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炉梗/大叽小羡

-水煮萝北:

好……好吃!


啃夜:



想了很久的,最终还是发出来了,不好吃请大家不要骂我!




===




  “什么?你是说我们两个本来是一对,而现在是在梦里,所以我才变小了?”魏无羡一拍桌子站起来,俊朗却略带稚嫩的脸上一片狐疑神色。少年刚从水里出来,衣服胡乱裹在身上,湿哒哒地极不舒服,他拉起前襟扭了扭,道:“怎么可能!”








  蓝忘机端坐案边,不置可否,修长双手剥开一粒粒滚圆碧绿的莲子,放到精致的小碟里。待碟内垒出一小座白嫩的莲子山,方轻巧一推,置于魏无羡眼前,再拉了少年坐下。








  魏无羡被此举取悦,高高兴兴地吃了起来,唇齿间溢满清香,看面前这个陌生的成年蓝忘机也愈加顺眼,他支着头道:“你真的是长大后的小古……蓝湛?”








  蓝忘机似乎是弯了弯嘴角,道:“嗯。”








  魏无羡揉了揉眼,不确定自己是否眼花了一瞬,再看时,那人又是一副八风不动、波澜不惊的面容。他跟蓝湛长得极像,说他们是一个人魏无羡是信的,但他对自己的态度又和印象里的截然不同,不但不会责骂他、冷落他,还有问必答,有求必应,实乃奇怪又新鲜。








  他又想到方才他在莲塘里偷摘莲蓬,被主人发现了,抄起竹蒿要打他,不巧他又小腿抽筋,躲闪不及之时,蓝忘机突然从天而降,一袭白衣并抹额在风中翻飞,靴尖在湖面轻轻一点,俯身抓紧了他的手臂将他带离水面,稳稳当当地落在那一叶扁舟上。他颔首向船头的主人施了歉意的一礼,从荷包里拿出一些银钱搁在船板上,那老伯犹自惊诧着,他已揽着魏无羡上岸了。少年刚一落地,便仰头看着面前比他高出大半头的人,忍不住道:“阁下好修为,是蓝家人?跟蓝湛是什么关系?”








  没料到正是本人,魏无羡嚼着现成的莲子,心道小古板长大了竟是这样的么?还是说自己真的是他的道侣,他才会对自己这般好?虽然难以想象,但一来蓝忘机绝对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二来同是男人他怎么都不吃亏,这么想着,魏无羡惊讶过后,又觉得颇为有趣,他道:“可是,你不是一直都很讨厌我的吗?”








  蓝忘机顿了顿道:“不讨厌。”








  “这样啊,”魏无羡有些得意地笑了笑,道:“果然你也和别人一样,嘴上说讨厌我,心里却喜欢我,对不对?”








  蓝忘机不答,眸底缀着柔柔的光。他挑了带着茎的莲蓬全都剥好了,用帕子擦了擦手指,捏了一颗莲子入口,细嚼慢品完才道:“吃完去换衣服,小心风寒。”








  “现在就去吧。”魏无羡揣了一捧在手里,拉着蓝忘机在外面边走边介绍,不多时便来到他自己的卧房门前。他原想让蓝忘机在外面等他,他换好衣服就出来,可转头一想,既是道侣,那一定是吃在一起睡在一起,没什么好回避的,便大方地邀他一起进来。








  他平日除了睡觉都很少在室内待着,是以屋里连张席子都没有,蓝忘机只能站着。魏无羡有些不好意思,迅速把床上的衣物收了挂在屏风上,誊出位置后对蓝忘机拍了拍床道:“来坐这里,不用客气。”








接下来你懂的








  




































好了现在是第n界睁眼说瞎话大赛了,请大家配合一点(x




  




  








  






评论

热度(1030)

  1. 向月葵1112萝糊糊 转载了此文字
  2. 萝糊糊 转载了此文字