中像溺水之人一样搂住魏无羡探向自己的身体,紧紧地、紧紧地。




 




干燥与温软的唇瓣厮磨片刻,蓝忘机咬了魏无羡下唇一口,二人贴在一起的上半身分开一点。魏无羡眼睛亮晶晶像个小孩子,控制不住自己嘴角上扬。




 




他喜欢蓝忘机啊,心悦,钟情,爱……虽然很早就是了,今天才刚刚想通这一点。




 




“蓝湛你开不开心?这是我第一次亲别人!”




 




“……我也是。”




 




 




刚刚动静略大,前排有人好像看到他们了。瞠目结舌,一脸傻样。下一期的《春山恨》会依然是他和蓝忘机吗?




 




随便了,任他们去吧!




 




 




 




 




-End




 




 


评论

热度(354)

  1. 落木 转载了此文字
  2. 酽谌卿蓬砰砰 转载了此文字
  3. 蓬砰砰蓬砰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落木
  4. 蓬砰砰蓬砰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蓬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